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正文
我家保镖资产过亿[重生]-混元三喜

时间:2022-08-07 18:05:23


糙汉大佬攻x白嫩少爷受
.
姜糯死了才知道,自己是一部狗血文里的炮灰男配,被主角渣男欺骗,下场很惨。
一朝重生,他果断与渣男分手,竟然提前遇到了渣男后来最强有力的金大腿。
金大腿现在才19岁,正在工地干活,打着赤膊,晒得黝黑,抬起装满红砖的手推车时,因用力而鼓胀的肌肉清晰可见。
少年高大精壮,像只粗粝的大型猛兽,怎么也和日后那个资产过亿、老谋深算的儒商搭不上边儿。
姜糯压下震惊,试着挖墙脚:“你好,我想高薪聘请你…做保镖,请问有兴趣吗?”
高大的少年愣住,只觉眼前矜贵白皙的少爷漂亮得晃眼,跟自己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麦色的脸涨得通红,连问题都没听清,就说:“好。”
姜糯高兴地握住他的手。
姜糯还从来没握过这样粗糙的手,毕竟连平时摸的狗都有专人把毛发打理得油光水滑。
后来,姜糯才知道,这个人可不止手粗。
多年后,商界大佬回到家,扯松领带,走进卧室看见床上的漂亮男人,卸下对外人而言的冷漠,眸底染上宠溺:“我回来了。”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超甜】糙汉攻&少爷受
立意:努力拼搏,重获幸福人生
vip强推奖章
姜糯在经历破产后重生,痛定思痛,决定振兴姜氏集团。重生归来第一步就是和偷他股份的渣男分手,结果遇到了渣男后来最有力的金大腿顾总。顾总这时候还是个在工地卖力气的穷小子,姜糯聘任他为保镖,两人互相扶持,对抗公司里的顽固派、设计报复渣男、带领公司蒸蒸日上……两人并肩奋斗,互生情愫。本文叙事流畅,人物形象塑造鲜明,文笔成熟凝练,情节紧凑不拖沓,感情描写尤其细腻,张力十足,伏笔环环相扣,读起来让人大呼过瘾,把年轻人打拼事业的意气风发,克服困难永不言败的积极美好,以及酸酸甜甜的互相暗恋,表达得淋漓尽致,让人动容,是一篇难得一见的感情与剧情俱佳的佳作。


第1章
八月盛夏,燕林市下火似的热,戴黄色安全帽的工人们个个晒得黝黑冒油,而包裹着绿色安全网的脚手架外,则是另一个世界。
姜氏集团总裁办公室的冷气开得正好,会客区加长的沙发上,两个年轻人正在对峙,咖啡洒了一地。
24岁的丁凭舟捂着脸,不可置信地说:“姜糯,你干嘛打我?”
刚才气势汹汹扇人嘴巴的男生,却比被打的还震惊,“你疼吗?这……不是梦?”
姜糯豁然起身,脚步匆匆地绕过书架,打开休息室的门。老姜总附庸风雅,书架上的书都是摆设,休息室内的穿衣镜倒是上好的黄花梨。
雕花镜中赫然映出一张年轻俊秀的脸。
黑发雪肤,唇红齿白,满满青春气息,姜少爷愣了愣,便开始解衬衫扣子。
姜糯人如其名,白得像个糯米团子,雾蓝色的衬衫领口被拽下,立即露出大片雪白的肩膀。
目之所及,尽是光洁细嫩,没有一丝瑕疵,他聚精会神地检查自己,完全没发现追过来的丁凭舟,以及对方颜色变幻的脸——怒容渐消,又慢慢涨红。
姜少爷深吸一口气,挽起袖子,咬牙狠掐了自己一把。
疼!
所以不是梦!
这么说,他真的回来了,回到了十年前。
这时候他还年轻,只有19岁,没有为丁凭舟挡刀留下的伤疤,也没有为了不被丁凭舟嫌弃、而在伤疤处纹下的纹身,他自然也还没破产。
一切都还来得及。

