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正文
金手指是消消乐这件事-冯弋

时间:2022-08-07 18:07:59


关于末日金手指,有的人get各种高级技能强化身体,有的人怀揣空间衣食不愁
而云夕的金手指就厉害了,平平无奇的早晨,手机收到一条短信——【点击就玩!不好玩你来打我!朋友圈已经玩疯了!再不玩后悔一辈子!就差你一个啦——链接链接】
陷入沉思……
这是一款平平无奇的消消乐游戏,两个土豆合成一个大土豆,两个大土豆合成一盘土豆丝,遇到蜘蛛扑脸怎么办,赶快拍照压压惊,打开软件:【惊慌的小蜘蛛,已收录】,哎?好像get了不得了的玩法!!!
非典型末世,胡编乱造,不要较真
…………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末世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夕 ┃ 配角:若干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的末日金手指好像不一样
立意:世界大同人类和平  ​


第一章
“姐妹,美好的星期六啊!不嗨起来吗!”
云夕放下涂眼膜的手,无奈回复,“美好个头啊,你知道现在凌晨一点吗?”
“哎呀!夜就是要熬的!”
云夕果断回复再见,放下了手机。作为教师,学期开头就立下了“一定要早睡”、“再也不熬夜了”诸如此类的誓言,然而每到睡前,手机就特别好玩,小说尤其好看,再来一个像李丹丹这类熬夜十级选手拖后腿,能不能早睡,从云夕眼下的黑眼圈看到结果。
但是这次不行了,云夕为了消灭眼下黑眼圈,刚斥巨资买了一套据说又能去黑眼圈,又能淡眼纹,又能长睫毛的眼部精华。想想看,一张娃娃脸上常年黑眼圈,每次去超市,超市阿姨都要感叹高三学子多辛苦,快来买点牛奶补一补。
没办法,化妆品买了,为了不浪费钱,涂了就要早早睡觉,想到这里,云夕心虚地看了看时间,一点一点,不算太晚哈……
说睡就睡。
春天的夜晚,小区里虫鸣阵阵,正是睡觉的好环境,一夜沉眠。
清晨,阳光探入窗帘缝隙,懒懒在被子上摊开。云夕是被微信吵醒的,脑子还迷迷糊糊,她使劲伸了个懒腰,抬起胳膊看了下手表,才早七点。
云夕是一所公立高中的教师,没有语数英老师那么课程繁重,也不用上早自习,但作为本地重点高中,没有双休日这种说法,早上七点,离平时起床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一夜好眠,冲淡了被吵醒的郁闷感。云夕边打哈欠边摸到手机,伸手把抱枕拖到枕头上,目光从各种教师群略过,呆滞地点开了——文件传输助手??!
文件传输助手,顾名思义一般用来传文件,作为一个高冷的工具,多年来,云夕和这个账号的对话都是单向的,传输的都是各种上级文件,上课用的ppt,教案和视频什么的,用了这么多年,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能收到从文件传输助手发过来的消息,但是,这消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不玩后悔一辈子,朋友圈里都玩疯了,你还在等什么?点开链接,花园消消消,就差你一个啦,快来下载吧】
!!!
这这这,文件传输助手还能给人发信息?云夕满脸震惊,等等!听说有的人会故意把自己的微信名和头像改成文件传输助手,来整蛊别人,应该,不会有人这么无聊吧。
云夕迅速排查了一下微信好友,她的社交圈子很小,除了亲戚,同学之外,因为工作原因,朋友圈里只剩下家长和学生了,想了想感觉平时经常联系的几个熟人,哪个都不像爱开玩笑的样子,那就可能是学生?
成年人就算为了整蛊去申请个小号,把账号弄成文件传输助手的样子,然后给别人发条弱智消消乐的广告?也不对啊,云夕专门往上翻了翻,都是以往传过的文件,难道是传说中的黑客技术,手机被黑了?
