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正文
邪祟前男友找上门了-种树的喵

时间:2022-08-07 17:23:32


画皮无数偏执邪祟攻X甜软美人受
宁星阮回乡祭祖,无意间误入山腰别墅,第二天回村后却做起了旖旎怪梦
梦里,他与别墅那个面容昳丽的长发青年痴缠不休,极近亲昵。
接连怪梦后,在青年半哄半诱下,宁星阮稀里糊涂掉入温柔乡
然而,村民诡异的窃语,发小怜悯的目光,男友捂不热的体温让宁星阮日渐起疑
后来,他看到了男友那张被供奉在祠堂的牌位
极度恐惧下,他逃走了。
回到熟悉的都市,宁星阮本以为那半个月不堪的经历只是一场梦
然而镜中的影子,黑暗中冰凉的触感,桌子上莫名的水迹让宁星阮惶惶不可终日,最终决定寻求帮助
年轻的术师微笑着保证一定帮他驱了那邪祟
宁星阮乖乖换上术师为他准备的大红色衣服
躺在繁复的阵法中,红衣扣子被解开
毛笔画符,白皙的胸膛上点点朱砂绽开
迷蒙中,宁星阮似乎看到术师的瞳孔逐渐扭曲泛红
“大师,您的眼睛怎么红了?”
“因为高兴啊……我的宝贝。”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重生 甜文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星阮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猜猜谁是我
立意:生命只有一次,珍惜当下拥有的,才能展望更好的未来


第1章
“疼……”
带着惊惧的小声啜泣在安静的宿舍里响起,靠近阳台的床上,抱着被子缩成一团的青年紧闭着双眼,压抑着呜咽声,仿佛陷入了什么可怕而又无法脱身的困境中。
他面色苍白,精致的五官皱成一团,纤长如羽的眼睫上沾着些许湿气,更有泪珠顺着眼尾划入鬓角,耳边的鬓角一片湿漉漉。
鼻腔发出一声短促的抽泣,青年的睫毛颤动两下,终于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星阮,怎么了?”
正打算出门的室友轻手轻脚拿了包,听到抽泣声有些担忧问道。
“没事,做噩梦了。”宁星阮沙哑着声音道。
“……好吧,那我把灯打开,你起来喝点热水。”
轻微的咔哒声响起,昏暗的宿舍顿时亮了起来,紧接着便是门打开又关闭的声音,等人走后,周围又陷入了一片寂静。
窗外的小雨仍然淅沥沥地下着。
宁星阮呆呆地看着被雨滴模糊的窗户,几分钟后才察觉到露在被子外面的左脚一片冰凉,他轻轻缩回被窝,那股子凉意也被带了进来,久久暖不热。
他又做噩梦了。
梦里纷乱的场景他已经记不清,只记得老家那座破庙,阴沉的天空,以及一双骨节分明的手。
宁星阮揉揉太阳穴,起身倒了杯热水,水蒸气扑面带来些许温度,梦里挥之不去的窒息感才慢慢散去。
抬眼看着对面镜子里的自己,头发凌乱,面容憔悴,略显苍白的皮肤衬得两个黑眼圈越发显眼,整张脸都透着一股深深的疲惫。
宁星阮捏捏自己的脸,轻叹了口气。
论文导师的不断催促,以及一周前叔叔催他回老家的电话,让他压力大得噩梦不断,所幸昨天终于把论文搞定了。
从桌子上拿起手机,屏幕亮起后就跳出一条来自叔叔的未接电话。
宁星阮点开未接电话,犹豫了几秒,还是按了返回键,重新打开微信,给叔叔发了条消息。
手机很快就响起了铃声,宁星阮慢慢把手指移到接通键。
“喂,星阮,你买票了吗?”
