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小说 正文
兄友弟恭+番外-抵风(下)

时间:2022-08-08 17:34:20

第七十二章

  幺j-i年龄小,有些事不知深浅,向来没心没肺,霍晔曾盛豪都是豪门大院里出来的,打小见多识广,荒唐怪诞的事听过的数不胜数,接受程度远高一般人,而刘可欣——

  一个心智完全成熟且相较于前几个人的普通人,在发现真相那一瞬的震惊过后,立马转身拔腿就要往回跑。

  江箫沈轻面色一沉。

  幺j-i正拎东西从另一个门口出来,刚拐弯就见一路朝他狂奔过来的刘可欣,被人这疯癫的样子吓一跳,立即站定在路口张开了双臂,朝人疑惑的问:“你怎么了?”

  刘可欣刹不住车,扑通撞到人怀里,撞击惯x_ing逼得幺j-i往后踉跄了几步,刘可欣死劲儿勒住了他的腰,低头在人肩上狠狠咬了一口。

  “嗷!”幺j-i仰天嚎叫一声,忍疼朝远处的哥俩问着:“她到底怎么啦?”

  哥俩凝着面色没回话。

  刘可欣啃着幺j-i的肩膀不松口。

  幺j-i欲哭无泪忍住要断肩的痛苦,抱着他家貌似受惊了的可欣,一下下轻拍着哄。

  服务员大概也瞧出了点事儿,给包装好了江箫的礼物盒,往沈轻方向推了下。

  沈轻没敢看身边的人,捏指扯了扯他哥的衣摆,低声叫他:“哥。”

  “没事。”江箫安抚的拍了拍沈轻后背,然后提上东西,牵着人的手就要往刘可欣那边走。

  沈轻站在原地不肯动。

  “沈轻,没事,”江箫扯扯他,发现扯不动,没忍住笑了下:“真没事儿。”

  “她是学生会的人。”沈轻说。

  “她是我们的人。”江箫直接把人扥了过去。

  哥俩立在刘可欣跟前儿,刘可欣余光扫到哥俩的衣服,抬头瞅他们一眼。

  “我男朋友,”江箫给人介绍:“沈轻。”

  沈轻顿了顿,也指指他哥:“我老婆,江箫。”

  “好家伙!”明白过来的幺j-i朝前嚎了一嗓子。

  刘可欣视线在俩人之间扫视几眼,随即猛地低下头,又往幺j-i肩上咬了一口。

  “啊!他俩搞对象!”幺j-i委屈的喊:“你咬我干嘛啊!”

  “你骗我!”刘可欣使劲儿勒着他。

  “我咋啦啊!”幺j-i举着双手,被人胸前的两处波涛汹涌怼得浑身僵硬,一动不敢动。

  “他们根本就不是打呼噜!”刘可欣气愤的喊。

  幺j-i:“……”

  哥俩:“……”

  大灰狼的脑骨清奇,脑回路跟别人转的也不是一个弯,但清醒过来后还是没忽视最重要的一点。

  她盯着江箫和沈轻瞅了半天,眉头渐渐蹙起,神情由惶恐转为悲悯。

  “你俩牛逼。”刘可欣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哥俩表达了自己的钦佩之情。

  江箫和沈轻冲她客气的点点头,说彼此彼此。

  一个女生顶着为“受害人”前男友讨伐的几千号“正义之师”的唾沫星子,扛着数不清的猜忌谩骂,最终选择站在自家傻缺的身边,也是个牛逼人物。

  牛逼的哥俩,和牛逼的女生,带着同样很牛逼的傻缺未成年,在中午回酒店和霍晔确认曾家老爷子那边已经安排妥当后,下午收拾东西赶路回校。

  霍晔要等老爷子病情不再反复后才走,来时说来接人回去,就必须把人带回自己身边。即便俩人正分着手,曾盛豪不走,他也不走。

  这边最起码还要再等两个星期,江箫刘可欣他们都再耽误不得,临行前老二来送他们去机场,见霍晔没出来,站在酒店门口踌躇着,欲进不进。

  “三楼西廊尽头左边3946,”江箫提着东西上车经过他身边,手肘撞他一下,说:“伤的不轻。”

  曾盛豪看他一眼。

  “他故意的,”江箫和他对视,问着:“你看不出来吗?”

  凭霍晔的出身,只要对方没使|枪,再醉也不至于狼狈到那种地步,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让他真正在意的人泄愤而已。

  曾盛豪当初只是个在京安稳求学的正常人,遇上了自己,一年功夫把人强行掰弯,又不到半年功夫气倒了他爷爷,酒楼那边的人霍晔自然是不在乎,但曾家的人去了,不管是谁的授意,霍晔都甘愿受着挨着。

  昨晚在家里和他爸妈吵了一架,不满的抗议他们对刚出手救他爷爷的半个恩人下黑手,自己也被他爸妈劈头盖脸的训了一顿,曾盛豪现在脸色也不太好,听人这一说,心底更全是歉意,不想再顾忌什么二十四大孝,曾盛豪搓了两把脸,直接上楼。

  江箫进去车里,叫一帮人赶紧坐好,然后吩咐前头司机,说直接开车就行了。

  “开车?”幺j-i坐在后头一脸懵逼:“老二不和我们一起吗?”

