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正文
穿成炮灰受后我靠赶海爆红-雪地金缕

时间:2022-08-07 18:06:26


沈秋穿书了,穿成了无cp都市大男主爽文……中的炮灰受。
原文中,原主无能啃老,还和渣男一起贪图男主陆以冬的家产,双双在男主的雷区蹦迪。
炮灰受惹众人嫌弃,最后惨死街头。
沈秋穿来时刚被冻结银行卡,赶出家门,转头看见富饶的大海。
哇!猫眼螺。
哇!大蛏王。
哇!月亮贝。
冰箱里空空如也?没事!
靠水吃水,他靠着赶海捡海鲜做菜。
银行卡被冻结?无妨!
他剪辑美食、赶海视频自己赚钱。
被渣男恶心?不怕!
他扯着男主虎皮,一脚踹开渣男。
“实不相瞒,我和陆以冬才是真心相爱的。”
渣男:?
“接近你只是因为他。”
“……”渣男目瞪口呆。
沈秋扳回一城,正暗自窃喜。
一转头傻眼了,只觉得脚底发软。
陆以冬正表情莫测的站在他身后。
“真心相爱”的两人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
为利益联姻不久后,沈秋意外参加综艺。
观众不满:哪里来的小透明上位?
结果——
综艺赶海收集食材,明星们争相帮忙。
直播做菜色香味俱全,粉丝直呼下饭。
弹唱视频无意间火出圈,路人大呼初恋了。
一路爆火惹人眼红。
他与商界大佬陆以冬的关系被扒出,一时间众说纷纭。
黑粉:潜规则!靠金主上位!
沈秋正担心,网上的言论会不会影响他们和平分手。
突然,微博跳出一条最新消息。
常年忘记密码的陆以冬,发布了一条简短而有力的微博。
“我们是见过家长的、恩爱合法的夫夫关系。”
沈秋:嗯?
沈秋:嗯?!!!
PS:赶海是指居住在海边的人们,根据潮涨潮落的规律,赶在潮落的时机,到海岸的滩涂和礁石上打捞或采集海产品的过程。【源自百度百科】
作者也不是专业的TUT如有错误欢迎指出。
1.双洁
1v1
he
2.背景架空:同性婚姻合法
3.无脑甜文,可可爱爱没有脑袋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娱乐圈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秋,陆以冬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只想做个平平无奇赶海up主啊
立意:热爱生活,积极向上


第1章 穿书、零成本吃海鲜大餐
“你让他给我滚出去!不是说有情饮水饱吗?看他没钱能坚持多久!!!”屋内传来沈父怒吼。
“你自己好自为之。”
大哥沈季面色复杂,紧皱眉头,过了好一会才低声补上,“等几天父亲气消了,你好好过来道个歉……”
“你还和他说什么!让他滚去穷一个月就知道了!”
沈父恨铁不成钢,猛地拍上门。
“碰”的一声大门在沈秋眼前关上,差点碰上他高挺的鼻子。
沈秋面上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他穿书了,很不幸。
而且刚过来就遇到这种情况,还没回过神就被赶出了家门。
眼前的人物情节是那么眼熟。
他前几天看了一本都市大男主爽文,小说中一对炮灰攻受的受和自己重名。
原书中这对炮灰,不过是男主成功路上的一块垫脚石。
炮灰攻陆浮又渣又坏。
他妈妈妄图母凭子贵,仗着陆家血脉肆意妄为,染指陆家财产,百般作死。
他也助纣为虐,试图吸血陆家。
炮灰受沈秋又作又蠢。
虽然和男主陆以冬没什么矛盾,奈何他对渣攻爱得痴迷,简直是古早狗血的渣攻贱受。
对男主也是挑衅嘲讽,轻易受人挑拨,在家里争夺家产,落得被赶出家门万人嫌。
后来二人都没有好下场。
最后渣攻被几番打压得毫无还手之力,又被逐出家门,流浪街头。
而同样作死的沈秋却成了杀鸡儆猴的鸡,最终惨死。
沈秋庆幸,幸好他熬夜看完了。
原主爱和家人对着干,现在估计又是惹了家人生气被赶出来了。
沈秋倍感无奈,缓缓吐出一口气,挠了挠一头卷发。
他无意卷入豪门恩怨,只要和渣男断绝来往,不至于沦落到那种地步。
沈秋凭着原主的记忆,找到微信里的渣男陆浮,厌恶地皱着鼻子。
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送上拉黑删除一条龙服务。
*
被赶出家门的沈秋回想了一下,身上也没多少钱。
原主纯纯纨绔子弟,全靠父母给生活费。
卡一被停,身上的钱精打细算也就能生活两三天。
好在,沈父也不是真的想让儿子流浪街头,原主名下也有自己的房子。
可谓不幸中的万幸,能省下一笔住酒店的钱。
沈秋摸了摸饿扁的肚子,找准目标坐着公交直奔目的地。
世界上最不可能饿死的人就是厨子,特别是会赶海的厨子。
沈秋提着小桶来到海边,再次感谢自然的馈赠。
穿越大神一定是过意不去,所以让他穿越到了海边。
大海真是宝藏!
