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小说 正文
全世界的醋都被你吃了-一枚纽扣

时间:2022-08-08 17:34:05

文案:

萧年有天回家,爸妈突然告诉他他有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夫,还硬要让他们结婚,说是娃娃亲。

妈的笑死,这年头还搞娃娃亲?

萧年听说那个男人是个特别正经的大学教授,不爱说话人很老实,一听他们俩就不搭。

这他能忍?

所以当晚和家人大吵一架后萧年就去酒吧了,喝得烂醉还遇到了个极品男人,嗨了一晚上。

第二天家里安排他和那个男的见面,四目相对那刻萧年人傻了。

啥???

“我们只是合约伴侣,这你应该清楚吧。”

“自然。”

“这期间恋爱自由我不管你你也不管我对吧。”

“当然。”

但是后来……

这个陆知舟心口不一就算了,还莫名其妙的爱吃醋,干脆你把萧年绑身上吧。

萧年就是喜欢看陆知舟一副看不惯他又爱上他的样子。

见证一个好好的正经的大学教授变成老流氓

又浪又怂的妖j.īng_受x把醋当饭吃的口嫌体正直攻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恋爱合约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知舟,萧年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不是说你不喜欢我

立意:世界其实很可爱

第1章

  「我可以在你床上睡吗?」

  萧年发完这个消息,就趴在沙发上等陆知舟的回复。

  两秒后。

  「不可以」

  “切。”

  萧年从鼻腔发出不屑的声音,然后找到通讯录里的一个电话打了出去,嘴里念叨着:“谁他妈稀罕。”

  他也不是非要在陆知舟的床上睡,还不是今天刚搬进来,什么都没有,客房床上就一个破床垫,他睡个屁。

  陆知舟的房子真是冷清的要命,全屋黑白灰冷色调,要多x_ing冷淡有多x_ing冷淡。

  这么大房子此刻就只有萧年一个人,手机没开外放也能听见嘟嘟声,外面还下着雨,yá-ng台的风呼呼的,搞得萧年觉得自己特别孤独。

  小明这个小子不知道在干什么,萧年电话都响断了,他还没接。

  萧年正想再打一个过去,门铃响了。

  他走过去,见外面一个快递员似的男人,手里提着两个袋子。

  萧年在铃声里问:“谁?”

  男人说:“是萧先生吗?您的被子到了。”

  萧年给他开了门,对快递员说了谢谢把袋子接了进来。

  粗略判断,是床上四件套和被芯。

  萧年挑了一下眉,手机响了。

  “大少爷啥事啊?”手机那头,小明问他。

  萧年:“没事了,本来想问你哪里可以买床上用品。”

  小明哟的一声:“这不随便超市便利店就有的卖吗?咋的,不够你们用啊?”

  萧年:“……脑子放干净一点,我说的是被子那些。”

  小明笑起来:“什么意思啊,你俩仪式感这么重?同居第一天还要换被子?”

  萧年笑:“这不是弄了一床,不得换啊。”

  小明发出了鹅叫般的笑声:“您厉害您厉害。”

