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正文
渣了豪门大佬后我跑了-二毛

时间:2022-08-07 18:04:43


前世,白露晞撞见男友劈腿,捉奸在床。
果断分手后,却意外丢了性命。再次醒来,结果回到了4年前。
应了朋友的邀请去酒吧散心,结果不小心喝醉,撩了一个不好惹的男人。
第二天,白露晞看着身边的男人无比头疼。
思索再三,掏出口袋里仅存的五百块,并留了一张字条,跑了。
不好惹的男人醒来后看到字条,气笑了。
——
白露晞觉得这一世的人生有点玄幻。
比如他不是被人遗弃的孩子,相反,他的爸爸是全国首富。
他哥哥是科技大佬。
他姐姐是影后。
他弟弟是渣男白月光,同校人气校草。
他男友,更牛逼,全世界首富,还帅得一批。
然后他们的目标是把白露晞给宠上天。
白露晞:别问,问就是什么都不知道。
阅读指南:
1v1,双洁,有狗血,有副cp,甜文。逻辑废,文笔不好,如果不喜欢,可以不看,谢谢谅解。另外,经常会有红包掉落,随机,看二毛心情。


第01章 捉奸在床
死亡来临之际,白露晞心情莫名平静。
就是有点遗憾,应该多给那孙子两脚的。
都说人类将死时,都会搞一回走马灯。
白露晞难免也是。
只是他的故事不怎么感人,相反还挺狗血的。
出生就被抛弃,然后被一对老岛民给捡到,领养长大。
一家人生活虽贫困,但也挺和谐幸福。
遗憾的是,老岛民夫妇俩捡到白露晞时已经六十多岁了。
年纪越大,毛病越多,白露晞21岁时,夫妇俩给他留下存了一辈子的积蓄后,就先后去世,徒留他一人。
当时他刚上大二,心态再好性格再乐观,一时半会也难以接受。
也就是那时,周易辉出现在他生命中。
白露晞长得好看,性格又好,在学校算是一枚小校草,喜欢他的男女不少,只是白露晞很低调,不太管恋爱那些。
周易辉与他同级,足球部队长,高大帅气,在学校很受欢迎,也算是风云人物。
据说他对白露晞是一见钟情。
白露晞那阵子因父母的去世,心情不佳,周易辉便各种嘘寒问暖,逗白露晞开心。
白露晞当时虽没心思谈恋爱,但周易辉的这些举动,确实给了他很大温暖。
所以,在大三周易辉再次跟白露晞告白后,白露晞同意了。
而这一交往,便是三年。
大学毕业后,他开了一家很小的宠物诊所。
周易辉家庭条件不错,毕业后就在自己家公司实习。
在一起三年,两人感情生活虽平淡,但也幸福。
起码白露晞是这样想的。
但周易辉不是,现实也不是。
三周年纪念日这天,白露晞提前结束工作,打算回家好好准备一下,给周易辉一个惊喜。
结果一开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地板上各种凌乱不堪的衣服。
白露晞还带着笑意的脸,慢慢沉了下来。
他的身体僵直得就像块木头,一动不动。
淫言秽语像一把小刀,透过耳膜直接刺中心脏,带来一阵阵疼痛。
站在原地听了差不多一分钟后,白露晞终于有了动静,低头瞥了怀里的玫瑰一眼,嘴角一勾。
悲哀而讽刺。
他把玫瑰丢在一旁,去厕所拿了拖把,用马桶水弄湿,然后拿出手机打开录像,推开卧室门,开始录像。
“啊!”
里面激情酣战的人终于注意到他,连忙分开,一个用被子捂住自己,一个手忙脚乱地套衣服。
周易辉脸上带着尴尬和惊慌:“小晞,你、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白露晞面无表情:“不早点回来怎么知道你给我准备了一片草原。”
还绿得发光。
周易辉被他看得有些心虚,莫名觉得这时候的白露晞不太好惹,讨好似地道歉:“小晞,我错了,你别生气,别生气。”
他想碰白露晞,白露晞厌恶地用拖把抵着:“别,我嫌脏。”
周易辉脸色一僵。
床上的男子见到嗤笑一声:“周易辉,你跟他解释什么?我们早就在一起了,何必再跟他这么假惺惺?”
他嘲讽地看着白露晞:“自己管不住男人,还怪别人?你以为周易辉前段时间真是去出差?他骗你的,他那时天天跟我在一起,他早就厌烦你了,谁让你一年到头都端着。”
白露晞眼神冷了几分,他看向周易辉:“这就是你绿我的理由?”
他并不是没有感觉到周易辉最近变得有些奇怪,只是他觉得怀疑和不信任对之间的感情不好,便把疑惑压了下来。
只是没想到,自己的真心和信任喂了狗。
周易辉见事情已败露,觉得也没什么好辩解的,便咬牙道:“是!”
