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正文
天才医生穿书后每天都在崩人设-雾生骨相

时间:2022-08-07 18:05:43


一睁眼丁斯辰穿书了,成了废柴逆袭升级爽文中的炮灰!
原著剧情,炮灰为了得到大反派的爱,三番五次帮着大反派对付男主,一手策划害死男主父母的车祸、分离男主和妹妹的绑架,还带头暴揍男主,最后不但没有感动大反派,还被大反派担心泄露自己的秘密派人干掉。
要命的是,穿来的时候他被大反派命令狠狠揍被五花大绑的男主,他还不得不照做。
丁斯辰:开局就是困难模式了。
为了生存下去,丁斯辰果断选择崩人设,开始想尽办法跟男主示好。
在他勤勤恳恳帮着男主拆穿大反派的阴谋,把大反派逼到绝路时,大反派突然来了一个致命一击,把他和男主的白月光给绑架,逼着男主在他和白月光之间做选择。
这种答案太明显的选择,丁斯辰很善解人意地对男主说:“选他,我有后路。”
男主果然听了他的话,选了白月光,然后看着丁斯辰扑向大反派来了个同归于尽。
那天过后,所有人都发现男主变了,每天对着一盘录像怀念录像里的人。
直到有一天,录像里的人出现了,从此男主每天像个痴汉去蹲守那个人。
-----------
PS:1.丁斯辰(受)、顾千俞(攻)
2.有人单箭头受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丁斯辰 ┃ 配角:顾千俞 ┃ 其它:预收文《带着拖油瓶的真少爷》
一句话简介:总是崩人设怎么办?
立意:搞好事业比什么都强


第1章
丁斯辰睁开眼时,整个世界都变了。
前一秒他刚给他的一个小病人看完病,原本哭兮兮的小病人,窝在他的怀里仰头用泪汪汪的眼睛看着戴着听诊器的他,抽泣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旁边的护士笑着说,现在的小病人也看脸了,这是看到长得帅又温柔的丁医生忘记哭了。
他还记得自己捏了捏小病人的软肉小手,小病人就‘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一眨眼自己就出现在这间昏暗的房间里,面前站着几个身穿黑西服的人。
正中间放了一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人,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看样子没少挨揍。
他就跟那些站着的人站在一块。
一个身穿白衬衫的男子捏了捏拳头,绕着椅子上那个人走着,男子手指上有血,坐着那人脸上的伤应该就是这人打的。
“顾千俞,何必这么犟?把东西交出来,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不然,今天我可以让你死在这。”男子双手撑着椅子上年轻人的肩膀,凑到对方耳边威胁道:“那东西对你又没用。”
顾千俞看着身侧的人,眼里冒着凶狠的光,他一言不发,对着那人‘呸’了一声。
白衬衫男表情一狠,又是一拳砸了过来。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丁斯辰在对方一拳砸过去时,脸上没有半点害怕,反倒闪动着异样的光芒。
鼻翼下,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刺激着他的嗅觉,身体里的血液瞬间沸腾起来,肾上腺素也在这一刻快速上升。
他深吸一口气,身侧的手指有些难耐地摩挲着,昏暗的白炽灯下,那张消瘦的脸庞上闪动着艳丽的光芒。
没想到一开局就如此的刺激。
穿书……有点意思。
此时,他穿进了一本曾经看过的废材逆袭爽文小说中,成了书里同名同姓的炮灰,是这本书里大反派的发妻。
和大反派的这场婚姻只是一场交易,是树敌很多的大反派为了保护自己真爱,用原主来挡刀的交易。
原主明知这只是一场自己单向奔赴不会有结果的感情,偏偏还是义无反顾地答应了下来,只为能跟大反派靠近一点,即便被大反派折磨的死去活来也不肯离婚。
原主性格也很包子,似乎谁都能欺负到他头上,让人看不起,特别是大反派的真爱,对他更是羞辱有加,完全不把他当人看。
在原主失去利用价值后,真爱让人把原主送上了一位合作商的床上换得一个大项目,之后又转转被送了很多人,下场很惨,最后被大反派亲自派人杀了。
收回思绪,他打量着这个地方,像是一个地下室,周围放着一些工具之类的,有些空旷。
那个被绑在椅子上的年轻人就坐在这个地下室的正中央,周围还有四个保镖。
想到刚刚白衬衫男子喊这个被五花大绑的年轻人的名字——顾千俞?
