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正文
年纪轻轻当了反派爹-元月月半

时间:2022-08-07 17:19:02


秦峰是个浪荡子富二代,喝酒猝死,穿到六零年代贫苦农家,要吃没吃要喝没喝,只能发奋读书改变命运。
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幸福生活触手可及,却发现他其实穿到男频文《首席律师》这本书里。
值得庆幸的是书中没有秦峰这个人,不幸的是他收养的没爹没娘的四个孩子都是书中的大反派。
反派一号是商界大佬,被男主送进监狱,牢底坐穿。
反派二号是军人,最后却坠崖而亡。
反派三号是大满贯影帝,被男主送进精神病院。
反派四号为了给几个哥哥报仇,却因为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秦峰不淡定了,想把他们送去孤儿院。然而打开门看到门口又多个弃儿,像是从孤儿院出来的,可怜巴巴的跟小白菜似的。秦峰心里不落忍,瞬间决定他全养了。
四个干不过一个,五个还干不过吗?
*
养着养着秦峰发现老五很不对劲,谁跟他作对谁倒霉。自家四个大反派却一个比一个正派,个个都像男频文男主,男主却消失了……
PS:弃文不必告知,谢绝写作指导,有女主,最后出场
完结年代文:《后娘(穿越)》《六零再婚夫妻》
清穿:《太子妃很忙》《一条四爷,二饼福晋》
《古代养娃日常》《我家个个是皇帝》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峰 ┃ 配角:儿子们 ┃ 其它:养娃,家长里短,八十年代
一句话简介:我家个个是大佬啊
立意:父慈子孝
VIP作品简评
秦峰穿到六十年代清贫农家,努力改变命运实现了人生理想才知道他穿到一本书里。四个尚且年幼的小反派因为各种原因成了他的养子。既养之则安之,秦峰用心教导,把每个孩子都引上正途,却发现原著中的男主消失了,书中的世界崩坏了,变得面目全非,原著中男主的家人都像反派。
本文主要讲亲情,人物个性鲜明,主人公秦峰人间清醒,文风轻松幽默,秦峰跟孩子们的相处温馨自然,情节一波三折,引人入胜,值得一读。


第1章 儿从天降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过去了,秦峰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他怎么就当爹了。
可是眼前的小孩是真的。
小孩四岁左右,一袭衲衣,脑袋亮的能照明,白白嫩嫩,宛若年画上的童子。
孩子是和尚这一点其实并不稀奇,秦峰在首都上学的时候跟同学一块出去玩儿就见过不少小和尚。
有问题的是小和尚跟他小时候八分像,跟他现在有六分像。
要搁上辈子突然冒出一个儿子来,秦峰绝对接受良好且心安理得。
此生他出生于六零年,全国上下都勒紧腰带节衣缩食的年代,还由富二代变成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
不想挨饿,不想伤风感冒没钱治疗一命呜呼,秦峰只能撸起袖子加油干——用知识改变命运。
每天看书的时间都不够,哪有心思风花雪月啊。再说了,他七七年考上大学,七九年下半年出国,八五年回国,期间只回来一次还是八三年,距今不过三年。跟小和尚的年龄也对不上。
即便他不小心着了别人的道,凭他熟悉的女同学都是洋人这点,这个小崽子也应该是个混血。
秦峰坐下,冲小孩招招手。
小孩乖乖地走近。
秦峰抱起他,让小孩坐他膝头,跟他是视线持平,“小和尚,我问你,你给我老实回答,谁跟你说我是你爸爸?”
“师傅啊。”光头小孩不假思索奶声奶气道。
秦峰没好气地问:“他说是我就是啊?”
小孩毫不犹豫地点头。
秦峰顿时意识到这样下去问不出什么。
孩子太小,生长环境又单纯,在他眼里可能都没有男女之分。
老和尚要说他是他妈,小和尚都能深信不疑。
闭上眼,冷静片刻,理清思路,秦峰想到他所在的北车厂位于滨海市东南,马路对面就是农村——五里墩,也是他老家。
不论厂里还是村里的人他都见过,从没见过这孩子。
小和尚肯定是从别处来的。
北车厂算是在滨海郊区,往这边来要么骑车,要么走路,要么坐公交车。
不论哪一种,对一个四岁左右的孩子而言都不现实。尤其他身上挎着包,脚边还放着一个大包。
所以是有人把他送到厂门口的。
有可能此时还躲在他看不见的角落里盯着厂家属院,以防他把孩子扔出去,小和尚流落街头。
说起来秦峰一开始也没打算把孩子带到家里来。只是正值下班,人来人往人不断,小孩“爸爸爸爸”叫不停,他不赶紧把孩子带回来,明儿全厂全村,马路东西两边所有人都得以为他是个抛妻弃子的渣男。
要搁前世,骂他渣男他也就认了。
今生连姑娘的手都没碰过,还得此殊荣,他岂不亏大发了。
秦峰睁开眼,盯着小孩问:“你师傅送你来的?”
小孩乖乖点头,“是呀。”
秦峰:“你师傅说我是你爸爸?”
