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正文
黄泉引路人-绾绾兔

时间:2022-08-07 17:20:14


☆第一部 《船棺遗铃》:
盗墓三宝:机关追人跑、幻境困到老、毒气少不了。——通关全靠脑。
盗墓三特产:蝴蝶卵在身上产、人鱼张口特别馋、开棺有粽出口拦。——活着你说难不难。
盗墓三箴言:跟机关谈物理、与异形讲生物、和墓主人聊历史。——向大腿喊“救命”!
宝乐:等等,我记得我们是去考古来着……
☆第二部 《诉与山鬼》:
泛黄的书笺、挡路的荆棘、散落的野蔷薇、停放在废弃山神庙里的棺木
以及从黄泉归来的少女。
等你有一天睁开眼,他们告诉你,你的男朋友为了找出杀害你的凶手,已经疯魔了整整五年。
宝乐:等等,我怎么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
更新时间改为每日21点,剩下都是捉虫。更新稳定,可追可养肥。
主剧情、探险风、解谜向;文风偏幽默;以主角团为核心展开,各有各的故事;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异想天开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宝乐 ┃ 配角:沈忘言,姜凝,君之,谢幼安 ┃ 其它:盗墓,探险,探案,天授
一句话简介:正以天授,反为天劫。
立意:现代悬疑探险志怪文,立意传播真善美,破除封建迷信!


第1章 桂花糕、血玉镯、……
姜宝乐刚毕业那年在夫子庙的元宝斋讨了份修复师的工作,平日接些修复古玩古董传家宝的活儿。
元宝斋本来是做古董生意的,可这些年不但古董生意不好做,旅游业也十分不景气,连逛街买个纪念品的外地人都少了很多。元宝斋的老板,也就是宝乐的师父,人比较佛系,没有客人也不急,乐呵呵的告诉姜宝乐,这个月看店的工作就交给她了。
且说这日,夏末秋初的某一天,从早上开始就一直是阴天,直到中午才一声惊雷,一场瓢泼大雨倾盆而下。
姜宝乐睡到了自然醒,胡乱盘了个发,穿着一条绣着紫藤花图案的小旗袍,打着把油纸伞就往夫子庙赶。她本来就长得好看,骨骼小巧,脸也只有巴掌大,特别适合这副扮相。走在路上的时候,来往行人不由朝她多瞧了几眼,这里面大多数是赶暑假尾巴而来的游客。有的小姑娘想抓她合影,可无奈她虽长得小巧,步伐却急快,雨里人来人往,即使是扎眼的油纸伞也很快就消失在人群里。
倒不是宝乐想打扮的这般扎眼,只是最近生意实在不好,她又是元宝斋的看板娘,好看惹眼的装扮最能吸引顾客。
元宝斋坐落在夫子庙古街长廊比较靠里的位置,周围尽是些金陵名产铺子,对面还有家画廊,名字叫作“金陵美人图鉴”,门口就挂着上个月老板给宝乐画的肖像画。
大家和宝乐都比较熟了,见着宝乐撑伞走过,免不了把脑袋探出铺子,打声招呼。糖水铺老板更是递过一个袋子问她:“刚做好的桂花糕,吃不啦。”
宝乐揣着满满一袋子的桂花糕,笑嘻嘻的往前走。
只是这日的元宝斋和以往不同,门口坐了一个人。宝乐老远就看着他了,不由漫不经心的打量了一番——一个一身黑、穿着帽衫的年轻人,帽衫遮着脸看不清样貌,但从搭在膝盖上又白又长的手指看,她可以确定这是个年轻人。年轻人身材消瘦,腿很长,背后还背着一把长皮鞘,里面像是装着刀。
宝乐撇了撇嘴,在南京这样的文化旅游之都,有几个热爱cos的年轻人不奇怪。但有一说一,这长腿长刀兜帽衫,不看脸还真有几分小哥的味道。