这本书伪废柴真商业鬼才的男主。
看着眼前被绑在这打得鼻青脸肿的男主,挺惨。
“斯辰,过来。”
压抑昏暗的地下室,自己突然被点名,丁斯辰看向白衬衫男子,昏暗灯光下白衬衫男子脸上表情晦暗不明,那双漆黑的双眸正望向他这个方向。
丁斯辰调整情绪,朝对方走过去。
白衬衫男子往后退了几步,把男主面前的位置让给了丁斯辰,“亲爱的,别怕。”
丁斯辰:……
就这句‘亲爱的’,丁斯辰已经能知道这个白衬衫男的身份了,正是这本书里最大的反派顾成烈,和男主是堂兄弟关系。
拜大反派所赐,所有人都以为原主才是大反派的真爱,处处打着对原主的好,不知道把多少人给得罪了,以至于原主一出门就成了活靶子,大反派得罪的那些人全部把火力集中在原主身上,各种算计用在了原主身上。
大反派‘心疼’在眼里,乐在心里,特别是大反派的真爱,更是每天把原主当乐子看,看着原主替自己挡刀,看原主被那些人算计得狼狈不堪。
思绪被打断,大反派已经从他身后搂住了他,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一字一句道:“之前他欺负你,现在你就狠狠揍他,往他脸上揍。”
大反派一边说一边笑着看向鼻青脸肿的男主,然后松开丁斯辰,把空间留给丁斯辰。
丁斯辰感受到地下室里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他身上,都在等他揍男主。
他又看着眼前恶狠狠看着他的男主,知道得罪男主是不可避免的,就算他现在放弃,但以前发生的事情就足够男主记恨他。
更何况,大反派就在身后,万一大反派发现他的不对劲,怀疑上他就麻烦。
没必要。
他才刚穿来,不能一下子就崩人设。
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紧了紧拳头,丁斯辰一拳砸在了男主脸上,之后又是一拳。
昏暗的光线影响了在场几个人的视线,他们只看见丁斯辰挥过去的拳头很凶很猛,却不知拳头在砸下去的时候,力道收了大半,至少不会让被打的人感觉到很疼。
被藏在丁斯辰身影下的顾千俞,狐疑地看向面目不清的丁斯辰,仅仅片刻的狐疑很快就化作冷厉。
对于丁斯辰手下留情根本不领情。
这时,身后一串脚步声传来,一个身穿黑西装的男子出现在门口,对着顾成烈恭敬道:“老板,老爷子来了。”
正看得有趣的顾成烈听到来人这话,嘴里边骂了句:“谁把老爷子给惊动了!”
“不清楚,刚到,说要找顾千俞。”西装男神情紧张,“我也不知道是谁把消息透露给老爷子的。”
顾成烈看向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男主,冷笑一声:“那就带出去。”
“可是,老爷子看到他这样……”西装男有点担心。
顾成烈满脸不屑:“不碍事,带出去。”
他接过旁人递来的毛巾,擦了擦手上的血,伸手把丁斯辰拉过去,搂着丁斯辰往外走,两位保镖替顾千俞松绑,把人也带出去。
丁斯辰很不自在地动了动身子,引来顾成烈冷漠的视线,讽刺的看了他一眼便移开视线。
走出这间地下室,视野也豁然开朗,宽敞的大厅出现在他面前,灰白色系的装饰风格,洁亮的大理石地砖,灰色皮质沙发,还有同色系的地毯,一个巨大的观景台,能看到不远处的海景。
几个身穿工作服的佣人站在一旁,在他和顾成烈出现时,这些佣人很恭敬地低着头。
弧形沙发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坐在那,手里杵着一根拐杖,脸上表情严肃,周遭弥漫着低气压。
“爷爷,你怎么来了。”顾成烈适时松开搂着丁斯辰的手,大步走了过去喊道。
丁斯辰能感觉到对方是甩开的,像是甩什么脏东西。
这么讨厌他却又不得不跟他演戏,真是为难大反派了。
在保镖扶着出来的顾千俞时,老爷子脸色黑了下来,“阿烈,你做得太过了!他到底是你堂弟,你怎么能这么对他!”