“但这一切都是你有错在先!”周易辉理直气壮道,“小晞,你扣心自问,你是真的喜欢我吗?在一起三年多,你都不让我碰过几回,我一开始以为你是害羞,所以一直在忍,想着我们感情变深了,你会更加信任我。可是呢!你还是这样!我看在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
他将一切过错和原因都推给白露晞,并且认为错的不是自己,而是白露晞。
白露晞被他毫不知耻的话给惊讶到了,像是第一天认识这个交往三年的男人,眼睛微微睁大:“所以你觉得,你劈腿了是我的错?”
周易辉没有说话,但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白露晞冷笑,忽然拿起拖把抡了过去:“我可去你M的吧!你个孙子!”
出生以来,从未爆过粗口的乖乖仔,今天被气得破例了。
“劈腿了还有脸说自己没错,把罪都怪在别人身上,周易辉我之前怎么都没发现你怎么能呢!”
白露晞气不过,拿着拖把拼命揍渣男:“你要是好好承认劈腿,我还不会说你什么,大不了一拍而散,结果你却说都是我的错?周易辉你恶不恶心?你个lj!”
周易辉也没想到白露晞竟然会动手,印象中白露晞很乖巧温柔,哪有像现在这般可怕。
白露晞打得很狠,周易辉痛得直叫,更让他觉得窒息的是拖把上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
床上的男子见状脸色一变:“白露晞,你在干什么!”
他刚想下来帮周易辉,却被白露晞的眼神冻在原地:“你若是敢再动一步,老子连你都揍。”
挥了挥散发着窒息味道的拖把。
那男子:……
白露晞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怕了?
白露晞冷笑,丢了拖把,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犹如烂泥般的男人,“分手吧,我就当那三年喂了狗,但你们以后最好别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就让全网都欣赏一下你们的激情戏码。”
男子和周易辉脸色一变,突然想起了刚才白露晞是拍了视频的。
如今网络发达,倘若这视频真的被发出去了……
“小晞,别!我——唔!”
白露晞已经不想听他废话,狠狠踹了周易辉大腿中间一脚后,就再也没管这两人转身离去。
出了公寓后,白露晞随便找了个饭馆,化悲愤为食量,大吃了一顿,郁闷的心情终于好多了。
去他么的恋爱!
去他么的周易辉!
以后再谈恋爱他白露晞就是狗!
白小晞在心里默默发完誓,出饭馆门准备找个酒店将就一晚时,就看到一只黑色的小猫躺在马路中间。
白露晞眉头一皱,赶紧跑上前把猫抱起来,走到马路对面。
小猫腿受伤了,白露晞正想把猫带回诊所检查时,一道尖锐的鸣笛声在耳朵响起。
白露晞莫名心一跳,转过头,就看到一辆失控的大货车朝着自己撞过来。
白露晞根本躲避不及,在被撞的最后一刻,他下意识地背过身,用怀抱护着小猫。
下一秒,巨大的撞击声响起,伴随着路人的惊叫声,白露晞倒在了地上。
……
走马灯播放完,白露晞意识越来越模糊。
怀中小东西动了动,拖着受伤的腿,慢慢走到白露晞脑袋边,一下一下地舔着白露晞的脸,发出一声声悲伤哀戚的猫叫。
白露晞有些触动,想摸摸小猫,却怎么也抬不起手。
寒冷的冬天,大雪纷飞。
被雪盖住的大道上,年轻人鲜艳刺眼的血,逐渐把雪染红……


第02章 重来一次
“老白,老白,老白!”
白露晞猛地睁开眼,车祸前的一幕幕闪烁在眼前,只觉太阳穴一阵阵刺痛。
木景华担忧地看着他:“你没事吧?难不成是昨晚看的贞子小姐姐去找你了?”
白露晞回神,“阿花?”他皱起眉,看着好友神色有些迟疑,“你怎么变嫩了?”
“是阿华不是阿花!华!OK?!”
日常纠正这个俗到透顶的称呼,木景华翻了个白眼,“还有什么叫变嫩了?说得我好像七老八十似的,老子一直都是帅气凌人的A大畜牧系系草好吗!小老弟你怎么回事?咋一晚上就变得这么不可爱,难不成真是被贞子姑娘给吓傻了?”
他伸手给白露晞探探温,白露晞也从他的话中发现了端倪,不理会木景华的打趣,坐起身,环顾四周后,脸上浮现惊讶:“宿舍?”
他不是死了吗?
怎么会在学校宿舍呢?
这是梦?还是他死了是个梦?