叔叔似乎有些急,接通后立即问道。
宁星阮应了一声:“九点的票,下午一点多就到县里了。”
“两点啊……也行,我去接你。”
“不用,叔,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宁星阮赶紧婉拒道。
“都行,到时候看吧……星阮啊,你、你没事吧?我是说,路上小心点,别乱跑啊,我在家等你。”
叔叔欲言又止,嘱咐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宁星阮总觉得叔叔有话想说,但又想不出到底是什么事能让他这么纠结。
过了几分钟,叔叔又发来了一条嘱咐他好好照顾自己的消息,跟着发过来的还有一张照片,宁星阮看着照片里陌生又熟悉的老院子,忍不住咬着指甲皱起了眉头。院墙比他记忆里更破旧了。
把手机扔在一边,他躺倒在床上。
自从十二岁奶奶病逝,他被叔叔接到曲召市后,就再也没回过老家了。那个名叫泗水的小山村在他记忆里也逐渐模糊,大概是在那里并没有多少快乐的回忆,所以才对它毫无留恋吧。
小时候,奶奶并不喜欢他。
宁星阮记忆里,奶奶对他永远都是冷着脸,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从来都与和蔼、慈祥不沾边。
每次走进那个小院子,等待他的永远都是无尽的沉默,起初年幼的他还会缠着奶奶撒娇,后来一直得不到想要的回应,也就闭上了嘴。
明明住着两个人,院子里却永远都充斥着安静压抑的气氛。年复一年的沉默,让他后来吃了不少苦头才从孤僻自闭中走出来。
只是,奶奶终归是把他养大了。
也许前些年叔叔是怕影响他的学业才没让他回去,现在他论文完成了,实习时间也定在了六月份,是该回去给奶奶和父母扫墓上香了。
起身喝完保温杯里的热水,等身上暖气儿上来,宁星阮站起来蹦跶了几下,彻底把沉甸甸的情绪抛在脑后,开始收拾行李。
泗盘县地处南方,比曲召市要暖和,宁星阮挑了几套春装装进行李箱。鞋子晾在阳台的鞋架上,鞋架右侧的墙上挂着一面全身镜,他拿了鞋子,直起腰时,一道春雷闪过,他的目光瞟到全身镜,瞬间愣在原地。
就在闪电闪过的一瞬间,他似乎看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人”。
黑影低着头,紧贴着他的后背,散落的长发遮住了脸,落在他的肩头。
宽大且褴褛的袍子中伸出一只手,从他的左肩侧环过胸前,扣在他的右肩上。
影子环抱着他,姿势暧昧,像是情人间的亲昵,却让宁星阮仿佛跌入冰窟,血液瞬间凉透,无法动弹。
周围的声音逐渐远去,消失,宁星阮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失去了所有感知和意识,包括呼吸的本能。
闪电划过,白炽灯闪了一下,几瞬的黑暗后,灯再次亮起来。
哗啦啦的下雨声,宿舍楼下的喧哗声把宁星阮拉回了现实,他大口喘着气,忍着恐惧再看向镜子里,镜子里一切如常。
他有些虚脱地往后靠,触及冰冷坚硬的墙面,才感觉到心安。揉揉由于过度紧张有些跳疼的太阳穴,他自嘲地轻笑一声,。
原来是幻觉……噩梦做多了,自己都开始出现幻觉了。
他忽然对回老家这件事生出了点期待,也许脱离了熟悉的环境,没有压力就不会被噩梦困扰了。
整理好行李,室友林跃涛提着两人的早饭回来了,他看着宁星阮的行李箱低声问道:“走这么急?”
宁星阮苦笑:“家里一直催呢。”
不然他也不至于熬夜赶论文熬得头都要炸了。
吃了点东西,他提了行李箱要走时,却被林跃涛叫住,塞给他一个盒子。
“生日快乐,一路顺风,我还得去找导师改论文,就不送你了。”
宁星阮愣了一下,脸上绽出笑意:“谢了!”
告别室友,他提着行李箱出了宿舍。
——
九点,曲召市通往泗盘县的火车开动,宁星阮找到自己的位置,放好行李箱坐下后,打开了临走前林跃涛塞给他的盒子。
看到盒子里的东西,他沉默着涨红了脸。
领带,一小瓶威士忌,香水以及一盒……咳咳。
不用想就知道是陈临博那家伙干的好事。
拍照发在群里,他@了陈临博并用一个熊猫头表情包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香水他还能理解,那盒……那个是什么鬼!
