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正文
重生九零追妻进行时-禹会涂山

时间:2022-08-07 18:07:42


上辈子,人人都说顾成是个好男人,叶筱能嫁给他,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然而只有顾成自己清楚,他算是哪门子好男人啊!
结婚前
他父亲说:“下九流的职业不配进我们老顾家的门。”
他母亲说:“儿子,她一看就不像正经过日子的人。”
他拧不过父母,也解决不了问题,只能嚷嚷着非叶筱不娶,于是,两家交涉之下,他如愿娶了叶筱,叶筱却被迫放弃了梦想,离开了舞台。
结婚后
他财政全交,他家务全包,他近乎宠溺地对她好,让她活得人人艳羡。
然而,他生意失利,被人算计,陷入官司,却也是她为他担惊受怕,为他东奔西跑,为他耗尽心力,以至于四十出头便溘然长逝。
结婚前,他守不住妻子的梦想,结婚后,他保不住妻子的健康,他算是哪门子好男人啊!
这辈子,他不要再做世人眼中的好男人了,他只想做叶筱的真命天子,看她熠熠星光,护她健康长寿,陪她白头到老。
女主:
叶筱,年芳二十,盛京歌舞团的独唱演员。
最近,她感觉自己好像被小流氓给盯上了......
小流氓:“我,我看过你的演出,很崇拜你,能,能交个朋友吗?”
叶筱看着面前的人,寸头犀利,一身的腱子肉,赶忙拉过身边的人:“不好意思啊,我男朋友会不高兴的。”
啥?
就这个小白脸儿?是你男朋友?
但是?咱俩谈恋爱的时候,你明明告诉我,你是初恋啊!
顾成咬牙:好你个叶筱,原来还是个小骗子呢!
排:
1、男重生,女土著;
2、架空年代,日常向,慢热;
3、文中人物三观不等于作者三观,不喜自去,勿扰勿杠!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成,叶筱 ┃ 配角:预收文《七零之进城》专栏求收藏! ┃ 其它:重生,年代文
一句话简介:九十年代的美好爱情
立意:只要努力,愿望终究会实现!


第1章 重生!
“诶,成哥,该你下了,想什么呐,这老半天的……”
顾成被人在肩膀上狠狠推了两把,身体猛地一颤,醒过神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副残局。
楚河汉界,顾成恍惚间粗略一望便知端倪。
单看棋面,他似占优,然而此时,他的老将却处于对方的重重围堵之中,颇为被动。
“我说顾成,你小子都xx想了半天了,你到底还走不走,不走就早点儿认了,老子没功夫在这陪你瞎耗。”对方开了口,讽刺的话语透着嚣张与得意。
顾成抬眸,看向对方,那是一张陌生又大众的脸,顾成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自己是何时何地认识了这样一号人物,所以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对方为什么竟会认识自己。
就像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明明上一刻他还在社区当志愿者,协助抗疫,只是疲劳中小憩片刻,这一刻醒来却出现在了棋局前,当真是莫名其妙!
顾成正感慨着,他身后的人却又在蹦高儿了,正是刚刚推搡他的人,“成哥,这小子也太xx嚣张了,你可千万不能怂啊!”
顾成回头看去,一个长发卷毛的小青年儿正急得跳脚,青年的小白脸儿瘦得骨骼分明,胳膊腿儿细得如麻杆儿一般,穿着肥大的花裤衩和老头衫,趿拉着一双已经旧得褪色的千层底儿。
就这么个身材长相儿,这造型,这行头,顾成几乎是一眼便认出了,这不就是当年在电机厂家属院天天跟着他屁股后面儿,成哥长成哥短的,他的头号小弟,徐涛么?
但......
为什么徐涛看起来只有二十啷当岁的样子?
到底什么情况?
