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正文
最怕虫的我穿到虫族以后-铃子Sama

时间:2022-08-07 17:23:16


平平无奇的一天,社恐患者孟亦舟穿越了。
他突然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没有任何预兆,连主角必备的金手指都没有,还不是魂穿,是身穿。
*
最初知道自己身处虫族世界时他并未放心上,毕竟周围那些自称‘虫’的完全就是人类嘛,直到真见到半虫形态后差点没原地蹦起来。
孟亦舟面露惊恐,拒绝着对面虫子靠近。
军雌不明白,为什么之前还好好的小雄子,会在看到他的虫翼后突然间变了一副模样?!
“我最讨厌虫了,特别是翅膀,好恶心。”
*
孟亦舟也并不知道因为他这样的话,那个傻子竟然想着去割掉虫翼,那里是虫族最坚硬的武器,是最脆弱且不能被轻易触碰的部位。
他抱着为了能和他结婚,而拼命挣功勋到差点死掉的某雌虫,看着他因为怕自己不喜,而下意识藏起那对残破的虫翼…
*
随着孟亦舟在虫族世界待得越久,
越发现这个世界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
……
高亮:雌雄比例极度失衡,受生蛋,但攻孵崽,带崽。
1.受比攻高,受很宠攻,受箭头比攻粗!攻会回受的箭头!
2.双洁,攻受只有彼此!甜文爱好者一枚!
3.补充:为了更有逻辑,本文私设如山!(具体见24作话)
如果你能喜欢它,我会很高兴。
如果不喜欢,那也没事,人各有爱,不要攻击!
最后:受翅膀不会有事的!受翅膀不会有事!不会有事!
-
内容标签:年下 情有独钟 星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亦舟,拉斐尔诺亚 ┃ 配角: ┃ 其它:虫族,主攻,受宠攻,弱强。
一句话简介:一开始达咩达咩,后面也不是不行
立意:爱能克服困难


第1章
【1】
这是哪里?
他不是在做梦吧?
明明上一秒还在自家床上睡觉,怎么一觉醒来到了这里,这是来到了什么未来科幻游戏?
孟亦舟知道国内外很多游戏厂商纷纷在研发VR超现实技术,但目前还没有什么阶段性的成果,如果这是游戏也太真实了。
那个悬浮在空中的是磁悬浮的地铁吗?
孟亦舟有点不确定,空中的列车呼啸而过,太快了看不清。
时不时还能看到稍微小一点飞行器吧,孟亦舟都没看到是什么形状就从眼前消失了。
这里世界的科技水平远远超过孟亦舟的认知,比如中心的那个大喷泉,孟亦舟明明都能感觉到水汽,可等他伸手一摸才知道那只是幻影。
他都还没开始正式打量这个地方,就看到一队人开着飞船一样的东西追赶着另外一个飞船,看起来正在进行什么交锋,时不时火光四射。
与其同时半空突然出现一面巨大的投影。
而投影里面的穿着制服的男人似乎在说什么,面容无比严肃,一边说一边还投放了几张照片。应该就是在说他们的事。
但具体是什么事,孟亦舟听不懂。
他们讲的语言甚至不像他记忆中的所有外语。
语言不通又人生地不熟已经很糟糕了,然而更糟糕的是孟亦舟还是一个社恐,一个平时本来就不怎么出门的社恐在这样不熟悉的地方,孟亦舟几乎心跳加速,特别没有安全感。
如果是梦的话,赶紧醒过来吧!
孟亦舟已经不是十多岁的小孩子,他的中二期早就过了,已经不想穿越异世做什么拯救世界的勇者了,他只想好好过他的安稳生活。
【2】
可惜孟亦舟的愿望落空了。
在这样一个警察在追赶罪犯的场景里,那个被追赶的那一方的船身看上去破破烂烂,几乎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在空中摇摇欲坠,最后成功坠毁。
而关于他到底是怎么被劫持的?
孟亦舟自己也搞不懂,就算让后面已经完全适应的他来回答这个问题,他也回答不出来。
真的,他发誓,他真的就只是站在原地。
他根本都不知道那个带着特制头盔穿奇怪衣服的男人是怎么掉到他身边,又怎么抓住他的,因为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对方比他高,比他壮,按住他简直轻而易举。
而孟亦舟作为一个被胁迫的可怜人质,他甚至连两方在你来我往的聊什么都不知道,更不知道他到底提了什么条件。
不过他能感觉到那一群穿着统一制服的男人原本胜券在握的表情注意到自己以后,几乎瞬间脸色大变。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强势的态度一下就软了。
看他们的动作表情和语气来看……
虽然听不懂语言,但孟亦舟领悟能力还是很不错的,勉勉强强看得出,对方应该是在让劫持自己的人……不要伤害自己?
然后劫持自己的男人可能是提出了想要一艘新的飞船战舰?孟亦舟之所以这样猜测,因为在男人在说完以后,对方答应了,并且让出了他们的一新的战舰。
为了不让他受伤对面的穿着制服的男人几乎是这个绑匪要什么给什么,他一边稳住绑匪,一边对着一个类似对讲机还是什么的东西说话,可能是在和同伴说什么?