  挂断电话后,萧年把这地上的两袋东西拍照发给陆知舟。

  「你买的?」

  一秒后。

  「嗯」

  萧年太久没铺床了,这一下给他好一阵折腾。

  弄好了洗完澡,已经凌晨一点。

  不仅是这个床给他好一阵折腾,今天也是好一阵折腾。

  前天的萧年怎么会想到呢,昨天他爸妈给他弄了个娃娃亲。

  昨天的萧年又怎么能想到呢,今天他就搬进这个娃娃亲的家里了。

  说是搬家,其实萧年也没搬什么,他一个行李箱拉着就进来了。

  还是他自己打车来的,陆知舟甩一个门的密码到他手机上就没声了。

  毫无欢迎仪式,也丝毫不和他见外。

  萧年的行李箱没多少东西,大概出去旅行几天的量。

  不过倒不是他只能住个几天,他寻思这儿他还得住一阵子。

  至于以后……

  那就以后再说吧。

  凌晨一点多了,外头还一点动静都没有,萧年想了一会儿,还是给陆知舟发了一条消息。

  「怎么还没回来?」

  陆知舟问:「有事?」

  萧年:「没事」

  陆知舟:「晚点回去」

  萧年:「哦」

  萧年发完往上翻了点,看着他和陆知舟的对话内心渐渐无语。

  搞得他很关心陆知舟似的。

  睡觉。

  第二天萧年醒来时,在床上恍惚了好长一阵,才想起来自己此刻身在哪里。

  他把头埋进枕头里,发出了一声猪叫,才拖拖拉拉醒来。

  客房是没有独立卫生间的,萧年只能拖着沉重的身体出去。

  可是这门一开。

  好家伙。

  这外面怎么都是人啊。

  萧年当场怵在了房间门口,沙发上坐着的几个男人也有点愣住。

  萧年瞬间醒了。

  “呃,”萧年先从沉默中□□,露出笑脸,并抬手:“hi,早上好啊。”

  沙发上那些愣着的男人们听到萧年的话,不约而同把视线投到了正在泡茶的男人身上。

  通过这个男人的表情,萧年稍稍猜测,他可能忘了自己家里还有萧年这号人物。

  只见他先瞥了眼萧年,然后视线往下,瞥了眼萧年光着的腿。

  然后他嚯的一下,站了起来。

  “你们聊。”

  他说完,就径直往萧年那边走去,直接把萧年重新塞进了房间里。

  “裤子呢?”陆知舟问。

  萧年:“没穿。”

  陆知舟:“穿上。”

  萧年疑惑:“外面谁啊?”

  陆知舟:“同事。”

  萧年把上衣拉起来一点,露出个边边:“我有内裤,不行吗?我又不加入你们,我就出去刷个牙,刷完就回来。”

  陆知舟声音低了些:“不行。”

  萧年起床时其实连这件衣服都没有的,但想着毕竟是别人家,就套了件又大又长的衣服,大夏天的也不热,而且他腿很长,基本什么都能遮得住。

  不过为了家容家貌,萧年还是去行李箱找了套能出门见人的衣服换上。

  后来他再出去,除了陆知舟稍稍瞟了一眼,就没人看他了,他默不作声去了隔壁浴室,清清爽爽地洗了一番,再默默回自己的房间。

  说到为什么他会住到陆知舟的家里来呢。

  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事情应该从哪里说开始,前天吧,他高高兴兴回家,他妈妈突然在饭桌上问他,你知道你有个娃娃亲吗?

  不等萧年问,妈妈继续说,是你爷爷给你订的,现在是时候了。

  他根本不信,这年头还搞娃娃亲?不要笑死人。

  他的爸妈是生意人,所以在物质方面萧年一向不愁,对金钱也没什么概念,不过他爸妈很想让他安定下来,总说他不正经,也一直希望他能找个稳定点的工作,不要整天在外面浪,j_iao一群狐朋狗友。

  后来就聊到了萧年这个娃娃亲对象了,说是个大学教授,还说他人很老实很正经很礼貌,字里行间那叫一个喜欢。

  但萧年不喜欢啊,他当下就脑补了一个老教授,这尼玛和他能搭?

  后来说着说着,他就和他爸妈吵起来了。

  他妈妈骂人从不嘴软,到最后直接指着萧年的鼻子说你要么给我结婚,要么从这个家滚出去。

  萧年当然是直接摔门离开。

  当晚,他就约了他妈口中的那群狐朋狗友,去了酒吧。

  “咚咚咚。”

  三声敲门声把萧年的思绪打断,他回过神来。

  “怎么了?”

  开门后,萧年探出一个脑袋,问外面站着的陆知舟。

  陆知舟说:“吃饭。”

  萧年往陆知舟身后看了眼:“你同事们走了啊。”

  陆知舟:“走了。”

  萧年对陆知舟笑了一下:“你还给我准备了早饭啊。”

  陆知舟往外走:“嗯。”

  萧年跟上:“那谢谢你咯,这怎么好意思。”

  陆知舟:“客气。”

  萧年:“……”

  不得不说,这人身上的老干部味儿十足,萧年真的无法想象前天晚上和他在床上浪翻天的人,是眼前的这个人。

  见他现在这么正经,萧年不禁得觉得好笑。

  然后他就突然想起他在酒吧和这位哥的第一次见面。

  当时陆知舟是坐在吧台边上的,看起来在等人,萧年见这人帅,在朋友面前吹了几口彩虹屁就被朋友们拱着上了。

  趁着酒劲,硬着头皮上的。

  不过到了跟前他就怂了,看到陆知舟的脸他更怂了,他寻思自己怕是驾驭不了这个男人。

  所以本着一个破罐破摔的原则,萧年对陆知舟开口对第一句话就是:“帅哥,有没有兴趣和我做.爱?”