  “社会上的事儿你就少掺和!”刘可欣一把捂住幺j-i的嘴,把人拽到自己身边坐好。

  司机也接到了他家大少爷的指令,立即点头拧钥匙,带着牛逼四人组出发。

  沈轻喜欢犄角旮旯的地儿,挑的最后一排,老早就坐进来按照计划看电子书,江箫大腿一挨上男朋友,就忍不住凑过去环过他的腰。

  带松紧的运动裤要比修身的牛仔裤腰容易潜伏,外来访客的触手无下限往里延伸,沈轻身子一僵。

  江箫另一只手也过来搂他,蹭身半压在沈轻的肩上轻声喘.息,察觉到怀里人身体在颤动,以为对方不好意思,于是遮过半身挡住他,小声哄着:“没事,我碰我的,你看你的。”

  “你……你……”沈轻咬了咬牙,断断续续的呼吸着。

  “疼了?”江箫温柔的亲亲他的侧脸,松了下手。

  “你……你……”沈轻被人弄得骨头全酥,满脸享受的仰头靠在座椅上,揪扯着他哥的耳朵压声催促:“你……行么?你……能不能再大点儿劲儿,再大点儿……”

  江箫:“……”

  本想继续下去昨晚未完成的人类伟大事业,车里人多,他还怕一个使劲儿就给人攥折了,生怕把沈轻弄疼让人叫出声来,谁知道突然间就被这小子侮辱了?

  江箫狠劲儿在沈轻大.腿|内|侧掐了两把,听人嘶了口气,成功发泄掉情绪,然后沉脸抽手出来,别过头看着窗外,拿车座底下的洗手液洗手。

  沈轻瞧他哥一眼,伸脚踢踢他。

  “滚!”被伤害的人一屁股坐到最顶头,一副誓死不再挨着他的痛恨表情。

  沈轻啧了声,提提裤子坐回原位,接着看手机。

  刚才一个激灵欻欻点了好几下,现在手指又倒回去掀页数,沈轻低着头,该看第十四回 “李傕郭汜大j_iao兵扬奉董承双救驾”这页。

  标题上边窜出条消息来,沈轻瞧了眼,是胡皓的。

  江箫裤兜手机也震了震,掏出来一看,是霍晔的。

  哥俩神同步点了点消息。

  老三:他在门口!

  江箫:一百零四次。

  老三:你让他来的?

  江箫:一个胳膊行么?

  老三:Cào?小瞧我?

  江箫:对人家好点儿。

  老三:好了好了我爱你快滚吧!

  江箫:“……”

  胡皓:你怎么还不回来?

  沈轻:想我了?

  胡皓:滚!

  沈轻:在路上。

  胡皓:我怀疑你就是欺负我瞧不上你这点儿钱,才找的我。

  沈轻:猜对了,木奉木奉。

  胡皓:……你无耻!!

  沈轻嘴角扬了下,退出了聊天框。

  倒也不是欺负小王子是有钱人,主要是他除了胡皓没别的人好找,如果离校当夜没有和胡皓吃饭那一出,沈轻就直接放弃这一个星期的工资了。

  上飞机时掏手机那一刻,原本打算的是给老师请假,结果微信联系人胡皓的名字在第一个,沈轻当时脑子一团浆糊,就给胡皓发了个图书馆管理员的值r.ì表,说了个“替我”。

  胡皓在睡觉没立刻回,沈轻到站后白天也在睡觉,俩时差错位的人沟通有障碍,胡皓早上给他发了一堆拒绝,沈轻当时搂着他哥睡得正香,等下午看见的时候,就是胡皓被迫去替他上班后给他发的二十多条屈从不甘的抱怨愤恨。

  然后沈轻给他发了二百块钱,说是一个星期的工资,胡皓以“你在侮辱我”为由,果断拒收。

  沈轻说,你要不愿意,就去找老师请假。

  胡皓骂了他句混蛋,然后莫名其妙的就替人打了一周的免费工。

  沈轻还挺感动的。

  俩人不是同一个班,一周有四节专业课是错开上的,沈轻的时间表和对方有冲突,知道对方肯定不会为了他去翘课,另外几次的值班很有可能是派自己男朋友去的,但沈轻还是把邢禄那份儿算在了胡皓身上。

  0.5+0.5=1

  他不找零。

  下午在飞机上,沈轻趁着没到晚饭点儿,给免费工点了个外卖,是之前在炒饭馆点过的两个凉菜大拼盘,和够俩人吃的超大份炒饭,还有半打啤酒。

  江箫坐在边上,瞧着沈轻在点外卖,盯了一会后,没忍住又先跟人搭话,问着:“饿了?”