顾成烈大大咧咧痞里痞气地坐在沙发上,给人又坏又爱的感觉。
原主就是爱对方这个样子,被迷得神魂颠倒,欲罢不能。
耳边传来顾成烈满不在乎的语气:“爷爷,谁让他得罪我?我就教训了一下他。”
老爷子狠狠瞪了他一眼,又看向被保镖扶着出来的满身是伤的顾千俞,“千俞,这一次比试的结果,你心里应该很清楚,你堂哥能力的确比你要强,接下来我会让你堂哥进入公司跟着学习,你……”
老爷子停了停,他往另一个方向看去,这个方向正是丁斯辰所站的位置,丁斯辰似有所感应,抬头看了过去。
见他看过来,老爷子一脸慈爱地朝他招手:“斯辰,过来爷爷这里坐。”
丁斯辰迟疑几秒,抬步走了过去,在老爷子身边坐下,另一边正好是挨着顾成烈。
顾成烈顺势搂着丁斯辰的腰,一副很亲密的姿态。
丁斯辰感觉很不自在,身体绷紧,顾成烈注意到他这反应,狐疑地看向丁斯辰的侧脸。
察觉到大反派的注视,丁斯辰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尽量不在这里崩人设惹大反派怀疑。
老爷子继续道:“斯辰,让千俞给你当司机如何?以后让他每天接送你上下班,他虽然经营公司不行,但有一身好本事,保护你足够了。”
丁斯辰听到老爷子这话,抬眼看向一旁鼻青脸肿的男主。
从老爷子这番话就能看出他对男主这个孙儿的态度,男主都伤成这样,老爷子一句话关心安慰的话也没有,更别说让医生过来给男主处理伤处了。
可见,老爷子并不喜欢男主这个孙儿,这也跟书里描述的情况一丝不差。
不过让男主给他当司机,肯是不可能的,男主不会答应。
“爷爷说得对,以后你就负责保护你堂嫂。”顾成烈笑了,对自己爷爷这个安排非常满意。
给他的人开车当保镖,不就是对顾千俞最大的羞辱?他之前怎么没想到呢?
姜还是老的辣啊!
“斯辰,还不快把车钥匙给堂弟?”顾成烈一脸恶劣道。
顾千俞扫了眼前两人一眼,缓缓吐出两个字:“做……梦。”
果然……
男主的回答在丁斯辰的意料当中。
老爷子神情不悦地看着顾千俞,“千俞,我知道你不甘心,比赛结果已经出来,你能力本就不如阿烈,顾氏交给阿烈才能更好地走下去,难道你想看到顾氏越做越差?”
