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正文
美人师兄在上-非祈

时间:2022-08-07 17:19:21


温璨一直以为,他和那位风光霁月的大师兄是死敌,互看不顺眼的那种。
他看不上人家清冷孤傲,人家看不上他泥潭打滚,云泥之别。
直到他手执一柄魔剑,被仙门围剿,死在了穷凶极恶的骷髅地。
是他那嫉恶如仇的大师兄,站在整个仙门的对立面,为他马革裹尸。
再睁眼,温璨重生了。
他回到了自己还没遇见那位师兄之前,上辈子所有的恶意都还没开始,他打算留个好印象。
彼时,那位师兄还是清冷自持的落世谪仙,但他还是在一众天赋异禀的弟子中,亲口点了温璨。
问他:“你愿意拜入门下,做我的师弟吗?”
-后来,有人不服他:“你说,你凭什么能做云涟大师兄的师弟!”
温璨想了想:“可能,他就喜欢我这个调调的吧。”
他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怎么着,还能入不了云涟那木头人的眼?
他原本是回来报仇的,却在夜深人静准备出门的时候,看见了一束天光。
天亮了,他放下了只能藏在黑暗中的武器,拥抱了光明。
【傲娇高冷美人攻X死皮赖脸疯批受】
*这大概是一个互相救赎的故事,强强双打,前期受是真柔弱,后期装柔弱。
*美人师兄在手,天下我有,报仇什么的哪有师兄重要。
*人设大众,文笔小白,练笔,写的不好,请多担待。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重生 复仇 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璨,云涟┃ 配角:专栏求预收┃ 其它:
一句话简介:师兄,我喜欢你
立意:给孩子一个美好的童年,感受世界的温暖


第一章
你也是来杀我的吗?
修仙地界上,四处是钟灵毓秀的仙山幽谷,灵气丰蕴。
但有一处,穷山恶水,让人望而生畏。
多年以前,无数的残尸骸骨堆积而成一片荒野,但凡踏进去的生人,都没有能完整出来的,没人知道那里到底有什么,人们对它敬而远之,甚至将其称为「穷凶极恶骷髅地」。
骷髅地里埋葬着数不清的生魂躯壳,古往今来,没有一个能留下名字。
温璨站在骷髅堆起的小山丘上,背后是雾色阴冷的残垣断壁,他手持一把沾满血的长剑,剑身黑色的纹路被血迹掩盖,几乎已经分不清了。
“温以均,交出灭邪剑和《参同契》,我们或许会饶你一死!”
温璨,字以均,以前他最喜欢自己的名字,觉得好听,到哪都要郑重其事的介绍一番,仿佛生怕别人记不住似的。
如今从那几人口里喊出来,他只觉得恶心,脏了他的名字。
温璨执起长剑,问道:“这东西是你们的吗?”
回答他的是一片面面相觑。
“既然不是,那你们凭什么以为,我会把这两样东西交给你们?还是你们各位觉得,谁有本事能从我手里把东西拿走?”
温璨掀起眼皮,抬起袖子擦了把脸颊上的血迹,鲜红的血色很快浸入黑袍袖口里,然后消失不见。
他平生最讨厌染血,却总是无可奈何的沾上许多人的血。朋友也好,亲人也罢,所有他曾经看重的人,都会不约而同的站到他的对立面,然后义正言辞的指责他的不是。
他早已经习惯了,可是偶尔还是会自嘲的笑笑,然后继续当做什么事都没有。
见温璨软硬不吃,那群口口声声要讨伐他的仙门之人更加愤恨不已,既想执剑手刃了他,又顾忌他手里的灭邪剑,怕温璨被逼到绝境,会选择玉石俱焚。
他本就是个疯子,被逼急了,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
于是,有人开始出声劝慰他了:“温以均,你好歹也是世家子弟,仙门之首清玄山的弟子,与妖邪为伍,就不怕失了兰溪温家和清玄山的颜面吗?”