可以零成本吃海鲜大餐!
对着沙滩,沈秋已经想到诸多海鲜的美味,咂咂嘴流口水。
被赶出家门又怎么样,银行卡被冻结又如何,他的手艺可不输五星大厨啊!
刚走到专门为赶海设置的海洋牧场上,他就听到一个年轻女孩抱怨。
“哎呦我腰都疼了,怎么什么也挖不到。”大概只是来体验游玩,她苦恼地揉揉腰。
沈秋随口告诉她:“你得留心看它们卧沙留下的鼓包。”
说着蹲下做个示范。
就在他们脚边指出一个微微隆起的沙包,几铲子下去利落地挖出了黄蛤蜊。
女孩看着沙滩上被挖得坑坑洼洼,还布满了脚印,傻眼:“这太不明显了吧,我怎么看得出来!”
她回过神,憨憨一笑,又看见是个帅哥,顿时笑得更开心了。
女孩请教道:“再教教我们呗。”
沈秋一边说一边亲身示范:“要跟着潮水走,这样没人挖过,海鲜多。”
“注意看卧沙后留下的鼓包和呼吸孔。”
女孩频频点头,亦步亦趋跟着。
沈秋定睛一扫,拿铲子对准一个小鼓包,使劲一翘就挖出了个月亮贝。
又蹲着走了两步,伸手挖开了另一个鼓包。
他舒展眉眼:“哟,这俩还是邻居呢。”
他哼着歌低头沿着沙滩走,不时弯腰,女孩羡慕:“你这也太轻松了。”
沈秋嘴里还嘀嘀咕咕:“这月亮贝也太小了,给放生算了。”
“这个呼吸孔是毛蛤……嘿我猜对了!”
“小样,你这螃蟹还真当我瞎,露俩大眼睛。”
他熟练的用铲子压住螃蟹的背,以防钳子夹住自己,拿起螃蟹在海里洗了洗,丢到桶里。
听着一个个海鲜扔进桶里发出当啷声,沈秋掂量了一下重量,满意地笑笑。
“你咋能抓这么多?”突然旁边一个大爷说话,不大服气,“我看你也没来多久嘛。”
沈秋摆摆手,谦虚道:“都是些没人要的小贝壳。”
他用铲子指着一个扁圆的呼吸孔:“瞧,这还有一个黄蛤蜊。”
大爷探头看了看,自信的笑了:“小娃子还是不懂了吧,这种呼吸孔是月亮贝的。”
沈秋嘿嘿笑:“我看着像黄蛤。”
“我都赶了十几年海了,能分不清这个吗!”大爷脾气倔,“我敢打赌这就是月亮贝!”
女孩跟着沈秋走了一路,开始盲目崇拜沈秋:“我看小哥哥猜了这么多次都是对的,肯定是黄蛤。”
大爷胡子翘了翘,连比划带展示争辩。
沈秋耸耸肩,在二人争辩声中,三两下挖开鼓包。
掏出来洗净泥沙,三个人都探头围过来看。
果然是一个黄色花纹的蛤蜊。
大爷哑口无言:“这黄蛤还会伪装了!”
“……眼睛这么尖,难怪这么快就挖了这么多。”
老大爷也不记仇,佩服地笑笑:“算我技不如人,愿赌服输,这半桶花旦蟹送你了!”
沈秋连忙摆手拒绝,大爷脸一板:“就当交个朋友。”
说完不由分说倒进沈秋的桶里,瞬间填满了小小的塑料桶。
“那……真是太感谢了。”沈秋挠挠头,无奈地笑笑。
他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就告别二人,女孩依依不舍:“帅哥你还来吗,看你赶海太有意思了。”
沈秋笑笑:“有机会再来。”
今天桶里够自己吃了。
沈秋收工,坐着两块钱的公交车,回到原主名下的房子。
回家他把螃蟹贝壳放在盆里,在水里加油加盐,使劲晃了晃,让它们吐出泥沙。
然后淘米煮饭一气呵成。
又把海边捡回来的海带洗净焯水,切成均匀的细丝。
上面蒜蓉和辣椒堆成尖,淋上热油,噼啪瞬间辣椒香、蒜香齐齐迸发,直窜鼻尖。
再淋上酱油和香醋,一盘凉拌海带丝很快出锅。
沈秋检查了一下,把贝壳吐出的脏水换掉,又将螃蟹切分成小块。
热锅冷油,熟练地将葱姜蒜煸炒出香味。
沈秋掐准温度将海鲜倒入翻炒,螃蟹很快变红,贝壳也张开嘴,他便稍微撒了一点调料后关火。
沈秋从锅里夹出一个贝壳尝了尝,食材新鲜,鲜嫩弹牙,葱姜蒜香让鲜甜味多了一些层次。
凉拌海带丝,姜葱炒海鲜,葱绿蟹红,一个人吃也足够丰盛了。
他咂咂嘴,咽了咽口水,拿手机随便抓拍几张,那也叫一个色香味俱全。
兴奋的发完朋友圈,捧着碗美滋滋地吃了一大碗饭。
吃的正香,手机突然震了一下。
他打开一看,备注名为陆浮弟弟的人发来消息。
【沈秋哥说好来给陆哥庆生的,怎么都不来送礼物了?他可生气了。】
【太晚了,我只能先把陆哥带回家,哥你别生我气啊,我和陆哥真的没什么。】
字里行间写着两个大字:绿茶。
沈秋回想起见过几面的两人,厌恶地皱起眉。
一边哀叹原主舔的卑微,一边迅速拉黑了这人。
这俩人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天造地设。