顾成看着徐涛疑惑地皱了皱眉,眯起眼睛,叫了声“涛子”。
徐涛咧嘴一笑,“成哥,你可终于回神儿了,但你别看我呀,看得我直发毛,你看棋,看棋呀,赢他丫的。”
顾成回身,低头垂眸,看似正看着棋局,然而却没有人知道,他的心已经乱成了麻。
虽然他知道现在并不是弄清楚一切的时候,但总是控制不住地想:
他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棋局前,涛子为什么看起来只有二十啷当岁的样子,还有他的声音……
他的声音……为什么听起来年轻了许多?
也曾看过不少穿越或重生题材小说或影视剧的顾成,内心不禁惊呼:
他……该不是重生了吧?
这一想法一旦形成,便再也挥之不去,顾成激动得心跳一百八,恨不得马上证实自己的猜测。
然而看着眼下的棋局,顾成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他不想让人看出异样,所以还是速战速决吧,管它是输是赢呢,总归先应付了眼下再说。
下起了棋,顾成才意识到对方的水平简直菜得抠脚,就这,之前还能跟他下得难解难分,因此,顾成再一次意识到:
他可能真的是重生了,毕竟二十啷当岁的他,棋艺也是菜得抠脚,并且人菜瘾大,乐此不疲地每天跟各路人士斗棋,斗到酣时,往往能忘了下午上班,惹得他家老头子狠狠揍了他几回,见他屡教不改,后来索性放弃管他,只能寄希望于他什么时候能够自己收收心。
想到那时候的自己,顾成不禁苦笑:还真是够混的呢!
三下五除二,快速解决战斗,在对方震惊的目光里,都不用顾成开口,狗腿子徐涛便窜了上来,得意道:“哈哈,孙狗剩儿啊,你输了,来来来,快点儿掏钱。”
“滚滚滚,你xx才狗剩儿呢!”被叫做孙狗剩儿的青年豁然站起身来,一把推开徐涛,又指着顾成,怒道:“好哇,顾成,合着你小子之前一直扮猪吃虎呐!”
顾成从容起身,淡淡道:“兵不厌诈。”
徐涛又一次窜上来,叫道:“对对对,兵不厌诈,还有哇,愿赌服输,孙狗剩儿,你小子可别不认账。”
“xx,老子叫孙国胜。”
孙国胜一声怒吼,已经气得咬牙切齿,但更多的却是生自己的气,气自己贪婪,要不是听说顾成这小子人傻钱多,下棋又臭,他怎么可能赌得这么大,到头来却是自己被摆了一道。
无比肉疼地从裤兜里摸出来一张五十元钞票,铁青着脸甩到顾成眼前,孙国胜挣扎着叫嚣道:“你小子今天要是拿了这个钱,我敢保证这一片儿以后再没有一个人跟你下棋。”说罢心中还暗暗祈祷:这小子最近下棋都下魔障了,应该不会拿这个钱吧!
然而顾成可管不着孙国胜此时的复杂心情,看着眼前这张早已经不再流通的茶色五十元钞票,心下了然,他果然是回到了过去,就是不知道现在具体是哪一年?
急于找到答案,顾成不想再浪费时间,他接过孙国胜手里的钱,在对方震惊的目光中揣进来了自己的裤兜里,淡淡道:“正好,最近下棋下腻了,我也想歇歇呢,谢啦!”说罢便扯着徐涛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小卖店儿,顾成和徐涛一人举着一瓶冰镇汽水,仰着头“咕咚咕咚”往嘴里灌。
一口气干了大半瓶,徐涛才颇为享受地打了个嗝,叹道:“真舒服啊!”
顾成则是直接吹了瓶,催促徐涛道:“赶紧喝,喝完了退瓶。”
“着什么急啊,成哥,你不是都跟你师傅说好了么,下午不上班了。”徐涛虽然嘴上说着着什么急啊,但还是麻溜儿地吹了瓶,看着顾成问道:“成哥,下午咱上哪耍啊?”
“耍什么耍,我有事儿要回家一趟,先走了哈!”
一边说着,顾成已经退完了瓶,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小卖店儿。
回家的路上,路过报亭,顾成买了今日份的报纸,匆忙打开,报纸上硕大的标题被他忽略得一干二净,唯有日期清晰可见。
拿着报纸的手骤然紧握,指甲刺进肉里。
疼,却让人清醒。
1991年6月29日。
他竟然回到了三十年前。
时光倒流,竟然整整倒流了三十年。


第2章 想媳妇儿了!