白露晞嘶了一声,只觉得头痛欲裂。
“老白?!”木景华见状,脸色大变,“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算了算了,我先带你去校医室看看吧。”
木景华扶着他起来,一起去了校医室。
……
白露晞脸色苍白,躺在校医室的病床上,对木景华说,“抱歉,让你担心了。”
“害,自家兄弟说这些东西干嘛。”木景华摆摆手,不以为然。
他和白露晞从初中就认识了,感情甚好,都把对方当亲兄弟对待。
校医拿着检查单走过来说,“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没休息好,贫血引起的头痛,吊个水回去好好睡一觉就行了。”
白露晞对校医笑了笑,“好的,谢谢老师,麻烦了。”
校医是个女老师,对他这种好看性格又好的学生感官很好,便多嘱咐了一句,“回去记得好好吃饭休息,三餐规律,别仗着年轻就瞎折腾,不然搞坏了身体你以后就得哭。”
白露晞乖巧点头:“嗯嗯。”
“行了,你先睡一觉吧,吊水还要一会儿。”
校医说完,就走了。
木景华听了校医的话,也有点懊恼,“嗐,怪我,昨天就不应该拉着你半夜看恐怖电影的,不好意思啊老白。”
白露晞摇头,“不关你的事,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就是偶然而已。你去上课吧,今天你不是有宁教授的选修课吗?”
“我去!差点忘了!”木景华一拍脑袋,“行,那我先去上课了,那老头的课可不能迟到,啰嗦得要死,你吊完给我发个信息啊,我到时候来接你,想吃什么也发信息给我。”
白露晞点头,看着他匆匆忙忙离开,才如释重负地躺了下来。
看着病床上旁边的台历,慢慢闭上了眼睛。
没想到,他真的重生了。
还回到了四年前,他父母刚去世的那段时间。
父母走后,他状态低迷,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木景华也是见他心情不好,才拉着他一起看两人都喜欢的恐怖电影。
要是能回到更以前的日子就好了。
不管是五年前六年前还是十年前,能让他再见一下父母,就好了……
到头来,他还是一个人。
白露晞抬起手,遮住了眼睛。
——
————
吊完水后,白露晞没有让木景华来接,自己回了宿舍。
S大的学生宿舍是四人室,环境很好,该有的配置都有,床采用的是下面学习桌上面睡铺,非常宽敞,不过是混搭。
除了畜牧系的白露晞和木景华外,还有计算机系的赵明,金融系的李华。
赵明今天下午没事,躺在宿舍玩游戏,看到白露晞回来随口打了个招呼,“老四,回来啦。”
大学宿舍都喜欢排名,四个人中,李华最大,然后是赵明,木景华,白露晞最小。
加上白露晞性格好,偶尔呆呆的,所以其他三人都比较照顾他。
“二哥。”白露晞看到赵明,不由得心一酸,眼一热。
上辈子他们大四的时候,赵明的弟弟不小心惹了黑道上的人,打电话让赵明去赎人,还狮子大开口,一要就是三百万,赵明本身就是普通家庭,根本给不出这么多钱,最后被那些流氓给打断了双腿。
因为这个原因,赵明一度低迷,整个人变得非常颓废阴郁,后来一次外出中,不小心发生了车祸,当场死亡。
如今再看到活泼乱跳、阳光开朗,对他一直很照顾的赵明,白露晞不由得鼻头一酸。
“咋、咋的了?”赵明刚赢了一局,心情正舒爽,没想到一抬头,就看到自家老四眼睛红红一副要哭的模样,顿时慌了。
连忙丢下手机,快步走到白露晞身边,手足无措地安慰,“是哪里不舒服吗,还是哪里不开心啊?哎呀,老四,别急啊,你先跟二哥说是咋回事,你这个样子二哥很担心啊。”
赵明着急,余光瞥见白露晞手里拿着的药袋,眼睛不禁睁大,一个可怕的想法出现在他脑中,“老二,难不成……你得绝症了?”
白露晞哭笑不得,恰好这时,宿舍的门从外面被打开,“我们回来啦。”
拎着饭盒的木景华和李华一同走了进来,就看到赵明表情焦急,而白露晞眼眶微红。
“赵小明!”
木景华啪地一下关上门,气汹汹道:“你他妈是不是欺负老白了!!”
李华也是一脸看罪人的目光:“老二,你怎么回事?”
堪比窦娥冤的赵明:“……”
“我冤枉啊!!”
解释的分割线——
白露晞不太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所以不是二哥的错,我就是这几天心情不好,一下子收不住,现在好多了,真的。”
“嗐,吓死我。”木景华松了口气,“我差点要对小明同志亮出我珍藏已久的意大利大炮了呢。”
“阿花同志,再次郑重地提醒你,请不要叫我小明,叫我二哥。”赵明从后面勒住木景华的脖子,“不然,小心我大义灭亲,灭了你这个不肖子孙!”
“呸!”木景华誓死不从,“你先把阿花给改了!”
“阿花多可爱,多适合你,别不识好歹,阿花。”
“小明也挺适合你的,是吧,小明?”
对于这两人的打闹,李华和白露晞早已习以为常,作为706宿舍大家长、一向成熟稳重的李华,承担起了关心幼弟的责任。
“确定没事吗?”他仔细观察了一下白露晞的脸色,“要不要再请两天假休息一下,我记得你们系最近没什么重要的课吧。”
他们三人都知道白露晞父母去世的事,所以最近都很小心翼翼,唯恐让白露晞伤心。
“不用了。”白露晞笑了笑,“以前我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虽然还是有些难过,但我会向前看的,毕竟他们的愿望也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