温璨手持灭邪剑可召唤妖邪一事,整个仙门上下都知道,此番围剿,除了清玄山放言绝不插手外,几乎有头有脸的仙门世家都聚集在此。
兰溪温家作为世家之一自然也躲不掉,尤其被讨伐的那位还是温家的二公子。
以为他会顾及温家的面子,掂量自己的所作所为,谁道温璨却突然笑出了声:“诸位可能还不知道吧,我早已被温家逐出家门了,从今以后,兰溪温家只有一个大公子温子豫,再没有什么二公子。所以,你们觉得我还会怕失了谁的颜面吗?”
温璨永远不会忘记,温家家主在将他逐出家门时说的那句话:“我温家没有你这样的逆子,我也从来没有认过你这个儿子。”
然后他撇开眼,没再看那一片墨色的衣袍。
众仙门世家像是没想到温家会如此决绝的撇开关系一般,以往他们都知道温肃最讨厌他这个二子,但没想到能做到这么绝,竟然当众把温璨逐出家门。
原本他们还想打个亲情牌,让温璨有所顾忌,束手就擒的,眼下看来是用不上了。
温家划清界限,清玄山放言不管,眼下若要想抢夺《参同契》,就得靠他们自己了。
一片死寂后,终于有人开了口:“温以均,你莫要嚣张,你与妖邪勾结,伤我万径山数十名弟子,不除你难平众怒!如今你已是强弩之末了,今日我们布下天罗地网,纵然你有通天之术,也插翅难飞!”
“好啊,那便来吧。”温璨理了理袖子,把染血的袖口藏进外袍里。
沾血的衣衫隐入雾色中,身后雾气越来越浓厚,几乎要将他们淹没其中,温璨从怀中掏出一本册子,一手扬剑,一手举书,明晃晃的在众人眼前晃悠。
“既然无理可讲,那也就不必再说了。《参同契》和灭邪剑如今就在我手里,所以诸位是打算一个个来,还是一起上?”
一抬手,将《参同契》往天上一抛,簌簌的狂风卷动着飞舞的纸页,吊着一众仙门之人的心都揪了起来,生怕那薄薄的册子被狂风撕碎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既然你们那么想要这东西,那不如就跟它一起毁了吧!”
微凉的嗓音回荡在骷髅地里,卷起雾色,透着森森寒意。
灭邪剑起,则妖邪肆意。
无数的白骨破土而出,凄厉声响彻天际,温璨赤红着双眼,将所有挡在他面前,不知死活的人全部掀飞。
他早已没了理智,他只想让这群人跟《参同契》一起毁灭。
“温璨!”
就在温璨几乎走火入魔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嗓音叫住了他。
温璨回过身,隽秀的侧脸沾着血迹,他眨巴眨巴眼,已经不太看得清那人的模样了。
只依稀觉得那是一道如谪仙般的身影,仿佛踏云而来,出尘孤冷,记忆里他始终冷着脸,不带一丝表情,满脸写着生人勿近的孤傲。
可为什么,他刚刚好像看见了那人眼里喷薄而出的怒意和……
一丝心疼。
“大师兄,你也是来杀我的吗?”温璨抬眼,消瘦的身形微微打晃。
人人都惧于他灭邪剑和《参同契》的威慑,说他是群鬼而出的妖邪,面目狰狞,可实际上他长得很好看,面容隽秀,少年意气风发的不羁在他的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那人没说话,温璨心道便是了。
他对谁都能抱一丝希望饶他一命,唯独眼前这人不可能。
温璨习惯性的把手背在身后,藏起袖子:“也是,凌清君亲自驾临,若是不能取我性命回去,如何同清玄山各位尊长交代呢?”
像是自嘲的笑了笑,又仿佛眼前不过一场闹剧,温璨负着手,眉眼弯弯的凝着他。
“凌清君,这妖邪使用诡术,伤了仙门世家那么多人,清玄山难道就如此袖手旁观吗?”
“灭邪剑乃清玄山所出,十七年前清玄山的诸位仙尊都能大义灭亲,手刃门下弟子,今日,想来凌清君必定也不会包庇你的师弟吧!”
