首页 > 穿越重生 正文
沙雕学神又在用魔术欺负大佬-墨流霜

时间:2022-08-07 17:17:47


许星黎上辈子救了三个神经病反派,却被这三个人联手害死。
他们都想将她私有,却将她逼上绝路。
她重生回十六岁,莫名绑定了一个阖家欢乐HE系统。
【拯救反派小可怜!做任务获得积分,兑换奖励,您可以要任何这世界上存在的东西,比如财富、名声、权利……】
【现在给您五点积分体验,请问您想买什么?】
许星黎问:可以自行决定奖励出现在哪里吗?
系统:可以。
许星黎:全部买浆糊,送到那三个神经病的脑子里。
系统:……禁止伤害目标人物。
许星黎冷淡地“哦”了一声,退而求其次:把他们的校服裤子换成女款。
升旗仪式当天,学校赫赫有名的三位未来大佬,穿着校服短裙出现在全校同学面前。
三位未来大佬风中凌乱,纷纷红了眼——肯定是这两个傻逼害我!
三位大佬打成一团,罪魁祸首许星黎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系统:……
-
全校都知道许星黎是个爱憎分明的魔术师——
心情好的时候能凭空变出鸽子,
不高兴的时候能随手掏出锤子。
许星黎的校园新生活过得风生水起,坑人坑得不亦乐乎。
所有人都以为她无法无天,没人能管得了她的时候,班上来了位矜贵高冷的转学生。
系统当即发出欢呼雀跃的警告声:救赎积分最高的待黑化人物已出现,宿主快去亲亲抱抱举高高!赚取积分,走向人生巅峰!
不等许星黎有所反应,对方径直走到她面前,眼底戾气翻涌:“躲我?”
许星黎:“……”
这个救不了,真的。
他垂眸看着她,神色莫辨:“说话。”
许星黎:“下次一定?”
说完,她当场表演了一个大变活人,不见踪影,留下一只鸽子和他大眼瞪小眼。
转学生:“……”
早晚被她气死。
◆沙雕天克黑深残,智障儿童欢乐多◆

内容标签: 重生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星黎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救不了,扬了吧。
立意:好好学习,知识改变命运,达则兼济天下。