“时尚男士成人礼盒,你值得拥有~”
陈临博发了个贱贱的表情包,还嫌不够,又发了条语音。
“懂的都懂,你迟早用得上,哥哥我这是提前给你备上了,有备无患嘛。”
宁星阮默默行使了群管理员的权力,把他给禁言了。
把盒子盖上,塞进背包里,许久之后,他脸上的热意才消退下去。
车厢里人不多,很安静,宁星阮买的临窗座位,阳光透过玻璃暖融融洒下来,他倚着靠背,逐渐起了困意。
带上耳机闭目养神,半梦半醒间他似乎闻到了一股很奇怪的味道,像是寺庙中焚香时的味道,夹杂着些许清冷的百合香,绵长幽远。
宁星阮闻着那股香气,眼皮越来越沉重,他心中闪过一丝疑虑,却被疲倦拉扯着睁不开眼睛。
陷入深睡眠之前,盒子里那瓶香水在他脑海中闪过……香水好像是叫冥府,这是冥府的味道吗……
熟睡中,耳边慢慢起了嘈杂声,时远时近,像是被慢放的电影台词,听不明确。
宁星阮心里烦躁,费力睁开眼睛,却“看”到眼前蒙了一层纱,“目”之所及,到处都是模糊一片。
车厢里仍然如同他睡着之前一样,零星坐着几个人,只是除了乘客,还有无数看不清形状的黑雾团,它们一层叠着一层,全都在朝他挤过来。
宁星阮心中骇然,他想开口求救,却发现自己动也动不了,而另外几个乘客像是看不到这些黑雾一样,毫无反应。
快逃!
心念一起,他的“目光”瞬间穿过层层黑影,看到了一座伏在枯草中的古旧祠堂。
祠堂里空荡荡,只有正对着门的主位摆着一把木椅,木椅上贴满了密密麻麻的黄符,符纸新旧交错,层层叠叠拖曳到地上。
阴风乍起,几张符纸散落,露出摆在椅子上的一块木牌,
宁星阮“看”过去,木牌斑驳陈旧,三个鲜红的新字迹深深镌刻在上面,透着一股阴森。
是他的名字。
一股阴冷萦绕上来,缠住他的指尖,慢慢爬上他的后背,最后贴在了他的颈侧。
宁星阮惊惧万分时,忽然听到尖锐的声音在耳边炸响,眼前的场景像烟雾一样蜿蜒消散,最后定格在木椅上那团隐约而巨大的灰色阴影上。
鸣笛声还在响,宁星阮猛然睁开眼,看着窗外飞快略过的风景,因受惊加速的心跳慢慢缓下来。
又是一场梦。
他摘下耳机,长舒了一口气,伸手摸摸额头,摸到一手冷汗。


第2章
随着鸣笛声,火车停在了经停站,停车后,陆续有人上来,车厢里慢慢热闹起来。
宁星阮打起精神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水顺着下巴滑落至脖颈,冰凉的感觉让他猛地打了个激灵,几个画面在脑海里闪过,等他仔细回想,却只有十分模糊的印象。
木椅……和牌位?是刚刚做梦梦到的?