那些世家之人被白骨困住,一边忙着对付妖邪,一边还不忘拉拢云涟。仙门和世家是两个派系,世家中人大多摸不到修仙的边缘,会术法的也很少,所以死伤要更多些。
眼见着带来的人都快被白骨吞吃干净了,还连温璨的边角都没碰到,他们自然着急的不行。看着云涟从天而降,犹如看见了充满希望的守护神。
温璨勾着嘴角,将试图偷袭他的人一剑了结,慢悠悠道:“行了,何必在我面前演戏,让他们说的这么大义凛然,好像你真的会包庇我一样。世人皆知,只要凌清君出手,我温以均定不能活着离开这里,对吧,大、师、兄。”
他们虽是名义上的师兄弟,可关系还比不过面前这些曾与他虚与委蛇的陌生人。
云涟是天之骄子,而他是泥潭枯木,他看不上云涟自命清高,不染凡尘,云涟也看不上他泥潭打滚,牙尖嘴利。
两人自始至终都是谁也看不上谁,所以要他在这里跟云涟攀谈关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云涟落在温璨身前,一身纯白的长袍融进雾色中,衣摆沾染了血腥的黑气,他第一次没有对温璨厌恶的皱起眉头,淡淡道:“我确实是奉命来清理门户的。”
温璨剑尖指地,血迹顺着黑色的剑身滴落在黑漆漆的土地上,仿佛勾起了一股贪婪的气息。
听他说这话,温璨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桃花眼轻挑,不屑地瞥着云涟:“那你就跟他们一起上吧,凌清君剑法卓绝,想必不会跟他们一样无能吧。”
云涟眸光闪了一下,没开口。
阴森的白骨还在不断的涌出,没人知道这里到底埋了多少骸骨,被打散一具,还会有另一具紧接着涌上来,源源不断。
温璨一边应对着仙门众人,一边召唤更多白骨扑向云涟。他倒想看看,这个向来不愿沾染尘埃的天之骄子,落下凡尘该是副什么样子,云涟越被纠缠的狼狈,温璨就越是兴奋。
无数的白骨破土而出,温璨剑锋落下,眼眶猩红,仰天大笑道:“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就一起死吧!”
有云涟亲自来给他陪葬,他就是死也值得了。
看着周围聚集的森森白骨,云涟蹙了眉,抬手召出一柄银色的长剑,直直地插进身前的土地上,一瞬间将周围的妖邪全部震开。
所有人都在忙着应对妖邪,场面极其混乱。
就在这时,一只淬了灵气的羽箭从角落的石壁里射出,像一根锋利的毒刺,穿透了挡在温璨面前的白骨,没进了他的胸口。
温璨没躲,像是被困住了脚步般,静立在原地,片刻才缓缓地倒下。
没了灭邪剑的指引,妖邪瞬间消散在雾色中,浓雾渐退,清晰可见骷髅地残垣断壁的荒凉。
人群向着温璨倒下的地方包围过来,那一柄柄明晃晃的长剑,几乎是要将他五马分尸。
薄薄的一本书册从空中落下,落在温璨的身前,随意吹开的一页,还画着他少时恶作剧的涂鸦。
他这一生终究是个多余。
温璨咬紧了牙关,鲜血从嘴角流出,满腔的血腥味将他最后的思绪吞噬干净。乌泱泱的人群都像是撕扯开了最后的面具,对他伸出了恶魔的爪子。
“我死了,你们就永远也别想得到真正的《参同契》了。”
温璨用尽最后的力气拔出羽箭,一双桃花眼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仰起头来哈哈大笑,每一声都像是从地狱而来的阴冷。
“我温璨此生以血立誓,倘若还有机会重来,定要让所有害我之人给我陪葬!”