枕着双手躺在床上,顾成瞪着眼睛,浓眉微蹙,仔细回忆起了他的21岁,然而无论如何,任凭他绞尽脑汁,也尽是些零散碎片,抓不住头,理不出绪。
游手好闲,不求上进。
整日地呼朋引伴,吃喝玩乐。
他的21岁,的确没什么好回忆的,甚至22岁,23岁,也都是稀里糊涂的。
诚然,顾成从小就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
小学时候调皮捣蛋上房揭瓦,初中时候不学无术逃学打架,结果,自然是没能考上高中,于是,顾成的父亲,一怒之下,一脚把他踢进了部队。
说到顾成的父亲顾景山,那可是农村走出来的大学生,1963年毕业于盛京机电学院,一毕业便进了盛京电力机械总厂,评上工程师的那一年还不到30岁,说一句年少有为,绝不为过。
1964年在组织的介绍下,顾景山认识了顾成的母亲杨桂兰,1965年结婚,1966年便有了长子顾栋。
顾景山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成为栋梁之才,故而要求极严,顾栋几乎继承顾景山学生时期的全部优点,勤奋自律,品学兼优。
顾栋一路以优异的成绩念完了小初高,考进了军校,22岁军校毕业,任中尉副连长,一年后顺利提干并且处了女朋友,是一名军医院的护士,顺理成章地,接下来便是结婚生子。
顾栋从小到大似乎都没让父母操心过,相比之下,顾成的表现便一言难尽了。
顾景山和杨桂兰生顾栋的时候,双双都在事业的上升期,一手抓工作,一手忙孩子,便没急着生老二,这一拖,便是四年后才有了小儿子顾成。
杨桂兰生顾成的这一年正好30岁,年纪已是不小,便决定不生老三了,顾景山尊重爱人,当然表示同意。
于是,顾成这个小儿子便在杨桂兰的宠爱中长大了。
有杨桂兰做慈母,顾景山自然很难做严父,所以直到顾成上了学,两口子才发现他们这个小儿子似乎已经被惯得不成样子。
摆事实讲道理根本没什么用,棍棒教育也是收效甚微,顾成就这么混不吝地混完了初中,然后就被一脚踢进了部队。
顾景山觉得,他自己教不好儿子,那就让部队来教。
不得不说,顾景山的这一举措,实为明智。
顾成16岁当兵,18岁退伍,当了两年的义务兵,虽然部队没能把他磨练成一名坚毅果敢的钢铁战士,但其思想教育无疑是成功的。
正所谓,明是非,方能知荣辱,退伍后的顾成明显懂事了很多。
他再也没有在外面惹事生非打架斗殴,也再也不会跟父母撒谎顶嘴急头白脸,不管父母是打是骂,他都能嬉皮笑脸地照单全收。
只不过他那懒散好玩不求上进的毛病却依旧改不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部队被约束被压抑得狠了,他回家后,一天到晚除了睡就是吃就是玩,唯一值得表扬的,便是他每天都会把家里收拾得干净整齐,美其名曰,反正他有大把时间,闲着也是闲着,他不想让他·妈那么辛苦,此话一出,把杨桂兰感动得,恨不得就这么养着她的小儿子一辈子。
然而顾景山当然不会纵容他的小儿子就这么游手好闲一辈子,既然他的小儿子已经注定了不会有什么大出息,那就老老实实学一门安身立命的手艺吧!