百思不得其解,云夕打开搜索引擎,输入游戏名,搜索,花园消消消,居然没有这个游戏,跳出来的是几个名字相似的消消乐游戏广告。
那就是诈骗链接?可能是系统bug了想来想去没有头绪?云夕退出聊天,点开几个工作群看了看,又点开朋友圈,最后刷了刷每日新闻,在床上赖够半个小时,终于从床上一跃而起,滚去洗漱了。
今天是周六,学校正常上课,犹豫是周末,学校不查坐班,所以云夕还是破天荒化了个妆,简单遮下黑眼圈,涂个眉毛口红,看着镜子满意地点点头,上班去也。
上班的日子总是平平无奇,上午四节课,好不容易到了午休时间,刚打算放下手机的云夕想起了早上那件事,点进了那个绿油油的文件传输助手,里面静悄悄地躺着那个链接。嗯……点,还是不点呢?云夕十分纠结,琢磨片刻,“就点进去看一下没关系吧?本人的手机可是有反诈app加持的手机,万一点进去是垃圾网站,或者要转账就退出来,穷鬼还怕诈骗?一分钱都不可能给你的!”云夕笃定地点点头,慎重地点开那条链接。
链接很快就打开了,这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游戏界面,游戏音乐就是普通虫鸣鸟叫声,游戏界面很简陋,绿色的界面,黄色的小格子,格子很多,但是道具很少,只有孤零零的几个黄色团子,云夕点了点,显示是土豆,除此之外还有几支向日葵,所以花园消消消里面为什么会有土豆?简直莫名其妙,在花园里种土豆吗?
玩法也挺简单,把界面里的各种物品叠加变成新的物品,两个土豆合成变成一个大土豆,也可以三个物品放一起消除,三个毛毛虫放一排可以消掉。
游戏设置有精力限制,云夕在合成十个土豆,十朵向日葵,消灭三只害虫后,体力告罄。点开游戏右上角,有个商城选项,云夕点开,出现了一个写着一级商城的栏目,打开植物那一栏,嗯……只有向日葵和土豆……
这游戏这么敷衍的吗?还想不想赚钱了?
点了点唯一的向日葵选项,下面显示售价一铜币,余额不足,没有办法购买,云夕翻了翻,也没有充值渠道。
这也没办法往下玩了啊,游戏格子里啥都没有,消什么消?云夕简直一脸问号,这朴素的画面,贫瘠的玩法,还有这单薄的背景音乐,她怀疑就是开发公司随便找个地方录了几声鸟叫啥的。哪个公司开发这种游戏,岂不是要亏死?
云夕又点开背包,种出来的土豆和花都躺在这里,云夕点了点土豆,显示无法提取。
多年来,云夕因为手残,只能玩玩种田小游戏,放假在家还和领居家才四年级的小妹妹讨论在游戏里种田,钓鱼,造房子,毫无隔阂。只要是有点意思的小游戏,她都愿意点一点来打发时间。但前提是,你打广告也好,游戏得做完啊!云夕在心中冷笑,“姐是有智商滴,休想从姐这里骗钱!”
看了看开发者选项,云夕忍住了发个表情包嘲笑对方的冲动,关掉手机。
下午没有课,云夕出门收了几个快递,是几大袋某宝商家做活动的泡面,又去学校超市买了几个面包。学校的面包是本地面包店进货,虽然不太有名,但是特别合云夕的胃口,个头大,馅料足,种类多,最重要的是拿着员工卡去买还便宜。云夕有机会就趁上课没学生的时候溜进去,把奶油味,巧克力味,椰蓉味,蛋黄味的面包各拿上一个。
云夕走进商店,这是个十平米左右的小商店,收银台在门口,里面有四个货架,满满当当摆着各种学生爱的便宜小零食,面包泡面辣条,各种果汁。她走到面包那一个架子,惊喜地发现有平时很难抢到的椰蓉味面包,立刻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给学校公寓的室友发了条信息,“姐妹,一般人我不告诉她,椰蓉味面包,还剩两个!”
李丹丹几乎是秒回:“姐妹的早餐就托付给你了!!!椰蓉面包我的爱!”