说罢,一口鲜血喷出。
羽箭中的毒气瞬间蔓延了温璨的四肢百骸,他的双眼也渐渐模糊起来。
温璨伸了手,想扯一把那身纯白的衣衫,干净的晃眼。
呜咽的悲鸣从地底传来,他紧贴着地面,朦胧间看见一道纯白的身影挡在了他的身前,替他盖上了衣衫。
作者有话说:开文啦开文啦——架空修仙,私设如山,没有具体的进阶流程,问就是攻受最牛逼,强强对打。(但是受赢的比较多,因为他比较会装柔弱,攻舍不得打。)
练文笔,人设大众,如果写的不好,请大家多担待,但是不要人参公鸡,我会努力的。


第二章
不告而窥就是躲。
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在窗外此起彼伏,叫得温璨头疼。
他没起身,随便从床上抓了个什么东西就扔出去,「嘭」的一声砸到了窗户上,又惹起了门外低语的叫骂。
“本事不大,脾气倒是不小,折腾大半夜了,好不容易消停会儿,一大早上的也不知又发了什么疯。”
“哎呀,行了行了,那怎么着也是个少爷,管他怎么闹,不是有家主收拾呢嘛。”
然后又不知说了些什么,那人低低的笑了两声,就彻底消失在门外了。
温璨被他们吵的紧,揉了揉发昏的脑袋,还当是哪个不长眼的店小二在他门前放肆,正要翻个身继续睡,不小心扯到了后背,一阵火辣辣的疼。
他猛地一下翻身而起,连衣衫都顾不得披上,警惕的在四周打量。脑海里第一个念头就是,他昨夜定是在客栈里被谁偷袭了。
但转念一想,好像有什么不对,他不是已经死在骷髅地了吗?
看着眼前熟悉的布置,还有那不知该从何处下脚的满地狼藉,温璨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这是他以前住的房间。
没拜入清玄山前,他生活了十七年的地方。
自从被各仙门世家盯上,或眼红或惧怕,不过都是想要他手里的《参同契》和灭邪剑罢了,他自离开温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不想,也不敢。
可眼前分明不是梦,脚下不小心踩到的茶壶盖硌得他生疼,连窗台上他亲手养着的兰花都还鲜活着。
陡然想起自己临死前,用灭邪剑划破掌心,以血立誓,「倘若他有机会重来,一定要让所有仙门给他陪葬」的话……
他不会真的重生了吧?
后背火辣辣的疼痛让他更加清醒,温璨踢开碎了满地的茶盏,走到窗边的镜子前。
镜中白皙瘦弱的后背上爬满了一道道鞭痕,一直从后脖颈蔓延到屁股上,经过了一夜,已经变成了深红色。
温璨摸了一把背后的湿润,刚才起床时扯到的伤痕又开始流血了,连药都没得上。
镜中那张略显稚嫩的脸微微皱着,眉眼间透着一股子少年的倔强不羁,连身材都稍显瘦弱,看起来像是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
十六七岁的少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但像温璨这种一天三顿毒打的,平白就比别人矮了半截,也显得更弱些,手腕还没人家一握粗。
还没等温璨彻底回过神,门外窸窸窣窣的声音再次响起,只听得两道脚步声匆匆而来,假意恭敬的敲了下门,扬声道:“二公子,您起了吗?”
没听到温璨的回答,那人又继续道:“二公子,你也别怪老爷罚你,老爷他也都是为了你好啊,毕竟出了温家,旁人可不会管你是谁。您要是知道老爷的良苦用心啊,就不该跟老爷置气。”
温璨依旧没出声。
那人明显有些不耐烦了,旁边的人跟他小声道:“跟他废话那么多干嘛,容姑只让我们把药给他送来,你管他用不用的。”
“也是,你说到底为什么呀,同样都是亲儿子,你看大公子风光无限的,怎么这个二公子就活的这么惨呢,住在这种偏僻的院子里,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还要我们大老远的来送东西?”
那人嘟囔了几句,没想通,又阴阳怪气的对温璨道,“那二公子小的把药给你放门口了,您看着用吧。”
直等到那两人走远,消失在长廊的尽头,房门才「吱呀」一声打开,拿走了门口的药,又继续关上。
温璨勉强忍着疼,坐在床边给自己上药。掌心凝气,想看看他的修为还剩多少,结果张开手,什么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