孟亦舟那时候还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和他素未谋面,但是一见到他时,他们那种激动的心思,他保证他看到其中一个还哭了。
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热泪盈眶的看着他,眼里的热切情感,孟亦舟只看一眼,就浑身鸡皮疙瘩。
要等过去很久的孟亦舟才能知道他在说什么。
为首的雌虫几乎不敢相信,他竟然在北区这种地方闻到了独属于雄虫的精神力,他几次才平复激动的心情,让自己说话的声音不那么颤抖,
[发现雄虫!发现雄虫!]
[启动SSS级防御措施!]
总之这是穿越到奇怪世界的第一天,
孟亦舟被绑架了。
【3】
孟亦舟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在一开始颠簸过后,他们似乎进入了什么隧道,平稳的几乎让孟亦舟以为他在地面上。
当然,不是。
不知道叫飞船还是叫战舰的东东会自动行驶,那个抓了他的人取下了头盔,脱去了身上那种很薄但看不出什么材质的战斗服吧?
底下是一个金发的,西方面孔的男人。
之前受了伤,正在他面前清理伤口。
他并没有绑着孟亦舟。
“hi?”
孟亦舟尝试着和他打招呼。
对方也和他说话:“&#&#%&%%&%&%&”
听不懂。
孟亦舟看着他嘴唇一张一合,不要说听懂他在说什么了,他只觉得像在听一堆乱码,听完云里雾里。
他应该也看出孟亦舟不懂,起身一边絮叨一边翻找什么,看着他拿过来一个很小很小的不知名材质的小圆片递给孟亦舟。
而孟亦舟拿在手里东看西看,这是啥。
对方看他不知道怎么用,直接上手替他戴上了,那个拇指大小的圆片好像有什么吸力一样,靠近耳后的皮肤就直接自动吸附住。
“你怎么小时候都没植入过吗?”
植入什么!?
这下孟亦舟终于能听懂那个男人说话了,这种像自带翻译一样的东西的确很神奇啊。
【4】
“你是雄虫?那你的精神力触手呢?放出来给我看看呗。”
那个金发的男人说着说着突然凑近在孟亦舟身上闻了闻,他恢复力可真好,明明之前还有伤,就看着他喝了一个什么药剂,伤口就快速恢复了。
“也没他们说的那么好闻嘛,难道因为我不是正常虫族所以闻不到吗?”
嘴上虽然这样说,但他整个人还是越靠越近,不停在他身上嗅着。
这时候他手上有块类似手表一样的东西亮了起来。孟亦舟看着他轻轻点开,一个立体的人像投影跳出来。
可能是他朋友什么的,毕竟他们一样的金发。
“怎么回事?不是跟你说了最近不要去招惹那帮疯子吗?你还不知道他们上个月死了一个雄子,正在气头上,本来就凶残,妈的,最近更凶了。”
“怎么还去抢他们东西?”
绑架孟亦舟的男人打断了他朋友的话。
“嘿,弗兰克,你看看我旁边的是什么。”
男人把通讯器的画面转了转。
对面的金发男人在看到孟亦舟以后同样震惊到合不上嘴,画面整整静止了十几秒。
“你确定是雄虫吗?不是一个长得有点像雄虫的亚雌?”对面的人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还是不太相信,
“你确定?确定?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当然是真的。”
孟亦舟正在凝神倾听他们的对话内容。
突然那个人把话头又对上自己。
“你一定是偷偷溜出来的吧?不然那帮家伙怎么会允许如此宝贵的雄虫出现在北区。”
“我想想看,根据上一次公开报告,统计别说雌虫,就是亚雌的数量都已经破亿了吧,但记录在册的雄虫有一千只吗?”
“都快濒危了,那帮家伙恨不得把所有雄虫全部严严实实的保护起来,可你身边居然没有护卫跟着,还孤零零一只虫?”
信息量太多,还夹杂着一些特殊词汇,还都是孟亦舟听不懂的,不过这也给他一个很深刻的认知。
刚才他们聊的什么星系什么坐标之类的。
他…还在地球吗?或者他还在银河系吗?
虽然外表和他很像人类,但是对方一定不是人类,哪有人类的恢复速度那么快的。
而且他说的那些又是什么意思啊?
他好像成了一个……保护动物?
一上战舰以后他就看到绑架他的绑匪在操作台那边一通操作说什么会暂时屏蔽掉追踪之类的,搞得多么神通广大一样。
孟亦舟还没来得及知道更多东西,他甚至连那个绑架他的男人的名字都不知道,他还没来得及和他说上一句话,就感觉到原本平稳的船身一阵剧烈晃动。
“靠!真难缠!这帮疯子这么快就追上来了!”