就这样,顾成被顾景山压着拜了师父,学厨。
顾成的师父,姓梁,名满汉,满汉全席的满汉,一身本事尽是家传。
据说他爷爷曾跟过宫里的御厨,后来自己开了酒楼,把手艺传给了他父亲,他父亲又传给了他。
梁满汉的手艺得了他爷爷几成真传或许没人知道,但他的名声却极大。
由于梁满汉的爱人早些年流产导致不能再生,故而梁满汉年近五十,无儿无女,家传的手艺断了也就断了,梁满汉倒不太在意,于他而言,那不过是谋生的手段罢了,所以早些年,梁满汉完全没有收徒的打算,然而近些年,他爱人突发脑血栓,每年需要住院数月,累得他身心俱疲,因此他常想,他爱人病了尚且有他照料,但将来如果他也病了呢,又有谁来照料他呢?都说养儿防老,养儿防老,看来这无后哇,还真是老无所依啊!
于是,梁满汉就动了收徒的念头。
他的想法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不指望徒弟把他当作父亲一般孝顺,只求徒弟在他病了老了的时候帮他一把,那就足矣!
然而人心难测,他怎么能够保证他教出来的徒弟将来不会成为白眼狼呢,指望人性本善吗,何其可笑。
梁满汉当然不是这么天真的人,所以他收徒,需要立契约,一份关于赡养的契约。
正是这样一份契约吓退了一众想要拜师的人,学个手艺而已,拿够了拜师礼不就行了嘛,拜师又不是认爹,还得给你养老送终不成,何况还搭着个连年住院病病歪歪的师娘,这就是个无底洞啊,傻子才会跳进来。
于是顾成这个傻子就跳进来了。
虽说是被他家老头子压着跳进来的,然而顾成本人对于学厨却并不排斥,当兵两年,唯有在炊事班的半年多他才是快乐的。
他爱美食,也乐于制作美食,兴趣所在,学着就不觉得累,十八九岁,二十郎当,正是精力旺盛,充满好奇,什么都想尝试的年纪。
他经常呼朋唤友地去打篮球,找野路子学游泳,甚至跟着公园的老大爷一起钓鱼,一钓就是一下午。
他感兴趣的事情有太多,只不过,在他家老头子的眼里,唯有学厨才是正道,其他的都是歪门邪道。
就这样,梁满汉收了顾成为徒,收了徒,梁满汉便把顾成看作了自己的半个儿子,十分为他考虑,见他没有工作,便把他带进了自己的工作单位。
梁满汉作为辽省体育馆的头号大厨,自然有带学徒的权利,很快便凭借多年人脉关系帮顾成解决了编制问题。
顾成学习上虽不开窍,但学厨上却是天赋异禀,再加上梁满汉的倾囊相授,顾成的厨艺可谓是突飞猛进,短短两年便从小学徒变成了小厨师,虽然多多少少借了点儿梁满汉的光,但他自己的手艺也是大体过关的。
当上厨师后的顾成在体育馆混得风生水起,厨房的工作本不繁重,除了工作人员的日常三餐,运动员的营养餐,就是偶有接待任务,做做席面,做做小炒,他上有师父罩着,下有同事捧着,每天都乐得找不着北。
今天想学乒乓球了,就去乒乓球馆偷师,看人家运动员训练,明天想玩篮球了,就去篮球馆找人拼场,管它3v3还是5v5呢,有的玩就行。
就这样,今天玩这个,明天玩那个,这个腻了换那个,偏偏没有人会不带他玩,毕竟谁也不想得罪厨子啊,小炒时候给你多一把盐,少一把糖的,犯不上。
至于下棋,则是他近期才迷上的。
顾成思来想去,发现他退伍后的这几年除了吃喝玩乐似乎没什么值得一提的,直到他认识了他的小媳妇儿,叶筱。
想到媳妇儿,顾成不禁“嘿嘿 ”傻笑,一脸憨态正巧落进了刚刚下班进门的杨桂兰眼中。
杨桂兰扑哧一乐,戏谑道:“呦,傻小子,想什么呐,乐得个傻样儿! ”
作者有话说:
杨桂兰:傻小子,想什么呐!
顾成:想媳妇儿呢!感谢在2022-01-08 14:31:26~2022-01-09 17:10: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在水一方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章 扫帚疙瘩的威力!
顾成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看着只把脑袋探进他屋里的杨桂兰,脸上发烫,他讪讪道:“妈,你怎么回来也不招呼一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