她想着自己走过去,这人总不至于突然站起来,然后拔出身后的刀大喊一声“出来吧,黑金古刀”。
好吧,是她想多了,人家的确没有,甚至宝乐走到他跟前的时候,那人动都没动一下。宝乐歪着脑袋想看清他的脸,可想想觉得自己好蠢,遂作罢,乖乖开门。
钥匙在插销里发出一声清脆的“格拉”声,伴随着木门吱呀吱呀的开启。
突然一块还热乎的桂花糕递了过来,穿黑帽衫的年轻人愣了一下,朝着桂花糕的方向看去。
捏着桂花糕的手粉粉嫩嫩还有些肉嘟嘟,指甲修的倒是整齐干净,薄薄的涂了层透明的指甲油。手的主人穿着紫藤花的旗袍,像从民国时期油画里走出来一般,撑着一把泛黄的油纸伞,轻轻浅浅的笑着。
“还吃桂花糕呀?”小姑娘温温糯糯的说着江南方言,仿佛要和桂花糕一起甜到人心里去。
宝乐见黑帽衫接过桂花糕,转身收了伞走进元宝斋。
她每天的工作都是从擦拭古董和弹走古董架子上的灰开始,虽然她无比清楚,自家铺子这些形形色色的古董,真假参半,而且就算真货也不名贵,不过老板就是卖个纪念品的价格。等打扫完卫生,她坐到平日的工作位上,拿出昨日看了一半的小话本摸起鱼来。
这几日不光没有生意,连来找她修复物件的人也少了,小日子倒算是十分清闲。
约莫只是看了会儿,外面又打起了雷,夏雨本来就这样,一阵一阵的,认真下起来雨又大又凉,可也下不了多久就慢慢没声了,等下一次打雷就再做一次法。
宝乐抬起头,想起门边的黑帽衫,寻思着那人好像除了一把刀也没带伞。
取了伞,小姑娘匆匆跑到铺子门口,却发现哪有什么黑帽衫,人早不知道什么时候没影了。闷闷吐槽了一句,宝乐抱着伞往回走。
谁知就在宝乐转身的时候,来了一伙儿不速之客。
这本是步行街,来的大多是游客,突然开进一辆车,从车上下来四五个黑衣人,这些人还不偏不倚挤在了宝乐家元宝斋的门口。
“齐八斗那龟孙子呢?”为首之人出言不逊。
但这人黑衣黑墨镜,拇指上的金戒指快赶得上她手腕粗了,肥头大耳,一看就不是好说话的人。
身处法治社会的大好女青年姜宝乐哪里见过这种架势,哆哆嗦嗦,又不想露怯,大声喝道:“你,你们是谁!”
相信是个人都能听出她声音里的紧张与害怕了。
“哟嚯,是个美人胚子,”黑衣人道,“便宜了酒鬼齐八斗,金屋藏娇呵。”
虽然宝乐不知道这“酒鬼齐八斗”是谁,但她倒是想到了自家师父确实姓齐。可她师父那都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儿了,爱好就是每天七点半去玄武湖公园和老太太们一道跳广场舞。她真的不能相信,那平日和和蔼蔼的老头儿,能惹上这样的人。
“这里不欢迎你们,”宝乐握紧了唯一的武器——油纸伞,“你们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报警了!”
“大哥,她说报警,哈哈哈。”
好似她讲了个多有趣的笑话一般,那些人丝毫不给她面子。
“赶紧让那酒鬼把天元玉璧交出来,我们也懒得在你这浪费时间,”黑衣人往前走了一步,“可若你不识好歹,就别怪兄弟几个……”
宝乐毫不废话的拿起手机准备报警。
“嗖——”
手机被什么东西打到,摔在地上,屏幕碎了不说,电池也被甩了出来。她刚才很紧张,所以握着手机的力气绝不小,而那打在手机屏上的东西,不光击碎了屏幕,在脱手的一瞬间,她只觉手掌发麻。再一看,那暗器竟然是一把金钱镖。这也不知道是不是古董……不,她的意思是,这要直接打在她手腕上,估计这手腕当场就折了。
宝乐咬了咬牙:“我不知道你们说的什么天元玉璧,我警告你们,你们现在最好赶紧走,我……”
“你怎么样?”黑衣人大笑,取下眼镜,快看不见的小眼睛露出凶光,“你又能怎么样?”