  “给别人点的,”沈轻问:“你要吃吗?我也给你点一份儿?”

  “别人是谁?”江箫凑近,看着沈轻填的男三楼地址,皱了皱眉:“别人是男的?没到饭点儿你还给别人点外卖?你什么时候变得对别人这么贴心了?”

  “图书馆,他帮我值班了,”沈轻低头翻着那人微信上的电话号码,三秒默背,倒回去外卖APP上填手机号,随口说:“请他吃顿饭。”

  “他叫什么?哪个年级哪个班的?住几楼?”江箫一连串审问着:“长得帅吗?有女朋友吗?什么时候跟你熟起来的?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他帮你兼职你直接付他工资不就行了?为什么还要帮他点外卖?是他要求的还是你主动的?”

  “哥,”沈轻付完款,终于抬起头看他哥,挑了眉:“你屁话怎么这么多?”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江箫有点急。

  这年头世风r.ì下人心不古,满心思歪门邪道的流氓变态实在太多,沈轻虽说不是好欺负的,但接触人还是太少,人际j_iao往上,心思纯洁又单一,关键还长得这么好看,说不准哪天走路上被人盯上了找机会接近,如果被陌生人套路了……好吧沈轻很聪明不会被套路,他编不下去了。

  江箫憋闷的沉了口气,盯着沈轻不再说话。

  他男朋友最近对他的态度有异,大学里,成绩好长得好比他优秀的帅哥比比皆是,沈轻最开始喜欢他就是源于崇拜心理,现在见识了更广阔的的世界,也未尝不可崇拜别人。

  就像他当初对沈轻说过的,这小子今年才十八,青ch.un正好恋爱不嫌多的年纪,他不是最好的,万一沈轻某天在路上撞见又一个让他心动的帅男生,恰好又玩腻了他这个看了十多年的、最近突然还变丑了的哥,移情别恋了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他该怎么办?

  江箫盯着沈轻,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不知道自己是该尊重对方的感情?还是不顾一切的强取豪夺?

  或许,他把那个“别人”暴揍一顿,永远驱逐出沈轻的视线之外更合适?

  那这样沈轻会不会讨厌他?

  找老三,江箫垂下头,手指来回绕着的转圈圈,大脑飞速旋转,或者找韩宇,让那俩替他在背地里出手,他好坐收渔翁之利,抱得美人归,让沈轻眼里只有他。

  第三者消失了,就算沈轻再痛不欲生,只要有他在他身边安慰他,替他疗伤,他们还会变得和之前一样的好。

  “他不要钱。”沈轻瞧了眼他哥,挑了个最现实的问题回答,打断某个戏j.īng_在心里自导自演的以自己为原型的世纪三角虐恋情深大剧。

  “什么?”光忙着给自己编排剧本的戏j.īng_抬头,表示自己没听清。

  沈轻朝他翻了个白眼,抬手扶了下帽檐,偏头看向窗外,甩人一只嵌着三枚黑钻耳钉的白净右耳。

  看吧,戏j.īng_被这个白眼刺激到了,沈轻果然是厌烦他了。

  临窗风景独好,去时没来得及仔细感觉坐飞机的心情,回来的路上,沈轻目光一直停留在外面。

  他扒着窗户,仿佛置身在浩瀚的蓝海中,白雾云朵层峦起伏,眼前尽是浮跃翻涌着的白色浪花,抬起的指尖与玻璃相碰,一点即触玄妙,渺小的自己融进天空的无垠宽广,连空气中都是自由的气息,灵魂被释放,人也跟着兴奋起来。

  飞行一路无话,沈轻扒着窗户独自享受心灵的快乐,江箫低头抱着手机,边刷着单词句子,边恨恨的琢磨着第三者的真实身份。

  下飞机后已经是六点,四人组有霍氏那边的车来接,两辆商务小轿车,沈轻在飞机上没接着胡皓打的几个电话,进车后才在微信里看到对方也给他发了消息,该是前一个小时外卖已经接到了,当时找他打电话确认来着。

  胡皓发消息叫他接电话,沈轻看到后回了个“好”,胡皓的电话立马又打了过来。

  江箫垂下的耳朵,就在听到沈轻接电话时,对方传来的一声干净清脆男音问的“你到哪了”,瞬间支棱起来!

  “一小时后到校。”沈轻说。

  “你给我买饭干什么?”胡皓那边挺不爽:“谁让你给我买了?”

本文链接:http://www.pciop.com/tongren/315.html