有些茫然地对着镜子摸了一下脖子,宁星阮觉得自己好像忘了很重要的东西。
他不敢再睡,回到位置上随便吃了点东西,便拿着手机打发时间。
一路上火车又停了两次,车上的人上上下下,火车终于在两点半时停在了泗盘县火车站。
从火车站出来,宁星阮急匆匆赶到汽车站,刚好赶上最后一班途径泗水村的汽车,等坐上车,看着司机启动车子驶出车站,他才松了口气。
已经变得陌生的小县城让宁星阮有些恍惚,他随叔叔离开的时候,只记得泗盘县街道狭窄,到处都是低矮的小饭馆,凌乱密集的电线遮住了半边天空。
现在虽然说不上繁华,但街道宽阔,干净整洁。
总之,不是他记忆里的模样了。
出了泗盘县,路况变得有些颠簸,也许是近乡情怯,看着四周熟悉又陌生的环境,怀念感慨的同时,他竟生出了些许的紧张。
不过愁思也好,紧张也罢,很快就被胸口涌上来的不适感压了下去。
他晕车了。
慢慢靠在椅背上,宁星阮闭上眼睛调整着呼吸,胸腹处的烧灼仍然不住往上翻涌。
他试图想点别的事情转移注意力,脑子里闪过乱七八糟的回忆,也许是注意力转移大法真的起了作用,晕车的不适感逐渐变小,胡思乱想间,他再次陷入了昏沉困乏中。
昏昏沉沉间,左手边有凉风流动,驱散了车厢里的闷热以及皮质椅套散发的异味儿。
宁星阮不由自主地朝左边倾斜,最终落入一片清凉之中,有什么冰凉柔软的东西贴着他的后颈和额头,晕车带来的不适感瞬间退去。
清爽舒适的感觉让宁星阮越发想要靠近那股清凉的源头,潜意识促使他不断朝左边椅蹭,直到每一寸肌肤都被冰凉的气息附着,他才轻哼着叹了口气,在舒适的环境下彻底放松下来。
青年慢慢趴倒在旁边的座位上,头深深埋在双臂间,露出雪白的后颈,他垂下来的手轻轻颤抖着,鼻子发出微弱的哼声。
不知过了多久,他轻轻挣扎了一下,露出了埋在臂间的脸。
因晕车变得惨白的脸此时微微发红,额头鼻尖泛出小小的汗珠,头发汗津津地贴在额头和脸颊两边。
他轻轻皱着眉头,表情惊恐,随着面色越发潮红,他呼吸也逐渐变得急促沉重。
最终一声短促的叫喊,他慢慢睁开了眼睛。
看着车厢顶部,宁星阮大口呼吸着略带异味儿的空气,手脚瘫软,竟一时起不了身。
他做了一个梦,和以往醒来后记忆就会迅速模糊的噩梦不同,这次梦里的场景就如同真实经历一样,清晰地印在他的脑海里。
梦里黑色的雾铺天盖地的涌过来,他看到黑雾从他的领口,袖口和裤脚处钻进来,紧贴着他的皮肤,阴冷、滑腻,宁星阮甚至能感觉到,黑雾在自己皮肤上缓缓滑动。
皮肤上似乎还残留着被湿冷的东西滑过的感觉,他轻轻搓了搓手臂,眉间忧虑不散。
摇摇晃晃两个小时候后,宁星阮拖着行李箱站在了在通往泗水村的岔路口。
直到看见在路口朝他招手的叔叔,一刹那间,一直漂浮的情绪才像是终于落到了实地。
“叔,我自己知道路的,你在这等多久了?”宁星阮眉间挂上了笑意。
宁阳平扔了手里的烟头顺脚踩灭,走过来硬是接了宁星阮的行李箱道:“闲着也是闲着,就过来看看,刚溜达到这你就下车了。”
宁星阮知道叔叔肯定早就等在这里了,他心中划过一丝暖流,也不再客气,应了一句便乖巧地跟在宁平阳身后往村子里走去。
“村里为什么现在要祭祖?离清明节还有小半个月呢。”宁星阮疑惑道,他记得小时候村里都是清明节和中元节祭祖,而且清明节扫坟上香,中元节才会有很隆重的祭祖拜山仪式。
宁平阳摇摇头:“这里头的门门道道我也没明白,你四爷死命催着让回来,说是什么村里风水变了,要迁坟,不然祖宗怪罪下来孩子们要遭殃。”
“要不是迁坟的事儿,你也不用跑这一趟了。你四爷神神叨叨,念叨得我头疼,你跟你弟都还小,这种事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宁星阮愣了一下,顿时明白了昨天电话叔叔说话为什么奇奇怪怪了。
泗水村老人多,老一辈对祖上传下来的规矩习俗有种近乎偏执的重视,他们执拗地遵守着一些外人看来十分诡异的风俗,并严格要求子孙辈们跟着照做。
所以泗水村很难留住年轻人,一代又一代,外面在飞速发展,年轻人慢慢搬离,这个小村子像是自我流放一样,从来不向外迈出一步。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暮色四起,不知何时周围慢慢起了雾气,不远处坐落在山谷中的泗水村被雾气笼罩,村子里的房屋树木影影绰绰,多了几分朦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