他伸出手,手下递了个棒球棍过来。
“哗啦——”
宝乐尖叫一声,抱着头蹲下,柜架上的瓷器被棒球棍打了个粉碎,瓷器碎片眼瞧着就要划到她洁白的手臂上。有人拉了她一把,宝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护在怀中,没入鼻子的是一阵古朴的檀香。
“什么人?”
对,宝乐也想知道是什么人,她抬头望过去。那人很高,她不算矮,还是只能到他肩膀,熟悉的黑帽衫和熟悉的长刀——是刚才坐在她铺子前的年轻人。
她之前看不清他的样貌,这会看到了,却也是一眼惊艳。
星眸皓月,丹砂点唇。
年轻人比她想象中还要年轻一点,脸庞瘦削,五官因为鼻梁高挺的缘故十分立体,嘴唇不薄也不厚,唇珠倒是比一般人明显一点,但不是笑唇,反而透着一股冷漠。
黑帽衫松开抱着她的手,拉开了一点距离,只是一手还拦在她面前,将她护在身后的小方天地里。
“年轻人,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他不说话,甚至对对方的警告视若罔闻,黑衣的流氓示意了一下手下,四个大汉瞬间围了过来。
之前,姜宝乐一直以为这样的场面离她这样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很远,最多也就是一边吃爆米花一边在电影院看大片儿的时候才有那么一丝身临其境。
而当这样的场面,现实发生,甚至离她不到一米的距离,不要说爆米花了,她连嘴巴都来不及合拢。
黑帽衫身法很灵活。
四个人,从他的不同方向一起动手,虽然不算是多厉害的高手,看起来也像是练过两下子的,而且他们人多势众。黑帽衫先是用极短的时间找到了他们的突破点,宝乐连看都没看清,当中一人就被击飞老远,也不知道是怎么办到的。
另一人以为从他身后抓住了他,不料被一记漂亮的滑肩反客为主。黑帽衫反身抓住了他的一条手臂,肘击在臂弯内的麻穴上,同时顺手将人过肩甩出一条弧线与之前的人打包叠在一块。
他转过身,看向剩下的两人。
一切都发生的很快,另外两人还处于准备动手的阶段,一看瞬间被撂倒俩,都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该不该动手。不过谁也没想到,这俩竟然有武器,小刀寒光一闪,连宝乐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算管制刀具了吧。
黑帽衫目光一变,那两人挥刀至他身前,宝乐大喊了一声小心。
他侧身闪过一击,右手已放在身后的长刀皮套上,下一秒,他从刀鞘里拔出一把木刀。宝乐看的心都凉了,她本来以为他这至少是把没开刃的cos道具,结果竟然是只把木刀。所以木刀你为啥还要配上皮套刀鞘!
黑帽衫以木刀挡下他正面的攻击,另一人挥刀从身后砍来。虽然他挡住了正面的攻击却也因为刀身太长一时半刻无法进攻,眼看身后的刀就要捅进身体。黑帽衫往后撤了一步,这一步可谓十分惊险,这使本来就要没入身体的刀刃又贴近了一分,可也在此之前,他调转了木刀刀尖,用较短的刀柄迅速击打在正前方之人持刀的左手肩窝处,并借重击肩颈之力,翻跃而起,一双长腿自上而下从身后那人的背上碾了过去。
这一系列的操作,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很难想象是人类能做出的动作。
收拾完虾兵蟹将,黑帽衫收刀入鞘,再次转身直直看着还剩下的那个。
“……”本来气焰还很嚣张的流氓胖子,瞬间给黑帽衫跪了,口中求饶,“这刀鞘,原来是金陵沈家的人,算我有眼无珠,沈佬大人有大量,别和小人一般计较。”
是个大佬没错了,宝乐腹诽,小心翼翼从大佬身后探出个脑袋。
“滚。”大佬说话声音如此好听,沙哑而低沉,虽然只有简简单单一个字,但这个“滚”字简直被他说得霸气外露,不由让人心潮澎湃。
胖子正准备照办,大佬又淡淡来了一句:“先赔钱。”
……
乐呵呵收了钱的姜宝乐,拿了笤帚把被砸坏的古董扫了,寻思着这么一闹,竟然比店里半个月的收入还要高。出去扔垃圾的间隙,街坊邻居都担心的朝她问东问西,小姑娘摆摆手俨然不是刚才那面对恶势力瑟瑟发抖的可怜样。
刚把垃圾丢进回收站,小姑娘突然拍着大腿大喊了一声“糟糕”,邻居们差点就动手报警,结果宝乐苦着脸仰天哀嚎“忘了要个微信”。一想起忘了加微信,就想起手机也被砸了。得,这回去,要是大佬不在了,那不是人财两空?