就让他俩纠缠去吧。
被微信搞得心情不好,沈秋气鼓鼓的吃了两大碗饭,撑得被迫下去散步。
他一边散步一边打着小算盘,刚刚看过了,这豪门小少爷跑车都有三辆。
只要二手卖一辆也够活一个月了。
况且,就算等之后和家里和好了,他也没打算一直赖在沈家,得想想自己能找什么工作才行。
从前他不过是个老师,对经商没有天赋,现在不能当老师了,又该怎么赚钱。
他想着,无意识走到小区外的街边,慢慢散着步。
路边的车来来往往,开开停停。
突然电话声响起,拉回了他的注意力。
他看着名字,很快根据身体的记忆回想起这是原主的狐朋狗友。
沈秋靠在路边,接通电话。
对面传来大大咧咧的声音:“怎么又吵架了?有事儿的话来哥几个这,接济你几天也不是不行。”
“没事,我现在自己住也挺好的。”
“那……你和陆浮怎么样了?怎么惹得你爸这么大火?”陆浮就是原文中那个渣男。
又想起刚刚收到的微信,撇撇嘴,但凡是正常人都看不下去吧。
也难怪原主家人这么恨铁不成钢了。
沈秋直言:“别说了,之前是我眼瞎,我和他已经分了,我早就不喜欢他了。”
对面迟疑了一秒,沈秋态度坦荡,完全不似之前痴情的卑微,语气也一改阴沉,开朗许多。
“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啊。”
沈秋编瞎话澄清:“都是陆家,我还以为他和陆以冬一样牛逼才靠近他的,没想到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基因。”
沈秋机灵地转转眼睛,趁机夸几句陆以冬。
“就他还想和陆以冬比?陆以冬年纪轻轻就成为了盛昊集团的董事,将来肯定要继承陆家的。”
“我喜欢陆以冬,不喜欢他。”
对面摸不着头脑:“你不喜欢陆浮当然好……只是,你怎么喜欢陆以冬?”
“谁不喜欢陆以冬,他年轻帅气又多金。”沈秋眯起眼睛,声音带着笑意。
“切——”
沈秋又和他说了几句话,打着电话越走越远,声音也越来越小。
他没注意到一辆低调的黑车从他打电话起,就一直停在路边。
他更没想到的是,车里坐着正是年轻帅气又多金的陆以冬本尊。
前排助理通过后视镜瞄了眼陆老板。
果然年轻帅气又多金。
陆老板回国办事,在路边随便停了下车,都能听到有人热情表白。
这人气未免也太高了。
助理正在神游,矜贵的陆老板开口了:“看什么?”
助理连忙收回视线:“陆总,我没看什么。”
“哦?”
助理心一虚,只好坦白:“您和刚才那个人是熟人?”
助理说完就后悔了,连忙闭上嘴。
八卦,太八卦了。
“不认识,走吧。”
助理连忙发动车。
明白了,只不过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粉丝罢了。


第2章 渣男、竟然会有人看这种无聊的视频
“这样一道简单的番茄味花甲酿虾滑就做好了。”
说完最后一句,沈秋满意的检查了一下相机里的高清素材,浓稠的酱汁挂在虾滑上,点缀以葱花,连微微冒着的热气都拍的一清二楚,显得格外诱人。
他拍拍手,收起三脚架开始吃饭。
虽然卖车的钱够花一阵子了,但是不能总坐吃山空啊。
他也没打算靠着沈家活,于是沈秋又捡起了之前的爱好,成了up主。
今时不同往日,设备好了拍出来的视频自然质量也高。
再加上他之前的经验,剪辑渲染也不在话下,连续上传了几个美食视频,已经有几百个粉丝了。
不过沈秋并没有满足于此。
既然有人会觉得赶海好看,他思考过后决定尝试了一下新题材,把赶海的过程剪成视频,传了上去。
忽略一堆夸他声音好听求他露脸的弹幕,他专心地关注观众的反馈。
视频里沈秋没有露脸,就拿着铲子,将镜头对准了沙滩上的小鼓包。
“又来赶海了朋友们。”
“像这个小鼻子的呼吸孔就是月亮贝的,很好发现的。”说着几铲子将他挖了出来,“现在沙滩上特别多。”
【前排端着外卖来了……这是什么?我关注的不是美食主播吗?】
【海边的告诉你!是赶海!很好玩的】
【所以好家伙,这是食材前传吗哈哈哈哈】
“现在这个退潮后,花旦蟹卧沙都喜欢卧一半,这个头已经算大的了,带着吃吧。”
“……这里头是个马面蟹啊,太小了我都不爱要。”
【好家伙他是这么看出来里面是什么的】
【透视挂!我知道,他开了透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