小孩再次点头,圆圆的眼睛里堆满了疑惑。
——爸爸为什么这样问啊。
秦峰气笑了。
突然多出个儿子,他不这样问怎么问。
他又不是神龙,女人做梦梦到他就能怀孕。
“你师傅就不怕我不认你这个儿子?”
小孩摇摇头,信心满满道:“不会呀。”
“也是你师父说的?”
小孩想一下,扭头抓过背后的书包,掏啊掏,掏出一封信。
秦峰不禁说:“怎么不早拿出来。”
抓过信,孩子随手扔到身边,迫不及待地拆开,闻到一股属于寺院里特有的香味。
此时此刻秦峰顾不上这些细枝末节。
展开信,看到开头不是“您好”,也不是孩子他爸这类语言,而是直接“对不起”,秦峰便知道他没记错,他没有脏,小和尚不是他儿子。
一时之间秦峰心底五味杂陈,更想把信糊小和尚一脸。
扭头看到小孩胖乎乎的小手放在膝头,腰背笔直,抿着嘴,一脸严肃紧张的模样,秦峰下不去手。
尤其看到小孩的小脸仿佛看到自己小时候,秦峰不由得打消把孩子扔出去的念头。
万一老和尚走了,难不成还真让这孩子流落街头不成。
秦峰收回视线,耐着性子看下去。
老和尚也不是生来就是和尚。
十年革命开始,老和尚的妻儿便同他撇清关系,老和尚因家大业大,那十年并不好过,房产被封,家产被充公,他也被赶去农场劳作。
好不容易熬到结束,问题查清,家产原数奉还,老和尚本以为可以安度晚年,孰料妻子儿女又找上门,向他认错,求他原谅。
老和尚被伤透了心,懒得搭理他们。可他们频频上门,搅的四邻不安,老和尚别无他法,索性趁他们不在家的一天把大件古董全部上缴国家。月高风黑夜带着小件前往寺庙。
半道上被绊了一下,低头一看,大惊失色——孩子!
老和尚用手电筒一照,小孩的脸色青白青白,像个死孩子。老和尚就打算找个地方埋起来。抱起孩子的一瞬间孩子动了一下,老和尚慌忙送去医院。他裹着被子贴身焐半宿才把小孩的身体焐热。
本以为小孩醒过来也是凶多吉少。
孰料孩子福大命大,他带到寺院,天天米汤米粉的喂着,小孩越长越水灵。
老和尚原计划等他六岁,就送他下山上学。他从家里带来的金银玉器也没捐给寺院,而是留着小孩上学用。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
老和尚狼子野心的家人找到他。
怕他们发现小和尚的存在,也怕小和尚落到他们手里,老和尚就打算给他寻个好人家。不敢在当地找,就来到了离他老家一百多里路的滨海市。
甫一上公交车,看到和小和尚极像了的秦峰,老和尚以为找到小和尚的亲生父亲。
尾随秦峰到北车厂,就找附近的人打听他品行如何。
在外人看来他的品行十分不错。
早年这边先后出去留学的有三个,只有秦峰学成之后依然回来报效祖国。
秦峰孝顺父母,对姐姐爱护,也很疼爱两个外甥女。
他回国后跟在研发电车的老工程师身边学习,老工程师今年初走到人生尽头,宁愿把房子过户给秦峰,两个孙子交给秦峰,也不愿托付给他住在市区的女儿。
可见秦峰人品多好。
老和尚也知道按照时间推算小和尚不可能是秦峰的儿子。
可是没有人比秦峰更合适。
秦峰父母双全,年龄又不大,可以帮忙照顾。
有一处小楼住得下小和尚,秦峰工资高也养得起。
最重要一点,秦峰跟小和尚像极了,俩人到派出所,没有证明也能办户口。
信的最后老和尚就再三请求秦峰收养小孩,小孩挎包里的金银玉器归他所有。
如果将来他娶妻生子无力照顾,也请他把小孩交给他父母,别把他送出去。
这孩子太可怜了。
再一次被送走,这辈子可能就毁了。
秦峰看到此,忍不住看一下小孩。
小孩也不由得转向他。
虽然身着衲衣,但小孩身上很干净,比家属大院里的很多父母双全的小孩收拾的还干净。指甲缝里都没有泥灰,可见他被老和尚养的多好。
要说送走,秦峰身边就有一个人选,他姐。
他姐生了两个女儿,怕第三个还是女孩养不起所以一直没敢尝试。
偏偏两口子都想要个儿子。
小和尚交给他们,他姐肯定待他如珠如宝,因为小和尚像他。可他姐夫不行,为人小气爱算计,早晚得把小孩养的跟《红楼梦》里的贾环似的畏畏缩缩上不了台面。
秦峰一想到小孩顶着跟他相似的脸,做些下流的事就忍不了。
送给别人,别人这辈子只有他一个孩子一切好说。就怕将来再有了自己的孩子,那小和尚十有八九会沦为那家人的小奴才。
这点秦峰更不能忍。
秦峰不由得长叹一口气。
老和尚是算准了这一点吧。
“爸爸,你怎么啦?”