不过,这好在啊,她回去的时候大佬还好好的坐在她店里的椅子上,而且一看就是在等她,那心花啊就又怒放了。
“您是要买点什么?”宝乐狗腿的跑过去,虽然他不知道大佬看中了这铺子里的啥,但狗腿的姿态不能少。
黑帽衫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的长案前,将口袋里的东西放在了案上。
那是一块四分五裂的玉镯,玉是上品古血玉,红色脉络十分清晰,而且不是浮于表面,是通透的白玉下暗藏的血色纹理。这样的玉镯,如果是完整的,价格应该至少要六位数,不过如今四分五裂,甚至少两三毫米的长度,无法拼成完整的镯子。
“能修么?”
玉镯缺损成这样,想要修复势必需要用别的材料填充,问题是用什么材料,以及修复成什么纹案,才能配得上镯子本身古血玉的材质。
黑帽衫在她犹豫的时候,又放了一张银行卡在她面前。
“定金。”
这什么年代了,大家都走支付宝和微信,这直接甩银行卡的她还是第一次,在宝乐想吐槽的时候,她得知了银行卡里的数额,又深深把想吐槽的话咽了回去。
“有要求的样式或者图案么?”
黑帽衫摇摇头。
“那行吧,”宝乐收起卡,“我自己看着办。这个修复大概需要三天,三天后你来拿吧,留个电……”
宝乐突然收了声,甜甜一笑:“留个微信吧老板,等我买了新手机,第一个加你。”
谁知黑帽衫像是没听到她在说什么一般,他接过宝乐递过来的笔,在纸上写的却不是微信号,而是一行字。黑帽衫的字很好看,宝乐看他写字都看入迷了。首先他握笔姿势就很标准,写字速度也不慢,连笔把握的很到位,有自己的写字风格。
更重要的是,他写的是繁体。
繁体字虽然写起来不方便,但其实比简体字更有韵味,他的笔锋转折皆有书法大家的风范,没个几十年的书法功底没这手好字。
故而宝乐一开始没觉得他写的东西本身哪里不对劲。
等他写完,宝乐才拿起未干透的纸条,读着上头的字,这是一串地址。“这难道要我亲自送货上门?”她喃喃。
黑帽衫也不回答,他将笔盖套上,等宝乐放下纸条,发现人已经连影子都没了。
姜宝乐趴在桌子上想起自己还没要到微信号,甚至连电话号都没,心痛的仿佛亏损了一个亿。


第2章 姜宝乐、沈忘言、……
这其实是一桩美得不行的买卖。
神秘的甲方不但出手阔绰,而且连合同都没签,按理来说这要是遇到骗子,那肯定连镯子本体都吞了,毕竟都不是小价钱的物件。不过姜宝乐还是尽心尽力的做好了她的修复师工作,取了昂贵的白玉给缺块打底,又用纯金点缀镶了花纹。
俗话说的好,绿配银,红配金,这上等血玉本来从色调上来说就偏暖,自然镶金花。只是这雕刻什么图案,可是苦恼了宝乐整整三天。
等完工,宝乐伸了个懒腰,才发现太阳都快下山了。她从抽屉里把黑帽衫留下的地址条拿出来——这地方离夫子庙不算近,在紫金山里,整座山都被开发成旅游项目了,但按这纸上的地址导航确实是在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