云夕笑了笑,拿起了两个面包,去了收银台,收银阿姨大概四五十岁,非常和蔼,对经常来买零食的年轻老师已经眼熟了,“夕夕啊,又来买吃的?”
“是啊刘阿姨,学校的中餐不好吃,我都没吃饱。”
刘阿姨不赞同地皱眉,“不吃饭光吃零食怎么行,零食没有营养,哪比得上米饭呀!”
云夕不好意思地笑笑:“知道啦,刘阿姨!”
刘阿姨是本地人,家就在学校附近,儿子在本校念高三,为了方便带孩子,找了一份学校商店收银的工作,平时笑呵呵的,和谁关系都好。由于云夕经常过来买零食的原因,两人时不时地攀谈几句,久而久之就认识了。之后有一次店里特别忙,另外一个收银阿姨身体不舒服临时去了医务室,收银员不够,速度比较慢,小小的店子里挤满了学生,眼看着要打上课铃,排在后面的学生们急了,有些学生把手中零食往收银台旁边一放,往教室冲去,整个商店的学生一哄而散,留下收银台旁的一堆零食。云夕和室友帮着刘阿姨花了半节课的时间,总算把学生丢下的东西按照种类,摆放到了货架上,从那之后,就和刘阿姨熟稔起来,见面总要关心几句。
走出商店,云夕拿出手机,对着面包拍了张照,正准备发给李丹丹,手机突然跳出一条提示:【面包,已收录】
嗯?什么情况?
云夕点开这条消息,黑屏过后,一段熟悉的虫鸣,进入了花园消消消的界面,只见刚刚还只有土豆向日葵毛毛虫的游戏商城里,出现了一个q版的面包,点击之后冒出提示:
【面包,椰蓉味】
啊这这这这!
原来这游戏,是这么玩的吗??!
作者有话说:
专栏预收文《海的叛逆女儿(穿书)》
求收藏呦(鞠躬
文案→_→
六岁那年,苏琪许下了一个愿望——希望长大以后能够变成一个公主!
二十六岁那年苏琪夕确实穿成了一个公主,不过物种变了,她成了一条长着鱼尾巴的公主。
就是那个著名的海的女儿,悲催的人鱼公主。
她为了得到人类的爱情,获得永恒的灵魂,爱上了一个人类王子,为此她失去了声音,失去了尾巴,也失去了家人。然而深情并没有打动王子,她只能看着深爱的人迎娶他国公主,而自己失去了生命。
回忆起这段剧情,苏琪表示,十分感动,但是拒绝。
人鱼的寿命那么长,自己作为海的国王最宠爱的小女儿,快乐活着不香吗?
为了避免相似的命运,原著小人鱼不爱的妖艳装饰,云夕表示:拉满拉满!
原著小人鱼最喜欢听的人类故事,疼爱她的老祖母想再次讲给她听的时候,苏琪表示:人类故事我可以讲一大箩筐
凡是有可能遇到人类的地方,苏琪都远远躲开,至于暴风时节就压根不出门。
……
本以为这下没问题了,直到有一天爬到浅海去挖八爪鱼的苏琪被一网打上了岸,隐隐约约听到岸边传来的声音:王子,这可是一条大鱼啊!
老娘就是摆脱不了你吗?
………
穿成海的女儿的苏琪发现自己拥有了每次来回带任意一样物品往返两个世界的能力,作为美术生的她决定开直播,画美人,人鱼美人,贵族美人,明艳美人,冷情美人:我不生产素材,我只是素材的搬运工!


第二章
云夕,女,在她25岁平平无奇的一天,自诩阅遍手残游戏的她,被一个妖艳游戏震惊了世界观。
她看着屏幕上那简单的几个字出了会神,聪明的脑壳里冒出一个念头,我要是现在跑去超市,把里面的东西都拍一遍,这游戏能识别吗?想着想着就越发不可收拾,边感叹科技的进步,边打开了某购物软件,飞快保存无数张放进购物车额的零食照片。
云夕花了半个小时,把自己听到过的零食保存了个遍,打开了花园消消消,陷入了沉思——这游戏的输入键在哪?回忆了一下,刚才照片一拍就被识别了,现在保存这么多照片却没有反应,她一拍脑门,一定是要拍照片才行!