“我爸妈拼来的,谁也别想拿走。”顾千俞说完,忽然撞开了身边的保镖,却被其他保镖围了过来,挡住了想要冲出去的顾千俞。
就在几个保镖想要对顾千俞下暗手时,一个声音阻止了他们:“住手。”
几个保镖动作一滞,齐齐看向说话的丁斯辰。
顾成烈也意外地看向身边的丁斯辰,眼底划过一抹不悦,似乎并不想听到丁斯辰在这个时候开口。
他更喜欢看顾千俞惹怒老爷子,被老爷子惩罚。
“不是要让他给我开车吗?打伤了就开不了车,正好我现在要出门。”丁斯辰镇定道。
先从这个地方离开再说。
保镖们看向顾成烈,似乎在等他做抉择。
顾成烈倒也没有说什么,朝他们挥了挥手示意放开顾千俞,又叮嘱丁斯辰:“小心点,这小子狡猾的很。”
丁斯辰面色平静地点头,把口袋里一串钥匙递到顾千俞面前,“走吧。”刚刚老爷子说让顾千俞给他开车,他就摸了一下口袋,摸出了这把车钥匙。
顾千俞扫了一眼递到面前的钥匙,没有拒绝地接了过来,他看着丁斯辰嘴角讽笑道:“堂嫂,请。”
丁斯辰无视男主充满敌意的态度,平静地从男主身边走过,朝外面走去。
顾千俞跟在他身后,才走几步就被顾成烈给拦住,他凑到顾千俞耳边威胁道:“别想耍花样,想绑架斯辰之前,先想想你妹妹还在我手里。”
顾千俞脸色沉了下来,顾成烈心情愉快地重新坐回沙发上,得意地看向顾千俞。
这时传来丁斯辰的声音:“我忘了我车停在哪?”
一位身穿黑西装的男子说:“我带丁先生过去。”
黑西装男子走在前面,领着丁斯辰去了车库。
在三人离开后,客厅里响起顾成烈的声音:“爷爷,堂弟肯定不会那么听话的给斯辰当司机,要不……”
顾成烈话还没说完,就被老爷子眼神阻止了:“别动那些歪心思,还有,这两天把灵灵送去我那里。”
“可是……”
“没有可是,千俞不给斯辰当司机,那就随他去,还有你,别以为进了公司就万事大吉,如果你的能力不能让我满意,我随时能把你给撤了。”老爷子说完就在助理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离开。
看着离开的老爷子,顾成烈心里边暗骂了几句。
老爷子什么心思他很清楚,表面上是让他进了公司,实际上还是在考验他和顾千俞,老爷子这是想要看顾千俞在被赶出公司后要用怎样的方式重回公司。
所以,他不能放过顾千俞!
车库——
来到车库的丁斯辰,在看到里面停着的车时,他眼神闪了闪,几十辆豪车摆在面前,随随便便一辆都得几百万。
虽然原世界的他也不缺这些,但同时看到这么多豪车还是被震撼了。
这时,安静的车库响起一声‘滴滴’声音响起,一辆黑色低调的轿车亮了灯,他回头看了一眼,是顾千俞按了车钥匙。
他对黑西装男子说:“可以了,你忙去。”
对方转身离去,丝毫没有之前的恭敬。
丁斯辰无所谓对方的态度,在那人离开后,他先坐上副驾驶,随后男主也上车了。
察觉男主不善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他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开车。”
原著剧情对男主性格的描写很并不是一成不变,开篇男主是个让父母头疼的叛逆大男孩,为了治男主的叛逆,还曾把男主丢去部队待了一段时间。
在部队待的两年,叛逆的性格似乎磨平了些,人却变得痞里痞气。
顾爸爸为了让男主性格沉稳下来,把人带在身边,每天带去公司跟着他学习处理公事。
效果有,男主渐渐的收了点身上的痞气,多了点稳重。
就在男主父母欣慰儿子长大了,以后能担起公司大任时,他们出事了,死于车祸,只剩下妹妹相依为命的男主心境再一次发生变化,在大反派各种算计下,慢慢把男主逼成了一个阴晴不定,偏执多疑的性格。
他不信任何人,就连身边的得力助手也不能完全得到他的信任。
“堂嫂,我开的车你敢坐?就不怕被我绑架?”顾千俞似笑非笑道,明明那张脸上全是伤,看着十分狼狈,可对方身上展露的气势却一点都不狼狈,那眼神透着狠戾,让人心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