第1章 、重生
高速行驶的赛车撞破护栏,飞跃于海面之上,在坠海之际,许星黎眼前白光一闪——
又要重生了。
许星黎即将迎来她的第三次高一,她一点也不意外。
在重生之前,她落到一个纯白空间中,眼前浮现一行大字。
【叮咚,成功绑定阖家欢乐HE系统,重新绑定中……】
【绑定成功!】
许星黎一脸冷漠:“不救。”
上一世就是听了这个鬼系统的话,救了三个反派神经病,结果这三个白眼狼转头害得她家破人亡、车祸致死。
她又不是圣母,还救?做梦吧。
系统傻眼,发出警告一般的威胁:“如果宿主再次意外死亡的话,不会有下一次重生机会了。”
许星黎乐呵呵地摆烂:“早死早超生。”
虽说这两次重生机会都是救赎系统给她的,但绑定了救赎系统就意味着她还得再拯救那三个害死她的白眼狼。
她还没有大度到这种程度。
系统循循善诱:“您拯救的不止是三个目标人物,还能改变您的父母、家人、朋友的命运……”
许星黎冷笑一声。
上辈子确实是改变大家的命运了,只不过是把厄运都集中到她头上了。
还以为她会傻了吧唧地去当圣母吗?
【拯救反派小可怜!做任务获得积分,兑换奖励,您可以要任何这世界上存在的东西,比如财富、名声、权利……】
系统亮出广告语,说:“上次重生是我载入不成功,没能及时发布任务和奖励,所以总部特批给了您重来的机会,这一次我会全程陪伴。”
系统不由分说,将许星黎投进真实世界中。
它知道许星黎的世界里有句古话,叫“来都来了”,也不知道对许星黎有没有用。
-
“我先带你去拿校服,今天开学典礼,要拍照做宣传,整整齐齐才好看。”有些圆润的班主任和蔼地笑笑。
许星黎看向运动场,是她熟悉又陌生的洛大附中。
夏末初秋,阳光带着热气倾泻而下,落在绿草如茵的操场上,变成校园独有的青春朝气。
学生们叽叽喳喳、闹闹嚷嚷,来报道的新生们喜气洋洋,叙旧的老生们欢声笑语。
班主任高修阳见她看运动场看入了神,语气中带着些骄傲和炫耀:“怎么样?我们学校是不是特别气派?”
许星黎回神,露出一个灿烂笑容:“气派!”
高修阳对她的反应还算满意,继续介绍说:“我们光夏季校服就有三种款式哦,一套正式场合穿的西服正装,一套运动服,还有平时穿的日常装,女生是到膝盖的短裙,日常装要买两套换洗哦。”
许星黎佯装惊讶,夸张地拖长语调“哇——”了一声,鼓掌赞叹。
高修阳从她的反应中获得极大的满足感,决定主动帮她登记领校服,拿着钥匙说:“你在这等我一会儿,我去给你领校服。”
许星黎表面上乖巧地点头。
心理活动却相当可怕——既然系统非要她重来一次,那她要在那三个白眼狼发展起来之前,提前将他们扼杀在学生时代。
系统有所察觉,连忙出声警告:【禁止伤害目标人物!】
许星黎冷笑一声:“物理超度也是一种拯救方式。”
系统沉默两秒,解释说:“是因为您上辈子太好了,让他们对世界的执念变成了对您的偏执,才导致您的意外死亡。”
许星黎冷淡地“哦”了一声,并不想听它狡辩。
系统换了种方式:“作为补偿,提前给您五点积分体验,请问您想买什么?”
许星黎不假思索:“全部买浆糊,送到那三个神经病的脑子里。”
系统无奈重申:“……禁止伤害目标人物。”
许星黎“嘁”了一声,觉得没劲。
“校服呢?”
在她和系统斗智斗勇的时候,古板的教导主任不知何时走到了她面前,表情相当严肃可怕。
高修阳恰好拿着钥匙回来,走到二人之间,笑呵呵地挡住主任的视线,替她解围:“这孩子没参加军训,今天刚来,正在领校服。”
许星黎想起来,今天开学典礼,那三个白眼狼偷懒不想参加,正齐刷刷在校医室补觉。
而上一世的今天,教务主任突发奇想要抓典型,带了一群校领导巡查学校,看到了校医务室的三个人,却又默默关上了门退了出去,只当没看到。
原因无他,这三个人,一个是来年冲击状元的种子选手施承颜,一个是家里捐了楼的富家子弟骆嘉茂,还有一个是校董亲孙子喻子珩。
这哪惹得起。
许星黎脑内灵光一闪,敲了敲系统:“测一下你的能力。”
系统欢呼雀跃,终于找到了表现机会:“我无所不能,只要是这个世界存在的东西我都能提供给您!”
许星黎问:“我可以自行选择购买物品的出现地点对吧?”
“物品出现地点不得在其他人的视线下或者监控范围内。”
系统停顿半秒,小心翼翼地补充说:“禁止伤害目标人物哦。”
这是它第三次重复这句话,无奈又卑微。
许星黎稍加思索,学校为了保护学生隐私,医务室内部没有监控——可以下手。
给白眼狼们穿女装!让他们在款学典礼上女装亮相!
要搞就搞最大的社死。
许星黎:“买三套女款裙装校服,分别套在施承颜、骆嘉茂、喻子珩身上。应该会顶替掉他们身上原有的校服吧?记得帮他们把旧校服折叠好送回家哦。”
系统陷入良久的沉默。
许星黎语气嘲讽:“不可以吗?”
仿佛下一句话就是“要你何用”。
系统底气不足地辩驳:“将旧校服送回家会有暴露危险。”
许星黎随口说:“那放到医务室三号床的床头柜里。”
那个床头柜的柜门朝墙放,不将它拖出来转一圈根本打不开,所以一般都被当放置台用,很少有人知道它有个能打开的柜门。
系统仿佛经历了许久的思想斗争,终于下定决心——为了后续任务,无论如何要给宿主留下一个好印象,只能先对不起目标人物了。
“消耗三点积分,购买三套洛大附中夏季女款正装校服,送达地址是施承颜、骆嘉茂、喻子珩身上,检测到目标人物正在熟睡中,确认购买?”
许星黎愉快地选择确认。