上辈子,也是这一年,姜父突然急病,姜糯临危受命,接手了公司,但他一个半大孩子,什么都不懂,多亏丁凭舟动用自家资源帮忙,帮着打理公司、镇压那些蠢蠢欲动的高管和股东。
姜糯比丁凭舟小5岁,从小就小尾巴似的黏着他,后来家里遭逢变故,友情也跟着变了质,姜少爷是认准一个人,就掏心掏肺对他好的性子。早些年燕林市民风彪悍,为着争夺利益,有人不惜对他们下狠手,就是他奋不顾身挡在丁凭舟前边。
要知道,姜少爷娇气得很,手指划破个口子都恨不得叫120,那次,却留下一条深可见骨的伤,险些没了命,丁凭舟感动得鼻涕一把泪一把。
然而,他后来还是出轨了,在两人并肩奋斗的第十个年头,还顺手挖空了公司,29岁的姜糯,一夜之间失去伴侣和财产。
大约姜少爷是真富贵命,破产之后,还没过上一天穷日子,就先一步重生了。
彻底醒来之前,姜糯做了好长好久的“梦”,窥见一些真相:这个世界原本是本在晋江文学城连载的小说《万人迷之躺赢人生》,丁凭舟的出轨对象就是小说的主角受,而他也不过是主角受的舔狗之一罢了,最后他非但没得到主角受,还险些被醋精正牌主角攻搞破产,多亏神秘金大腿顾江阔出手,才保住公司,落得个孤独终老的下场。
看完全文,姜糯很想笑。
他和丁凭舟的人生,不过都是一场笑话。
倘若能重来……
.
“姜糯!你在做什么?”
姜少爷回过神,才发现,丁凭舟不知什么时候也进了休息室,见他那张脸红得夸张,姜糯不由得有些震惊:我力气那么大吗?一巴掌把人扇成这样?
“没什么,就想起一些事。”他整理好衣服,边扣扣子,边轻描淡写道。
可丁凭舟视线还粘在姜糯裸露的左小臂上。
虽说姜氏集团如今风雨飘摇,可姜少爷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没受过一天苦,一个男孩子被养得比豌豆公主还娇嫩,一弯小臂,羊脂玉似的修长白皙,上面还残留着刚刚被他自己掐出的红痕。
丁凭舟轻咳一声,“你刚才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没有。”姜糯随口道。
可丁凭舟竟然急了,一把捉住他的左手,“你再说一遍?”
姜糯皱起眉,瞪向他:“放手。”
姜少爷双眼皮很深,睫毛又长又浓密,眼珠漆黑澄明,有股清澈纯然的幼齿感,可此时眼神里带着一丝与年龄不符的压迫,与少年人的鲜嫩皮相结合,令整个人充满矛盾的性感。
丁凭舟心头一热,脱口:“你分明刚刚说喜欢我,怎么不认账了?”
“……”姜糯想起来了,在给丁凭舟一个大比兜之前,自己原本好像是要表白的。
这就有趣了。
还记得上辈子,他第一次——也就是今天——对丁凭舟表白时,是被拒绝的。
丁凭舟很喜欢搞暧昧,却不敢真掺和进姜氏的烂事里,还是他事后回家说起,丁家长辈觉得姜氏虽乱,却也是趁虚而入的好机会,才有了后来丁家帮助姜糯稳定公司的事。
他们的投资也没错,最终,姜氏真的姓了丁。
可现在,丁凭舟怎么早早改了态度?是自己重生产生的蝴蝶效应吗?但自己也没做什么,刚刚还打了他一巴掌,莫非丁凭舟天生犯贱?
姜糯挑眉,意味深长道:“是啊,我不认账了。”
“?”丁凭舟愣住,姜糯懒得跟他掰扯,拨通内线电话,叫了保安。
直到被两个保安一左一右架住,丁凭舟才意识到他是来真的,怒骂道:“姜糯,你够了!耍少爷脾气也要有底线吧?”
这情形太熟悉,让姜糯想起上一世。34岁的丁凭舟有些发福,表情狰狞:“姜糯,我受够你的少爷脾气了!难道人不能变吗?当初我喜欢你是真的,可现在我爱上了别人!也是真的。”
“没有我,你一个人怎么撑得起姜氏?我奔波了这么多年,付出了那么多,姜氏早该姓丁了,我只是拿回我应得的。”
上一世的老丁和眼前的青年面容渐渐重合,姜糯怒从心头起,借着对方被保安架住的姿势,狠狠一拳砸向他的鼻子!