  然后他就亲上去了。

  现在想想这个画面,萧年都头皮发麻毛骨悚然,他怎么这么勇啊?陆知舟当时怎么没打死他。

  不过他现在是不敢造次的,他寄人篱下,他得唯唯诺诺,陆知舟是他大爷。

  他们的早餐是粥,陆知舟分了碗筷后,萧年憋不住好奇问了句:“你煮的吗?”

  陆知舟:“不然呢?”

  萧年:“哈哈,我以为家里有阿姨。”

  陆知舟:“我一个人住。”

  然后他又补了句:“现在有你。”

  萧年因为这话莫名顿了一下。

  陆知舟对他还挺客气,大概也是把他当客人看了,竟然把盛的第一碗粥先给了萧年。

  萧年诚惶诚恐,赶紧双手过去端,但没想到,这个粥怎么这么烫呢,一下子就烫到碗外面了,萧年就摸了一下整个人都跳起来。

  陆知舟一下子笑起来。

  萧年心里的距离感瞬间没有了。

  萧年搓搓手继续往碗那边伸,但还没碰到,就听陆知舟不咸不淡地说了句:“不怕烫了?”

  萧年立马把手缩回来:“这么远怎么吃嘛。”

  陆知舟盯着萧年委屈的下唇看了一会儿,伸出食指,靠着边缘,把他的那碗粥推了过去。

  萧年对陆知舟笑:“谢谢咯。”

  陆知舟吃饭完全没有声音,不知道什么家教教出来的孩子,端正得不行。

  平常萧年在家吃饭,坐没坐相,站没站相,和陆知舟完全相反,现在让他这么认真坐着,还这么安静,实在是有点辛苦。

  所以还没吃几口,萧年就憋不住找了个话题。

  “唉,你都不问我为什么突然要住你家吗?”

  陆知舟听后问他:“为什么要住我家?”

  很随便的语气。

  萧年:“……”

  萧年贫嘴的瘾一下子就来了:“那当然因为喜欢陆老师啊。”

  陆知舟淡淡地瞥了眼萧年。

  萧年歪脑袋:“不信啊?”

  陆知舟:“我应该信?”

  萧年笑了一下:“所以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让我住进来了?你不怕我对你做什么?”

  陆知舟一副不屑的样子:“你能对我做什么?”

  哟。

  这不小看了萧年。

  萧年那个劲儿啊,一下子就上来了。

  “陆老师,”萧年双手撑着脑袋,看着陆知舟:“早上吃完饭有事吗?”

  陆知舟低头喝粥:“去研究所。”

  “啊~”萧年发出了很可惜的声音:“那下午呢?”

  陆知舟:“上课。”

  萧年声音越来越失落:“晚上呢?”

  陆知舟抬头:“有事?”

  萧年不依不饶:“晚上~晚上有空吗?”

  陆知舟这才说:“有空。”

  萧年眼睛弯弯地笑起来,明明半小时前还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造次,现在全去你妈的。

  他甚至还大胆地伸出手,用食指挠了一下陆知舟的手背,看着陆知舟,眼睛汪汪道:“怎么办哥哥,我想做。”

第2章

  陆知舟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萧年也一下子就把手收了回来,他见机行事,万一陆知舟有什么异常举动,他立马跪下低头认错,跟爸爸道歉。

  不过陆知舟只是吃完了收拾碗筷而已。

  显然陆知舟懒得搭理萧年,碗筷收到洗碗机出来后,也不给萧年一个正眼,嘴里说了句“走了”,就离开了家。

  陆知舟这一走,萧年彻底舒服了,腿一翘,吃饭都香了。

  我们继续说那天晚上的事。

  那天晚上其实也没多少事,就是萧年喝得有点多了,然后邀请做.爱成功,把陆知舟带去了酒店。

本文链接:http://www.pciop.com/tongren/3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