说干就干,云夕飞快回房,拉开自己的零食箱,把所有零食摊在桌上,一个接一个拍起照来,随着照片定格,一个接一个的零食被输入游戏,游戏提示不断闪现:
【螺蛳粉,已收录】
【鱼粉,已收录】
【炸酱面,已收录】
【吐司,已收录】
【脱骨鸡爪,已收录】
……
前前后后忙了将近半个小时,看着游戏商城里各种q版食品图案,云夕简直成就感爆棚,望了望窗外,现在已是黄昏,校道上有三三两两学生正向教学楼走去,云夕脑子里突然闪现一个绝佳念头,她又冲下楼,对着远方的教学楼拍了一张,提示消息隔了十秒钟才慢悠悠出现:
【房屋,无法收录】
嗯?这是什么意思?房子不能收录?云夕又对着学生拍了一张,这一回,消息倒是没立刻弹出:
【人类少年,无法收录】
云夕毫不气馁,正寻找着下一个收录对象,背后传来一阵咿咿呀呀的声音,云夕转过头来,那是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小婴儿,才几个月大,睁着一双大眼睛,正朝着云夕挥舞小手。
这个老师和云夕共事已有一个学期,她瞧见云夕手上拿着手机到处拍照,举起怀中小宝宝的手和云夕打招呼,“阿姨给我们也拍一张照片呗!”云夕拿着手机对着笑嘻嘻的小朋友,拍了一张照片,手机立刻显示了一条提示:
【人类幼崽,无法收录】
云夕表示惊艳,这个游戏有点意思哈,不过转念一想,现在的手机识别功能也挺强大的,只是没有想到,居然真的有这样一个奇葩公司,把识别功能用在消消乐游戏上面,这也未免太大材小用了一点,肃然起敬,真是有野心的公司!
云夕跑到学校花园里拍了几株花花草草,又打发了一个小时,眼看夜幕降临,她决定打道回府。
回到房里,室友李丹丹也在房间,“你今天没有晚自习吗?”
“今天没有”,云夕回答,“不说这个,姐妹,我今天发现了一个超级有意思的游戏,来玩吧,来玩吧!”
李丹丹正刷着手机,头也不抬的问道,“什么游戏这么好玩?”
云夕一脸兴奋地捧着手机,这样那样的狂卖安利,哪知道李丹丹根本一点都不感兴趣,“不就是手机拍拍拍吗?有什么好玩的?”
“但是但是,你不觉得很神奇吗?反正就是说不出的神奇!”云夕张了张笨嘴皮子,大声哔哔。
也是,对于不怎么玩游戏的人来说,无论是消消乐,还是手机拍拍拍,感觉都没什么好玩的。
“我觉得超级有意思的,我今天收录了好多零食,我还拍了刘老师的小宝宝,但是显示不能收录,就是不知道这些东西收录进去之后有什么用,我再去研究研究”,说着,云夕拿起手机,回了房间。
这几天气温急剧升高,虽然还没有入夏,阳光逗留了一天,给房间留下了不少热度。云夕打开了窗户,想要稍微吹吹风,房间里有一扇推拉窗户,云夕走了过去,一把拉开,眼看天空明月正好,她举起手机,按下拍照,只感觉眼前一道黑影闪过。
云夕以自己二十多年和虫子不共戴天的人生发誓,这绝对是一只蜘蛛,还是长腿蜘蛛!云夕神经质地抖了抖脑袋,众所周知,虫子最可怕的时候,是它不见了的时候,指不定它就躲在你脑袋上准备给你一下。
找了一圈,没有,哪里都没有。云夕悲从中来,已经做好了翻箱倒柜的准备,她点亮手机准备打开手电筒照照床底,映入眼帘的是花园消消消的页面,手机正中赫然是一条提示:
【蜘蛛活体,已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