【5】
绑架他的男人叫加里麦克,这并不是他自己说的,是追过来的那群人叫出了他的名字,厉声勒令他赶紧放开雄虫,伤害雄虫是一等罪。
加里麦克看了看孟亦舟,小雄子不在状态,微微睁大眼睛显得有点懵的表情还挺可爱的。
“真舍不得,好不容易抢过来一个宝贝,真不舍得就这么放手…”
他受了伤只有一个人,又被包围了。
孟亦舟只觉得自己像极了一个皮球,从这个人的手里到那个人手里,他看着那个叫加里麦克的男人出去以后就再没回来。
再次见到生人,就是之前穿着制服的男人。
他在孟亦舟面前单膝下跪,轻声询问他是否受伤,孟亦舟摇摇头,他并没有受伤,相反和那个绑架犯相处得好像还可以?
这个类似警察一样的男人和他说,绑架他的是个从荒星出来的逃犯,去北区只是因为那儿的防守更松一点,想着能不能顺点东西。
听上去像是个小偷?
根据加里麦克那个朋友说的,雄虫本来就娇弱,再加上几百年以前发生了一个什么大事件导致雄虫几乎到了灭绝的程度…
虫星的科技水平已经发展到能够克隆基因,实现自主受孕,但雌虫的基因克隆出来的只会是雌虫。
没有雄虫安抚的雌虫会很痛苦,寿命短,也很容易陷入狂躁语'}嬉[|挣'-里期,为了繁衍只能多克隆。
而雄虫只有那么一点点,躁动的雌虫为了缓解没有雄虫安抚的焦虑,频繁在别的星系各种侵略。
虫族就这样成了很多星系闻之色变的存在。
这是一个解不开的死循环。
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他面前的男人小心递上自己的证件,上面依旧是孟亦舟看不懂的文字,不过他能认出应该是什么军官证之类的东西。
因为他听到了他的自我介绍。
“您好,雄虫小殿下,我是拉斐尔?诺亚,是帝国派来保护您的上将,这是我的证件,您可以查看一下。”
“请问殿下的星脑在哪呢,我们需要先登记一下殿下的证件号…”
对方好像是军人,出于对这个职业天然的敬畏,本来就心虚的孟亦舟只能局促的埋着头盯着自己脚上的来自地球的运动鞋。
“殿下的星脑是被抢走了吗?”
对方好像把他当成了什么易碎品一样,和他说话的时候单膝跪着,这样一来明明比自己高,但说话的时候却是仰视他的角度。
问两句话好像还怕吓到他一样,总是对他说别怕别怕。
“殿下您怎么会出现在北区?”
孟亦舟面对这一堆他根本回答不上来的问题。
社恐患者又开始发作,因为太过于紧张了,他觉得莫名的心悸以及胸闷气短。
可下一秒对面的人表现得比他还要痛苦。
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这样痛苦,不远处的几个人也纷纷看向这边,表情看的出来他们也一样的不适。
“殿下……放轻松,不要紧张,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伤害您的…”
怎么会突然这样,孟亦舟下意识想查看周围是否有人,是不是谁偷袭了,不然刚刚他可是亲眼看到这个男人多么的厉害。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我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作者有话要说:
设定上雄虫以前的比例还没这么悬殊,后面因为发生了事情,才导致锐减,成了保护动物一样的存在。
而雄虫的情绪会影响到雌虫,别说伤害雄虫了,雄子觉得痛的话,其他雌虫则会感受到加倍的痛。
[这算一种等级压制。]


第2章
【6】
孟亦舟以前不觉得自己矮,但从他莫名其妙到了这个地方以后就不这样觉得了。
一米七八的孟亦舟看了看他身边动辄一米八八一米九往上的高壮男人,嗯,他的确好矮。
他叹了口气。
孟亦舟一个和平时代生活的城里人哪里能有机会吃过什么苦?
虽然偶尔会健身,但他那种过家家的程度和一堆一看就日常在战场撕杀的男人相比起来,的确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
过去二十多年,孟亦舟可从来没有那么一刻会想到自己一个大男人有一天还可以用娇小这样的词语来形容。
随行的医生初步诊断孟亦舟身上并没有什么外伤,但因为孟亦舟的记忆缺失,也不排除精神或者心理方面的疾病。
他们怀疑孟亦舟之前遭遇了什么虐待或者不好的事情,当事人孟亦舟没吭声,看着他们做下了要带他主星医院进行全面体检的决定。
孟亦舟耷拉着眼皮,看着一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实际上却在暗戳戳记下他们谈话的每一个字,就算遇到不懂的词语也记着。
说不定后面就懂了呢。
可能是怕之前的军官们太凶会吓到孟亦舟,他们还叫了一个稍微看起来长相柔和点的男生过来陪孟亦舟说话。
他说他是亚雌。
亚雌。
孟亦舟之前好像也听到过这个词语。
这个自称亚雌的男生看上去就和孟亦舟一样,黑色头发棕色眼睛,很像黄种人,几乎让孟亦舟一看到他就有种在异国他乡终于见到老乡见到亲人一样的亲切感。
“我叫林蔷。”
第一次主动说出自己的名字:“孟亦舟。”
然后他就听着自己的名字在对方口中翻来覆去的念了好几遍以后,“舟,我叫你舟怎么样?你叫我林就好了。”
“好的。”孟亦舟在对方期待的眼神中叫出了他的名字,“林。”
“在的,殿下。”林蔷微笑的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