丁凭舟被拖出总裁办公室时,放了什么狠话,姜糯一点没在意,也没因为一时冲动打了他而后悔,如果说后悔,他只后悔自己没有好好锻炼,力气不够大,那一拳并没打烂那人渣的鼻子,反倒打得自己手疼。
姜糯坐到父亲的真皮老板椅里,一边慢慢地揉手,一边看着办公桌上的日历,陷入沉思:现在是十年前,父亲的病情刚恶化,很多事情也都没发生,一切都可以重来。
不过,倚老卖老的高管、见风使舵的合作伙伴、成事不足的猪队友……都需要解决,姜糯翻出一个笔记本电脑,条分缕析地将问题列出来。
做完这些,他又开始回忆这个世界的剧情——主角受的爱恨情仇他不关心,姜糯只想把未来若干年的投资风向、风口行业、相关政策等等……趁现在记得住赶紧记下来。
而提到剧情,姜糯就不由得想起一个人:后来横空出世帮了丁凭舟的那位大佬顾江阔。
在《万人迷之躺赢人生》这本爱情小说里,顾江阔虽然不是主角,却是扫地僧一般最厉害的存在,西装革履的儒商,却在黑白两道都吃得开,30出头的年纪,就成了商界大亨,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发的家。
只知道这人行事低调,从不沾花惹草,和感情线完全绝缘。
这么逆天的存在,竟没有跟万人迷主角受擦出火花,显然是个bug。大约是为了填补这个bug,文中带过一笔:“顾江阔年少时,在一次争斗中,意外伤到了重要器官,从此无法人道。”
……就挺惨的。

五百米外的建筑工地上。
顾江阔打着赤膊,飞速而稳健地将红砖搬到推车上,不一会儿,手推车就堆得满满登登,一车足足比旁人多了一半。
他身形高大,步履如飞,在一群农民工里鹤立鸡群。
“就是他,怎么样?”工头大叔指着顾江阔,“看那一身腱子肉,身体壮,力气大,一拳头下去,说不好能把人打死,而且特别缺钱,听说考上大学了都没去念,反而在这里打工。”
“行啊,那把他叫过来吧。”一混混模样的黄毛说。
天气实在是热,顾江阔赶过来时,一头的热汗已经流到脸颊,嘴唇却因缺水起皮了,张口时嗓音有些干哑:“什么事?”
黄毛仰起脖子,高兴地拍了下顾江阔结实的臂膀:“嘿,哥们儿不错!真够壮的,有一米九吗?”
哪知顾江阔没接茬儿,居高临下地淡淡说:“有事说事。”
工地不算工时,只看工作量,搬多少砖,拿多少钱,要不是工头叫他,顾江阔才不会耽误工夫跟这儿废话。
“行,”黄毛说,“挺拽。”
“不过我们就找你这样儿的,有个活儿,敢不敢干?去一次就给这个数,比搬砖可赚得多了。”黄毛比了个手势。
顾江阔看了眼一旁的工头大叔,问:“什么活?”
黄毛:“收账,不过对方出手挺狠,专攻别人下三路,风险也大,我们人手不够,这才临时找外援。”
果然,听着就不是什么正经工作,不过报酬太丰厚了,对于现在的顾江阔来说,太诱人了。
见顾江阔犹豫,工头大叔低声说:“小顾,这事儿挺危险的,你好好想想。不过钱的问题可以放心,只要干,就能拿到报酬——雇你的是姜氏集团,有保障的。听说对方是老赖,欠着集团的钱,不知怎么倒腾的,法院也没办法判,这才……”
“扯这么多干什么?”黄毛不满道,“这事儿别往外瞎说,干就干,不干就——”
“我干。”顾江阔沉沉出声,“给钱就行。”