秦峰下意识说:“别叫我爸爸!”
小孩倏然住嘴,身体紧绷。
随后就放松下来。
师傅说过,爸爸没当过爸爸,也不知道他的存在,爸爸不让他叫爸爸只是还不习惯。
他要理解爸爸,要有耐心,不可以跟爸爸计较,也不可以生爸爸的气。
秦峰看到小孩的脸色变来变去,张了张口就想解释,他不是吼他。
“爸爸,那我叫你施主吗?”
秦峰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不许叫施主。”
“施主爸爸?”
秦峰:“……”
“叫我叔叔吧。”
小和尚歪着小脑袋问:“像哥哥那样吗?”
“你还有哥哥?”秦峰慌忙往四周看去。
只有他俩。
秦峰松了一口气,心中忽然一动,“你说的是无益和清狂?”
“对啊。”小孩点点小脑袋,“顾无益哥哥和顾清狂哥哥。爸爸,哥哥为什么不跟我们一样姓秦啊?”
秦峰的嘴巴动了动,很想说你也不姓秦。
可是一看到小孩的脸,秦峰迟疑了。
这长相说他不姓秦谁信啊。
“两个哥哥不是爸爸亲生的,是我师傅,顾爷爷的孙子。你顾爷爷临终前托付给我的。虽然我们的姓不一样,但在一个户口本上,就是一家人。”
小和尚点点头。
“懂了?”
小孩张开手,“懂啊。我们是一家人。”
秦峰不由得伸出手把他抱起来。
小孩搂住他的脖子,“我有爸爸,我有家,我再也不是没人要的野和尚啦!”
作者有话说:
又见面啦,喜欢就收藏吧。留言有红包,祝贺我顺利开文。


第2章 大孙子
秦峰心头发堵,有种夺眶而出的感觉。
堂堂北车厂工程师,二十六岁的大老爷们,因为孩子的一句话就哭,可太他妈丢人了。
秦峰使劲眨了眨眼睛,把不争气的眼泪憋回去,不由得抱紧小孩。
这孩子生来克他的吧。
不知道他最是吃软不吃硬吗。
“爸爸——”
秦峰松开:“怎么了?”
“我饿啦。”摸摸小肚子,一脸抱歉地看着他,“它不听话,叫了。”
秦峰不由得说:“我听听。”
咕噜一声,秦峰吓一跳,“真叫了啊?”
小孩点了点头,眼巴巴看着他。
秦峰被看得心软,豪气冲天:“等着,爸爸给你做饭去。”
放下孩子站起来的那一瞬间,秦峰尴尬了。
——他不会做饭。
前世打小就有保姆,活到二十四岁连碗都没刷过。
今生家境清贫,什么都得自己动手,养猪喂牛,打场割麦子,样样都行,唯独很少进厨房,煎炒烹炸一样不会。
主要原因是他妈怕他浪费粮食浪费油盐。
“爸爸,怎么啦?”小孩好奇地拉住他的手。
秦峰干咳一声:“……爸爸忘了,家里中午和晚上不开火。”
“我们去爷爷家吃吗?”
秦峰:“你还知道爷爷?”
小孩点头。
——知道啊。
秦峰好奇老和尚都跟他说了什么,索性坐下,“你还知道什么?就是爸爸家还有哪些人。”
“奶奶,姑姑,姐姐啊。”
秦峰挑起眉头:“没有姑父?”
“姑父是什么呀?”
秦峰乐了,抱起他,“好儿子,没有姑父就对了。”
小孩十分困惑,爸爸怎么这么高兴啊。
“走,爸爸带你去爷爷家。”
“不用了,他爷爷来了。”
阴阳怪气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秦峰下意识把小孩放沙发上,起身挡住小孩。
室内暗下来,门口多出三个人,两小一大。
两个小的分别十岁和九岁,是他一个月前新鲜出炉的养子,顾无益和顾清狂。俩孩子中间是个五十来岁,精干瘦小的小老头,跟他没有一丝相像,确实是他亲爹。
他亲爹盖章他不像爹,身高像他娘,长相像他没有撑过六零年艰难岁月的爷爷。
“你们怎么来了?”秦峰奇怪,平时中午他爹找他也是去厂里,几乎没来过家属大院。
老头秦老汉反问:“你说呢?”
“喊我回家吃饭啊。”秦峰道。
秦老汉心梗,往左右看。
左右两边两个小孩一手抱住一条胳膊,异口同声道:“爷爷,息怒,有话好好说!”
“说什么?”秦老汉指着儿子,“你收养大小子和二小子——”
“爷爷,我们有名字。”老大顾无益忍不住说。
秦老汉转向他:“让你说话了吗?”
小少年下意识闭嘴。
“你不说我都不想说你。一个无益一个清狂,这,这都什么破名字。要我说,还不如顾老大顾老二好听。”
“咳!”秦峰连忙捂住嘴。
秦老汉指着他:“你还有脸笑?我——我不跟你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你当年能考上大学,多亏了顾工给你补习功课,你帮他养大小子和二小子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