“嘀——已送达,请查收。”
许星黎脑子里响起没有情感波澜的系统音。
高修阳递了四套崭新的夏季校服给许星黎,告诉她今天要穿米克诺斯蓝的正装校服,让她自己找厕所换上。
许星黎悄悄吐槽这学校对颜色还挺讲究,听着花里胡哨的。
她面上乖巧地点头,抱着校服走了两步,顿住,疑惑地盯着医务室大门,问:“医务室这么早就有人吗?”
高修阳:“想去医务室换吗?也可以。”
许星黎摇摇头:“我之前好像看到有男生进去,一直没出来,应该没法换衣服。”
教务主任几乎是立刻意识到有人借机翘开学典礼,他示意高修阳跟上,要抓典型了。
校新闻社闻风而动,带着单反相机就来跟拍了。
高修阳将仓库钥匙递给许星黎,说:“帮我送到六号楼三楼西边第一个办公室里,给李老师。”
“好的。”
许星黎乖巧地接过钥匙,小跑着离开了——他们一会儿肯定需要仓库钥匙拿新的男士校服,她跑得越快越好。
许星黎问系统:“我能买个喇叭,用你的声音全校广播吗?”
系统:“……不可以哦。”
万万没想到,宿主不仅告老师,还想拿着大喇叭广而告之。
“可惜。”
许星黎叹气,要不是她的声音容易暴露,她就自己上了。
-
教务主任推开医务室的大门,拉开帘子一看,三个穿着女款校服裙的男生正躺着睡觉,教务主任的脸色变得铁青,好一会儿才咬牙切齿地怒斥:“成何体统!”
三人均是一脸不耐烦地被吵醒,忽然觉得胯|下有点凉,坐起来低头一看,变了脸色,气得连通红。
高修阳当和事佬,劝主任消消火:“可能是私底下的小众爱好,孩子也知道害羞了,我们先出去,让他们换衣服吧……”
神他妈小众爱好!
神他妈害羞!
看不出来这是气的吗?!
他们此刻几乎是共享大脑,不约而同地对另外二人横眉冷对:肯定是这两个傻逼害我!
新闻社的学生哪还敢拍,抱着相机就跑。
“自己换好衣服再出来!”教务主任气得脸红脖子粗,摔门而去,一时间都不知道要怎么树立典型。
怎会有如此寡廉鲜耻之人?!
还一下就抓出来三个,简直——不要脸!
他气得不行,但还是好心帮着带上了门。
谁知三分钟不到,这三个人就穿着裙子打出来了。
原因无他,医务室里没有男款校服,身上的手机、饭卡、耳机也都跟着旧校服一起被折叠整齐放在了柜子里,想找人送校服都联系不到。
三个人相互都看不顺眼,一句话不合就打了起来。
动静太大,八卦的同学们纷纷在楼上走廊或是玻璃窗处探头看热闹。
“我靠,开学第一天就有人打架?女生打架这么凶?”
“体格看着不像女生……也太高了吧?”
“那个人看着怎么像是喻子珩?”
“谁?谁?我看看……”
“校董亲儿子啊,在初中部可嚣张了……我靠?那是不是骆嘉茂?”
“军训时候一个打十个的?真不愧是高一扛把子,连校董儿子都敢打,了不起。”
“还有一个是谁?有人认出来了吗?”
“这张脸……我怎么好像在光荣榜上看到过?”
“哦!我想起来了!新高三的年级第一!”
“卧槽?这么刺激?”
“开学第一天,三个大佬就穿着裙子打架?搞事啊。”
同学们纷纷拿出手机,开启录像模式,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重大事件,得记录下来!
九月一日,不愧是人生中最难忘的一天。
洛大附中富二代多,甚至有不少学生掏出了单反相机录像——记录高清黑历史,你值得拥有。
教导主任想帮他们隐瞒也瞒不住,黑着脸把他们推回医务室,将他们怒骂一顿,才开口问怎么回事。
脾气暴躁的骆嘉茂先开口:“这两个傻逼把我衣服扔了!”
喻子珩慢条斯理回击:“你恶人先告状吧?”
教导主任头疼,摆摆手赶人:“行了,自己去领一套新校服。”
三个人谁都不放心对方,纷纷觉得是对方做了手脚,争先恐后跑去六号楼找李老师拿仓库钥匙。
他们跑得飞快,拿着百米赛跑的劲头飞奔到了李老师办公室,却得知钥匙还没还回来。
三个人气得不行,却又无可奈何,相互给脸色看,仿佛下一秒又要打起来。
另一头,拿着钥匙的许星黎换好了正装校服,把剩下几套校服送回了班上放好,再慢悠悠地往六号楼晃荡——刚来新学校,迷路是很正常的事对吧?
钥匙晚点送到也是很正常的事,高老师都没问她知不知道六号楼在哪,她问路还要点时间呢。
班长叫住她:“你去哪?马上开学典礼了。”
许星黎眼珠子一转,一脸无辜:“老师让我去六号楼送东西……你知道哪边是西边吗?”
班长犹豫了一下,说:“还是先去开学典礼,人不齐要扣分,结束之后我陪你去送。”
“那太好啦。”许星黎笑得灿烂。
办公室的三位女装大佬左等右等,等到开学典礼开始,办公室都空了,也没能等到仓库钥匙。
他们也不敢出去找,现在出门一个不慎就容易被全校围观,光是想想这画面就被恶心出一身鸡皮疙瘩。
他们丢不起这人!
-
许星黎敲敲系统:“我是不是可以买一套他们的女装写真集?给电子版也可以,我自己找店铺打印成册。 ”
系统:“……”
它已经能想想那个画面了。
幕后黑手许星黎深藏功与名,徒留三位大佬穿着裙子在风中凌乱。
作者有话说:
系统:我明明是个正经救赎系统……
这三个人都不是男主,可以放心摧残(?)


第2章 、玩火
许星黎跟着班长下楼,在操场上看到了高修阳,她小跑过去将钥匙还给他:“高老师,我还没来得及送,班长说开学典礼很重要,人到不齐要扣分,我准备开学典礼结束之后再送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