第2章
姜糯料理好公司的事,就马不停蹄地赶往医院,宾利驶出地库,转过一个路口,就是工地,绿色安全网将飞扬的尘土勉强裹住,却拦不住噪音。
司机怕自家少爷嫌烦,忙解释:“上高架只能走这条路,因为施工,另一条封掉了。”
“对,金创大厦正在改建。”
这栋大厦姜糯有印象,是典型的高开低走,从拍下地皮起,地产商就高调宣传这会是燕林市地标,还没建成,商铺就被抢购一空,可惜后来城市规划改变,附近所有购物中心都赔得血本无归。
如果能诱导丁家在这里多多投资,应该会很有趣吧,姜糯透过玻璃望过去,若有所思间,就感到一片阴影落下,正好挡住他的视线。
原来是个同样等红灯的年轻工人——他背心上还沾着水泥点子,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肩宽背阔,遮挡力很强。
从姜糯的角度,只能看到他手臂上流畅的肌肉线条,被阳光晒得发烫反光,煞是好看。
姜糯一阵羡慕,下意识低头看向自己的胳膊,顿感一阵自取其辱。恰好变灯,车子启动,姜少爷顺势悻悻地靠回椅背上,干脆开始闭目养神,转眼就忘了那个高大的民工。
.
到了医院,姜糯才想起来,ICU不准探视,他只得隔着玻璃远远地看一眼,还在门外碰到了自家同父异母的弟弟姜粟。
姜粟被抓包,斗鸡似的梗着脖子,一副准备跟姜糯干架的模样,“我就过来看爸了!怎么样?只准你看,不准我看?我也是姜家的儿子!”
姜糯:“……”
他想起来了,上辈子,父亲突然病重,趁着清醒时,只见了姜糯一个,把公司托付给他,还以书面形式转让了股权,这让姜粟母子非常不安,总觉得大哥暗地里侵占了他们的财产,即便姜糯后来在姜粟成年时,按着父亲的嘱托,将代管的财产归还给他。
可惜这对母子没什么经商头脑,几年就因投资失败变卖了股权,让姜糯更看不上他们,可两兄弟斗了将近十年,临了姜糯被丁凭舟算计的时候,这个他一向看不上的弟弟却为他出头,狠狠揍了姓丁的一顿——不管为他出头,还是为姜家出头,血浓于水这四个字还是有道理的。
再后来,姜粟别别扭扭地上门,生硬地表示可以收留姜糯。
不过姜糯突然重生,倒没真享用上弟弟的好意。
“怎么不说话?你心虚了?”姜粟打断了他的回忆。
“没什么,你来看爸是应该的。”姜糯说着,还拍了拍姜粟的肩,15岁的少年发育很好,已经快跟他差不多高了。“偷偷溜出来的吧?看完就回学校,别耽误上课,我让司机送你。”
记得这一年,学校还能明目张胆地组织假期补课。
姜粟:“?”
他哥这是怎么了?按理来说不应该跟他大吵一架吗?他那个弱不禁风的哥,白比他大四岁,从小就打不过他,而且特别阴险,每次打不过就跟爸告状,导致老爸没少罚他……后来长大了,更刻薄,逮住机会就对他言语攻击,今天怎么突然关心他了?
“你别假惺惺!我才不坐你的车。”姜粟战术性拒绝。
念在这小子上辈子对他的好,姜糯耐着性子说:“医院离你学校二十公里,这里又不好打车。”
“那我倒公交回去!”
“你说什么傻话?”姜糯真的生出火气,不容拒绝道,“现在就让老刘上来接你。”
老刘就是老姜总的司机,现在也一并继承给姜糯。
若是平时,姜粟一定要怼一句“公交车怎么不能坐人了”,再就他哥那种骄奢淫逸的少爷做派好好批评一番,可今日,他竟怼不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